womany 編按:
在伊朗,婦女被強制要求依據穆斯林教條,一年四季都戴上頭巾以及面紗。婦女不見天日的日子,長達35年,就在近日,有個名為「伊朗婦女的秘密自由」粉絲團裡,上百名伊朗婦女上傳了她們脫下頭巾,揮舞秀髮的照片。而裡面有一個伊朗23歲女孩的發言,讓我們好想哭好想哭。請一起來聽聽她們的故事。(也推薦閱讀:女人迷看世界:印度強暴犯確定判死刑


嘿,妳有想過嗎,如果妳是伊朗婦女,妳會選擇戴頭巾又或者拿下頭巾?

自從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之後,當時的統治者 Ruhollah Khomeini 以可蘭經規範為由,下令伊朗婦女必須在公共場合配戴頭巾(hijab),伊朗婦女被加諸了許多服裝和言論限制,甚至生活也受到了嚴密控管。而現在,社群網站的崛起或許提供了伊朗婦女另一個自在呼吸的出口。

5/3,居住在英國的伊朗女記者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創辦了「伊朗婦女的秘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粉絲團!在短短幾周時間,就吸引了21萬人次按讚,並有多達上百位伊斯蘭婦女勇敢上傳摘掉面紗、頭巾,露出了美麗臉龐以及飛舞秀髮的照片,這一次,是她們自己的選擇。

來看看她們的勇敢,以及聽聽她們的聲音。

這個女孩說,在我第一次摘下頭巾以及面紗的這一刻,我感受到了秘密的自由 stealthy freedom. 老實說,一開始,我非常害怕,因為這種感覺非常陌生。但一陣子過後,我感受到了什麼叫做自在,不戴頭巾應該是再自然以及正常不過的事情才對。

所以有一次我就試著在城裡的鬧區 Enqulab Square 摘掉我的頭巾,剛開始我感覺到人群裡頭一陣騷動,許多人裝作不介意,但我知道他們背地裡議論紛紛。兩個年老的女人看著我,微笑告訴我:「女孩做得好!」

而這時有一位男人走過來,有禮貌的跟我說:「這位女士,你的頭巾滑掉了。」我微笑地看著他說:「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相信身為女人,我們有權利選擇自己想不想戴頭巾。是時候,我們該正視自己內心那長達三十多年的恐懼了。」(同場加映:請你們,把我們的外貌還給我們

對我來說,頭巾從來不該是個防護罩,因為我身上並沒有罪惡,不需要被這樣隔離。雪飄落在我的頭髮上,不該是種罪惡,脫下頭巾,也不該是罪惡。(儘管當時的我,仍然被其他人認為是個罪人和叛亂份子)

下一頁,聽聽一個23歲女孩最沈痛的告白

以下這個23歲少女,用文字沈痛地寫出了她的控訴「我是個人,和你一樣,我也有權利自在呼吸。」這封信,我想寫給那些覺得自己對於我的外表擁有掌握權的人。

我在伊朗活了23年,我從未感受過自己的存在以及快樂。

你或許會問,小小的面紗或是頭巾,哪有這麼大的影響?我想說的是,我的疑問從來不是戴頭巾,而是「被剝奪為自己選擇的權利」。我的疑問是我生來是個女人,我知道我理應要為自己的性別感到驕傲,但是在伊朗,多數的女人都恨自己生而為女人;我的疑問是為什麼在我們的國家,人們會用宗教以及文化教條貶低我身為「女性」的身份,告訴我因為我是女性,所以不值得被當作一個人來對待。

在這個國家,他們把我貼上了「女性」的標籤,從此剝奪了我呼吸甚至存在的權利。我期待有一天,他們會把我看作和他們具有同等地位的人,還我自在呼吸的自由。(加諸在女人身上的限制:是誰把女人變瘦了?

我曾經有一位很要好的男性朋友這麼告訴我:「每當高溫的夏天來臨,看著你們又要包頭巾,又要穿 chador,我穿著 T-shirt 站在你們面前,心裡只感到羞愧」

我脫下頭巾,摘掉面紗,但我不是恐怖分子,我更不是蕩婦,更不是要推翻這個體制。你們可以了解嗎?我只是為了自己。我只是不想再40度的高溫之下,仍必須要用層層的布包住自己,卻感覺自己全身都在發燙。


看著以上的伊朗婦女宣言,我們內心激動萬分。

在台灣的我們,或許很難想像,在世界上的某些角落,女人們必須為了最基本的「身而為人的權利」,如此的勇敢奮鬥,甚至還可能被貼上「蕩婦」、「反叛者」的巫名標籤;我們很難想像,什麼時候,女人的穿著必須由他人來「規定」,而且沒有說不的權利?我們很難想像,在伊朗,宗教以及文化教條讓這群美麗的女人們,如此憎恨自己生而為女人。

我們很難過,但同時也開心,這樣的活動,讓我們更聽見穆斯林婦女自己的聲音。而不再只是西方世界以自身的生活經驗,去「聲援」穆斯林女性。這次脫下面紗,拿掉頭巾,是她們自己的選擇。她們為了自己,也為了在伊朗的女人們,能夠自在的擁抱身而為女人的身份,因為身為女人,而快樂,而驕傲。

下一頁,來看看關於伊朗婦女蒙面戴頭巾的爭議

關於女性蒙面的國際爭議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妳是伊朗婦女,因為宗教文化的因素,妳出門必須蒙面,會有什麼感受?妳會覺得自己是在奉行妳信奉的伊斯蘭規範,又或者你會覺得自己被剝奪了自由?

其實關於穆斯林婦女是否該佩戴面紗或頭巾,早有過多次激烈的討論。許多人指出,當初 Ruhollah Khomeini 搬出可蘭經來,但其實根據可蘭經的敘述,只有提到女性必須遮住胸部以及私處,以免遭到騷擾,壓跟沒有提到頭髮以及臉龐的部分,因此許多人認為女性必須穿戴 Hijab ,完全是過度人為的詮釋。(註:Hijab 指的是穆斯林女性在公共場合必須穿戴的遮住頭部以及下巴的布,也泛指其餘遮住臉龐、身體...等的布料)

當然不只在穆斯林世界裡有質疑的聲音,西方世界也曾經多次以自身的生活經驗為例,去「聲援」穆斯林女性,認為戴面紗,就等於惡意排擠女性以及蔑視女性權益。

不過我們更認為在討論「穆斯林婦女是否該配戴面紗或頭巾」的前提,應該先問過她們自己的想法。每每,在我們自詡正義跳出來替她們「聲援」的時候,其實根本沒有認真問過她們要的是什麼。事實是,儘管現在有許多伊朗婦女跳出來,在社群網站上勇敢摘掉面紗,但在現階段的伊朗大環境中,不諱言,仍有許多婦女主張戴頭巾以及配戴面紗,她們認為這是她們尊重伊斯蘭價值觀,以及展現女性特質的表現。

所以究竟,穆斯林婦女摘掉面紗,是對傳統價值的破壞,又或者是對自我權益的追尋;是對女權的蔑視,又或者是女權的彰顯,我們覺得還是得回到人的本身。

面紗以及頭巾,一直都是個假議題,背後真正應該關切的,是伊朗婦女生而為人,也該想有替自己做主的權利。脫不脫面紗,都該是她們自己的選擇,而我們該做的,就是盡力捍衛她們替自己選擇的權利。

伊朗婦女們,加油,期待有一天,你們能夠享受你們應得的自由。

 

世界上的女人,我們都關心
〉〉不只是喬治克隆尼的未婚妻,讓我們把名字還給你:艾默·阿拉穆丁
〉〉妳的美自己說了算!舉起手,女人的腋毛攝影集
〉〉世界上有個地方有300位女孩被挾持,而多數人居然不知道?

 

 

文字:womany 編輯部/ Audrey Ko 

資料來源:My Stealthy Free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