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聽著,那首已經被翻唱了好幾次的經典情歌,Cheek to Cheek,歌詞講述著,跳著舞,互相吸引的兩個人,相互靠近,「我正在天堂,我的心跳的如此之快...當我們的臉頰相觸...」。

經典的浪漫愛情喜劇,當哈利碰上莎莉(When Harry Met Sally)裡,男女主角維持著單純的友誼,在新年派對上,兩人跳著舞,莎莉說:「看,我們能自在地貼著臉頰跳舞呢!」哈利說:「嗯」,莎莉也安靜了下來,感受臉頰相觸的感覺,似乎有什麼正在萌芽…

在親密的時刻,臉頰的相觸似乎代表了什麼,愛侶間伸手觸摸,親吻,甚至輕掐對方的面頰,朋友們擁抱並接觸臉頰,父母親將臉頰與孩子們相觸…


光滑柔嫩,讓人想觸碰的臉頰,深具吸引力,對於面頰的妝點,自古以來也沒有少過,蒼白的面頰象徵純真與貞潔,紅潤的面頰則表示了健康,羞澀,或是慾望的豔紅,這中間實是有著微妙的平衡,甚至是抗衡的關係。18世紀的法國,流行鮮豔的紅色狂熱,面頰上沾滿不同層次的紅,並向上延伸到太陽穴,自英法戰爭以來,一直與法國維持敵對關係的英國,在化妝上也維持著相反相抗的態度,英國的宮廷名媛們崇尚的是不加矯飾的白。在英國,面頰上過多的紅,會被認為是妓女,但在法國卻剛好相反。




18世紀的法國仕女圖




18世紀的英國仕女圖

 

在法國,女性臉頰上的豔紅,被視為成熟女性的象徵,誇張的裝容被當做凸顯社會地位的方式,路易十四的情婦,美艷的龐波德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便驕傲地在臉頰上塗上鮮豔的紅色,展現她的美貌與勝利,法國女人喜歡在臉頰上畫出明顯且不暈染淡開的紅色,有的呈現三角形,有的則是「完美的紅色圓圈」,英國女人的臉頰,則是偏好幾乎與白晰肌膚難以分辨的淺淺淡紅。


龐波德夫人的畫像

 

無論哪一種臉頰,或許都希望能激起愛人一親芳澤的慾望吧,有人說,愛情是一種毒藥,描述中毒般的強烈吸引力,但,或許那也是真正的毒藥,17世紀的義大利,有一位杜芳娜女士(Signora Toffana),發明了一種名為杜芳娜神水(Agua Toffana)的面部塗劑,深受有意除去枕邊人的女性喜愛。這其實是一種含有砒霜致命毒藥,杜芳娜總是親自指導她的雇客如何正確使用這款化妝品:絕不可吞食,在即將與枕邊人有親密舉動時才塗上頰霜,只要丈夫的雙唇貼上那散發香氣的可愛面頰,便會中毒身亡,事後,在以「縱欲過渡」為由,即可順利逃過法網,杜芳娜在1709年被逮捕,飽受刑求後被勒斃,據說,杜芳娜神水成功地製造出六百多個富有的寡婦…



「天堂,我正在天堂,我的心跳的如此之快,我說不出話,我似乎找到了我的幸福…當我們跳著舞,當我們面頰相觸…」
 


圖片來源:【pic1 / pic2 / pic3 / pic4 / pic5 / pic6 / pic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