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丁寧一周一次的親子專欄分享,給準備當媽媽的你、正在當媽媽的你、為人子女的你。在與孩子相處的同時,我們學會適度的妥協,尊重對方身為一個獨立個體的自由,了解後讓步,雙方都更快樂!其實這樣的心態不只適用於親子關係,情侶關係和人際交往也很適用呢!(推薦閱讀:不一樣的媽媽


妥協是柔軟的智慧,創造更大的空間與彈性給彼此,同時學習,不堅持的舒服。

我們從小的教育都很陽性,也就是很硬,忽略了陰性力量調和的重要,我們總是教小孩要很努力要很傑出要堅持到底,就是這絕對性的理論與教條,我們跟我們的孩子都很難快樂的享受教養與成長,好像沒這麼做是很不稱職的父母一樣,我們逼死了自己,讓孩子也很不爽,我常覺得這到底是為了什麼?父母親的工作到底應該是什麼?我們為什麼想生養小孩?我們有沒有忘記當初想要小孩時的初衷?(記得自己為何堅持:人生的選擇與承擔

應該沒什麼人會回答就是要來教養他們成為出類拔萃為目的吧!

不過也很難說,可能真的有父母以此為志業。

陰陽、黑白、堅持妥協、內在外在、黑暗與光明…,這世界的美好是因為這兩個力量的平衡與相互協調之下展現出來的美麗,麥克阿瑟將軍說:「溫柔是最大的力量!」他是位軍人,卻認為溫柔最有力。

我是在開始教瑜珈後學會適度的妥協。

上課前我們都會準備今天的主題與內容,但進了教室看到來的學生,有時得全部改變內容,以前剛教課時會堅持準備的教材,硬教,有一段時間學生減少,教室關心一下學生的反應,有人反應太困難,挫折感很大。這件事點醒我,你不需要展現你有多大的能耐,多高的程度可以加入太陽馬戲團,你是個引導者,引導學生享受與進入瑜珈的智慧,所以你要做的是,如何幫助你的學生!這才是老師該有的位置,如果沒有這服務的態度,你不能說你自己是個瑜珈老師。

我改變教課態度,依然準備內容,但看今天來的學生給你的感覺,有時他們只需要鬆鬆的來,溫柔的關心安慰自己,有時是需要往上堆積的強力動作,激發內在的正向能量。教學變的很有趣,你一直在打開在感受在覺察學生的需要,然後,幫助他們享受今天的練習。

我喜歡這位置。

但妥協這事卻有關挑戰父母的權威。

馬修很愛牽 Audrey 的手,他跟我說過這是他覺得當父親很甜蜜與驕傲的時刻,他希望能牽她的手很久很久。這聽起來很溫馨,也很感人,但真的是要看孩子的個性,偏偏 Audrey 就是一個很不喜歡被牽手的孩子,我老早就發現她喜歡自由走動,看東摸西,很有我的性格,就是不喜歡被控制。

於是我跟她訂定規則,過馬路或去人多的地方時一定要牽手,其他OK,隨她,我覺得這樣很好,我喜歡看她自由奔跑的樣子,跌了也不哭不叫,她把自己照顧的很好,我很驕傲,我越放手越輕鬆。

但馬修一點也不想享受如此。

今天要去買新電腦,Audrey 走下樓梯時說:「follow me!」她很驕傲說,她現在覺得她是個大姊姊,我很配合的說:「好!」

馬修嚴厲的回答:「不行!是妳要跟著我們!」他堅持要 Audrey走在他後面並且試圖牽住她的手,Audrey 甩開他的手,跑到我這來,馬修又生氣又覺得父親的權威被挑戰,情緒化的說那就不要靠近我!Audrey 大哭,跑來抱著我的腿。

我非常不喜歡這樣,這對兩個人都不好,對我更不好,我得這說說那摸摸的安撫兩位,我情緒上的壓力也很大,但我知道馬修有這個性格,我覺得應當是他父母親從小就用很壓迫性的方式在教育孩子有關,他對溫柔這用詞沒概念,他幾乎所有的指令都是帶著威嚴與強迫性的。

我們都會不自主地複製父母親教育我們的方式,我自己也是,剛開始很嚴厲的對待孩子,一來是我媽媽就是這樣,二來深怕孩子沒教好長大成了社會的負擔,但經過四年的當媽經驗,在不斷的失敗與成功的三溫暖裡,我發覺適度的妥協適度的堅持,也是為人父母在當中要學習的課題。

電腦需要灌新軟體,我請馬修帶 Audrey 先回家,一會馬修打電話跟我說她很皮被罰站什麼之類的,我忍不住說:「你要給她適度的自由,不然她會累積情緒跟你對抗,就是不聽你的。」

「可是她必須知道誰是老大,她應該要聽我的!」馬修相當捍衛他父親的角色。

「然後呢?我們有誰比較好過?她不願親近你,你難過我累,她得被懲罰,沒有人在這種處境下得利,那堅持著父母親的權威是為了什麼?有些規則是很肯定的,例如要坐著好好吃飯、對長輩要有禮貌...但有些事是可以妥協的,例如她現在不讓你牽手這事,又不是在一個有危險的狀態,這個空間就應該要給她。」我又氣又心疼他們兩個都受傷了。(推薦閱讀:從老外父親身上看到的四點長處

我之前也不太妥協,搞得我倆兩敗俱傷,我只知道這樣下去我不會是個快樂的母親,當然不會有開心的孩子,那我當初只希望他快樂長大的心願又成了什麼?

反思之下,我覺得改變自己的做法比較快。

我開始願意放鬆,不用事事盯得很緊,一餐不好好吃也沒關係,傷不了她,假日讓她看久一點電視也是被允許的,半夜醒來她很盧,要我一直幫他抓背,我就抓,我知道有些時候妳是需要開放被「盧」的空間,讓她放肆地享受與相信妳的愛,她只要確定這件事,被滿足了,她自然也會尊重妳的角色,與這角色的必要性。

有一次他拿東西丟我,我「演」得相當生氣,趁這機會讓她知道這是絕對不被允許的事,她被罰站,一會,她尿尿在褲子上(我覺得她是故意的,想利用須清洗不要罰站),我繼續讓她罰站,15分鐘後要她自己脫下褲子拿到浴室沖洗,還要拿抹布清理地板。

事後我好好跟她說,絕對不能拿東西丟別人,長輩或同輩都不行,有些事我們就要趁機會教她,這次原諒當沒事,下次她就會變本加厲。

我慢慢發現,我妥協的越多(當然有些事絕對不能的),她願意服從的就更多,我越輕鬆她越自由,她越自由就越沒情緒,她開心就越好照顧,我就更有時間休息,這樣的雙贏不是很好嘛?(同場加映:法國媽媽輕鬆教養,孩子好輕鬆好快樂

孩子怎麼會難教,只要用對方法,細心的觀察孩子的性格給予適合的教養方向,成長的不會只有孩子,還有我們。

單腳坐姿前傾

很多人都以為孕婦不要做前彎,當然是怕壓迫到肚子,但適度的前彎可以伸展腿後側與延長脊椎,還是必要的,重點是在不要在意前彎多少,有時只要直立的坐著,感覺脊椎直直往上延展,坐骨往下扎根,與腿後側被伸展,覺得可以再前傾一點點就夠了。

  1. 坐下雙腿先併攏,彎曲右膝蓋,倒向右邊,將右腳跟放在恥骨前面,身體正對著骨盆,讓肚子有空間。

  2. 吸氣延長脊椎,左腿腳趾勾進來讓腿有力,很不舒服可以彎曲一點膝蓋,吐氣輕輕往前,覺得舒服可以將雙手肘放在地板上推地,注意繼續將胸口往前拉來延長脊椎,也可以將瑜珈磚墊在手肘下。

 

那些當了媽媽才學到的事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課  第三堂 不比較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課  第八課  隨時 活在當下
〉〉法國式教養讓父母好輕鬆,孩子好快樂
〉〉荷蘭的孩子為什麼這麼快樂?
〉〉完美媽媽並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