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雖然中西文化和價值觀有著很大的差異,但我們都能從彼此的文化裡學習。像是法國式修養讓父母好輕鬆,孩子好快樂另類教育,讓德國的孩子不一樣,或是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台灣,其實也很好,讓我們一起【看見台灣】,這裡不是鬼島,是我們該好好珍惜的寶島。



  

法國格勒諾布爾(Grenoble)擁有得天獨厚的豐富資源,位處Vercors高原、Charteuse高原和Belledonne山脈之間,是阿爾卑斯山地區的中心。四周峰巒聳立,從城市的各個角落都能望見遠方白雪皚皚的山峰。終年四季,阿爾卑斯山群頂峰處的白雪從未停止成為格勒諾布爾市最佳的天然景觀,山巒雪景,相得益彰。山,的確是這個城市最寶貴的資源,相對的,每年冬季也吸引了成千上萬來此滑雪的遊客。

格勒諾布爾曾在1968年舉辦過冬季奧運,這裡的滑雪場擁有多樣的滑雪坡道、風景如畫的滑雪線路以及豐富多元的滑雪項目。來到格勒諾布爾若不來場滑雪體驗,豈不等於進到金山銀山卻不懂得拿取寶藏嗎?

滑雪旺季時只要到火車站旁邊的巴士站(Gare Routiere),往往就能看見一行人扛著厚重雪具,身穿五顏六色的專業滑雪服,排著隊伍等待買票。在那裡能買到阿爾卑斯山附近著名滑雪勝地的車票,而巴士就在外頭等候,出發的時間一到,人群立即被載往高山雲深處。滑雪場外圍有不少雪具出租店,遊客在店裡量腳的尺寸,選擇適合自己的滑雪鞋以及滑雪杖,全身都穿戴完全後,就要前往雪地好好奮戰一番了。 

才剛把城市重重的甩開,雙腳馬上就要踩在讓人動彈不得的滑雪板上,第一次滑雪的我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被困在捕蠅紙上的蒼蠅,動彈不得,走起路來顯得笨重不堪,實在叫人很難想像穿著這玩意如何在雪地間滑行。朋友給句忠告『初學者不一定經常摔跤,但是害怕摔跤的話是學不會滑雪的。』不管會不會滑雪,都得嘗試在雪地裡跌得狗吃屎,這才是阿爾卑斯山區的運動精神喏!淺嚐滑雪運動的我,秉持「哪個初學者不摔倒」的道理,在雪道上勤奮不懈地貫徹這個精神,果然跌得很過癮。所幸跌倒時只要記得以側身的姿勢倒地就行了,柔軟的雪地允許人們可以不斷地失敗又站起來,反倒是朋友笑我『你不是在滑雪,而是被雪滑。』(延伸閱讀:習慣跌倒,享受失敗

幸好被雪滑的經驗並未讓我打退堂鼓,隔了幾年,我又與幾個朋友相約從巴黎回到格勒諾布爾,準備進行一趟冬季滑雪之旅。

每天早晨,當天邊泛起一絲魚肚白時,我們便整裝自城市出發。由於大家都是初體驗,對於滑雪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每個人都努力克服自高處急速俯衝的恐懼感。據說滑雪時保持平常心是最重要的,該快則快,該慢則慢,該停下時就要停,面對人生時何嘗不是如此?

當我站在山腰處決心縱身一躍時,我知道我已經戰勝恐懼了,接下來就是有意識的控制速度,保持正確姿勢。第一次順利地從山腰上滑下來,還附上一記漂亮的煞車動作時,內心煞時歡聲雷動,高興到幻想連雪人都走過來跟我握手道喜。

在山上不知是被耀眼的陽光曬的頭昏腦脹,還是在雪地裡跌跤次數過於頻繁,一整天下來,精疲力盡。身體雖然累,心靈卻被一種無以名狀的力量充滿,用力揮霍的日子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滑雪的時間過的飛快,在不斷摔跤、站起來、曬太陽、挑戰失敗又挑戰成功中過去。日落時分,我們這些疲倦的蒼蠅們卸下猶如捕蠅紙般的滑雪鞋和滑雪板,拍拍翅膀,換上輕盈的步伐準備回家。因為疲憊,在巴士裡睡得人仰馬翻,醒來時已在黑暗中回到都市。我們夜宿在格勒諾布爾的朋友家裡,省去了在山上過夜的費用,其實,真要體驗法國人的滑雪度假方式,最好在滑雪場附近租個木屋,白天在山上幾經折騰努力滑雪,晚上在供暖十足的小木屋裡品嘗熱騰騰的起司火鍋。(起司火鍋顧名思義是用起司當鍋底,以麵包沾著吃,在嚴冬時是最佳怯寒補品,補充滑雪者一整天耗盡的熱量)接著,在小木屋裡享受閒適時光,沖個熱水澡進入溫柔夢鄉,次日清晨又精神奕奕地在薄霧中早起。(延伸閱讀:舞蹈家:為夢想和希望用力地活著 許芳宜

我想起了語言學校的 Patrik ,這下我終於明白了滑雪讓他看起來心流飛暢的原因,也終於理解為什麼某些熱中滑雪的狂熱份子,千里迢迢自北歐南下,情願花上一整個星期的時間在山上滑雪。這些人在這個有山有雪的城市中如魚得水,滑雪板成為他們身上的翅膀,他們在林間雪道上來去自由;在向下俯衝的速度中體驗快感;也在騰空飛躍時如鳥飛翔。

雖然只能在淺山坡上來回滑行,但我已經感受到周圍銀白世界向我敞開的懷抱,不只我在這裡擁有屬於自己的節奏,孩子們在雪地裡恣意玩耍,這是專屬於他們的大型遊樂世界,連不會滑雪的人都能漫步在雪衫森林裡,遇見他們自己與雪的對話。

天地間的坦蕩,在這裡格外清晰,不消言語,每個人都被無言地接納。(延伸閱讀:豁出去!真正的世界在舒適圈外面

從滑雪看法國家庭教育文化
 

滑雪時我注意到一件事–連五歲大的孩子都能從我身旁呼嘯而過,孩子們看著我這個狼狽不堪,氣喘吁吁的大姐姐在雪地裡翻滾時,心裡不知作何感想?同行的友人也注意到了,面露驚訝的表情看著我,打著啞語說『他們是小朋友嗎?他們從上面滑下來呀?』

是啊,他們的確是一群不到一百公分的小孩子,而且正以從容優雅的姿勢,從我們還不敢挑戰的高處滑過眼前。他們就像一群小鴨子,乖乖的跟在教練後邊滑,教練還要時不時地充當加油隊長...
『愛蜜利,太好了,就是這樣!』
『沒錯,朱利安,你表現的很好!』
孩子們的腳上功夫跟他們父母的勇氣,在我看來是不分軒輊。父母怎麼敢把小孩帶到山上滑雪呢?難道他們不知道像我這種不懂滑雪的危險人物,腳上的滑雪板隨時有可能變成殺人武器嗎?這種事在台灣幾乎不可能發生。

 從滑雪這個運動,我看到兩個文化的差別。

台灣的父母們做任何事情都以孩子為中心,對許多人來說,承擔危機與忍耐不便得花費相當的精神及時間,他們因而寧願窩在家裡。他們會說『帶小孩出去我也不能玩,還是算了。』或是『小孩會哭鬧,太麻煩了。』於是,有了小孩的年輕父母犧牲了出門逛街的閒情逸致,他們不會在野外露營,盡量避免到人多的地方活動,現代父母困在恐懼鑄成的牢籠裡。

法國人的觀念卻非如此,婚前的生活仍舊持續運轉著,小孩並非父母失去自由的原罪,他們從小就讓孩子參與周遭生活。有些人可以帶著一歲的幼兒去壯遊,有些人帶著不滿五歲的小孩溜直排輪,更多時候我看見他們推著嬰兒車走在大街上。而現在,這些小鬼竟然還踩上滑雪板上,尾隨他們的父母馳騁在雪地裡;時而跟著其他小朋友,精神抖擻地讓教練帶著他們緩緩滑行。小孩在學會算術的年紀時也學會滑雪,在法國是自然不過的事情。對法國人來說,滑雪當然有危險性,與其害怕受傷,不如學會如何防範傷害,讓孩子們在年幼時就有鍛鍊體魄與磨鍊意志的基礎,大自然即是最好的功課。(延伸閱讀:讓孩子提早認識這個真實世界

波瀾壯闊的山景教孩子心存敬畏;寧靜優美的冬景使他們心靈自由,未來,這些孩子們也會一代一代地傳承雪的冒險。法國人看得很清楚,倘若將生命謙和信任地交給大地,釋出積極參與的能量,大地也會以溫柔相互回應。

   

看著孩子們一個個穩妥地來回雪道上,我不再為其擔心。年幼的他們都能如此信任天地,而我,又能否將自己完全地交託呢?

 

不怕跌倒的人生哲學
〉〉愛上自己的人生
〉〉心態,決定人生的路有多寬廣
〉〉為人生「Fight」!

感謝好友 Paul Chuang 提供的法國滑雪場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