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編按:
今天隨著 womany 特約作者 Charles Tsai,來到了丹麥,遇見了一個直率又美滿的家庭。我們都以為幸福很遠,但幸福不過是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像愛情其實沒有完美,只有願意去完整的心,那種純粹的生活、簡簡單單的愛,就夠。


Okay! From now on , you are going to experience the real Danish country life.
好!從現在開始,你將親自體驗丹麥鄉村的真實生活。

坐在前座的“ Chang ”大哥停好了車,轉頭笑著這麼對我說道,我即將在這個丹麥小鎮裡,與這個可愛家庭裡度過接下來的幾天。

這個家庭的男主人就是 Chang 大哥,Chang 大哥的出身就像電影般的戲劇化,他是一個韓國孤兒,從小就被遺棄在韓國的孤兒院門口,陰錯陽差下被好心的丹麥夫婦收養,就在丹麥生活長大,因為亞洲臉孔的關係,所以小時候朋友們就昵稱他為「Chang」,我想大概就是張三李四的這樣一個氛圍,張大哥剃着小平頭、魁梧的身材、身上有著一條龍的刺青,與亞洲人的面孔,如果這個人出現在台灣的街頭上,我想大概所有人都會敬而遠之,怕他哪天不開心就會揮你一拳。但只要聊上幾句,就會發現張大哥其實人爽朗又健談,至於身上的那一條龍刺青,也不過是因為屬龍這個簡單理由,有時候張大哥就像一個大男孩般,看到巧克力會迅雷不及掩耳的讓他們在眼前消失,他也是 Apple 產品的愛好者,看到我用 MacBook Pro ,會興奮地把他的 MacBook Air 拿出來,然後得意的叫大家看看他的電腦有多薄。張大哥也喜歡泡台灣茶,家裡有一整套的茶具,也喜歡台灣的 seven eleven,更喜歡台灣妹,因為他的妻子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台灣人,

她是 Angel 姐。

Angel 姐有沒有那般奇妙的出身我不太清楚,但她勇敢的面對人生的態度與經歷,卻也讓我打從心底的佩服,Angel 姐年輕的時候就喜歡往外跑,在還沒開放到澳洲 working holiday 的年代,就支身到了澳洲獨自生活過了一陣子,回到台灣之後,跟交往了一陣子的男友結婚,生了可愛的小女兒 GiGi ,但是人生卻沒有想像中的順遂,女兒還不到兩歲就離了婚,Angel 姐笑着對我說,

那時候也不知道怎麼帶孩子,就只想要有個小孩。

說的也巧,就在這個時候,在報紙上看見了一個在紐西蘭的師院機構,正好有個幼教短期課程,GiGi 也被允許可以待在實習幼稚園,於是一通電話機票一訂,就帶著不到兩歲的女兒,一起到了紐西蘭,一邊學著怎麼照顧小孩,一邊跟著自己最心愛的寶貝女兒一起長大,可能 Angel 姐有著勇敢冒險的基因,過了幾個月後,申請上了倫敦的碩士課程,於是又獨自帶著 GiGi 在英國一邊打工一邊唸書,到了英國,認識了來倫敦找朋友的張大哥,於是他們相識相戀,遠距離地談了一年的戀愛,不久之後,總是不愛在同一個地方久留的 Angel 姐,又決定要搬離倫敦到英國的另一個城市,於是 Angel 姐打包了行李準備搬家,只是這次不一樣的是,她離開前問了張大哥說,

過兩天搬家公司就要來收行李了,你覺得我地址應該要填英國還是填丹麥?

就這樣,幾天之後,一箱箱的行李開始出現在張大哥的家裡,於是他們在這個丹麥小鎮開始屬於他們自己的生活。

不知不覺,這一過就是八年,GiGi 也已經是個12歲的小美女,有點早熟,可能是因為從小就跟著媽媽到處跑,也有著媽媽美麗勇敢闖蕩的基因,常跟媽媽嚷嚷着要去哪裡走走看看,覺得待在丹麥太久了,GiGi 給我的印象就像是 Janet 那般的單純美麗爽朗,就像她的母親一樣的親切大方,張大哥現在在一間生化科技公司上班,Angel 姐幾個月前也開了一間屬於她自己的小餐館,張大哥跟 GiGi 沒事就會到餐館裡幫忙,生活十分簡單愜意,卻有一種淡淡甜甜的幸福。

在這幾天,跟著這個家庭,過著如夢一般的小鎮生活,睡醒了就到小鎮裡走走、在附近的小森林冒險,小鎮的人們偶爾會在自家的門口擺點東西標上價錢,路過的人喜歡就自己投錢然後就可以把東西取走,四周都是些綠油油的田地,馬跟羊群就安安靜靜地在吃草,風力發電的風扇就在遠方慢慢的轉阿轉的,整個景色和諧的恰到好處,到了海邊餐廳吃著道地的丹麥海鮮配著丹麥啤酒,GiGi 會興奮地拉著你去買了冰淇淋然後到海邊散步,這裡的海邊很乾淨,在近海處隨時都可以撈起像果凍般的水母,也幾乎沒有什麼浪,就好像也不想打擾這個小鎮的靜謐一般,如此這般的生活,所謂的無憂無慮。

這一家人每年都會回去台灣一趟,

I stop to count how many times I have been to taiwan.
我早就不去計算到底去過台灣幾次了。

張大哥帶著俏皮的口吻跟我這麼說。

他喜歡台灣就像是喜歡丹麥那樣,張大哥告訴我說,其實如果要他去台灣住一陣子也沒有問題,他說台灣的稅賦不高,生活又便利,只是台灣到處都充滿了人,去了之後一定會想念這裡的悠閒生活,還有乾淨的空氣水與大自然,我好奇地問起了關於丹麥的稅賦制度與社會福利,不同於上次到哥本哈根 hostel 遇到的年輕人所說,張大哥不太贊同政府的高稅賦與完善的社會福利,他覺得他們認真工作認真生活,卻需要負擔高稅賦給予那些慵懶無所事事的游民,如此健全的社會福利制度確實給了人怠惰的理由,張大哥還說他們的社會也不習慣於彼此比較薪水的高低,這是從小的教育所帶來的影響,一種人人皆平等的烏托邦感覺,只是反過來想,如果說一個學生足球踢得比別人好,卻要故意的不讓人知道,好像也有一點彆扭。所以現在丹麥主要的兩個政黨分別以紅色與藍色來區分,紅色的一方是主張要有很完善健全的社會福利,而藍色的一方則是主張不需要有這麼完善的制度,在最近的一次選舉,紅色的政黨仍然取得勝利,只不過得票率只有52%,代表了其實人民的意見悄悄地在轉變,最後張大哥說,只是丹麥是世界上最開心的國家也是不可否認,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完美的國家,各自都有著各自需要解決的問題,不如少抱怨然後微笑過生活吧!

還記得那天晚上跟 Angel 姐聊到了很晚,他告訴我了關於愛情、關於生活、關於家庭,一直對於自己自以為是的價值觀堅信不疑的我,也被一針見血般的啞口無言,有人說25歲是人生的一個轉捩點,也是人生另一個階段開始的起點,那麼從這個丹麥鄉村簡簡單單的開始再好不過了,期許自己也能再次從零開始出發到另一個階段,但在汲汲營營的追求著成就感與所謂成功的同時,也別忘記了這種最純粹的快樂,也希望這個可愛的丹麥家庭能夠永永遠遠這麼幸福快樂。

簡單就是幸福
〉〉《愛的秘密》布萊德彼特寫給妻子的一封信
〉〉藝人:感謝另一半讓我學會真正的愛 小嫻
〉〉藝人:幸福就是被另一半身心靈無私的疼愛 艾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