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性愛,總是有些不自在?慾望是自然的,身體會尋找讓自己舒服的方式,試著接納它、感受它⋯⋯

文|呂欣潔

看見慾望,感受慾望,接受慾望

說出慾望有時對華人女性來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回想一下我們的成長歷程,曾經見過任何女性長輩表達自己的情慾,眾人習以為常或是開心接受的嗎?

沒有!甚至,如果女性大膽地討論情慾、自己的身體,或表現出性自主的模樣,媒體獵殺女巫、網路人肉搜索的情況比比皆是,眾人不但會有許多莫名其妙的道德判斷,甚至會有許多非常不尊重的暴力言論出現。

如果有個女人受訪時說她喜歡和不同類型的性伴侶做愛,網路新聞下一定會有很多男人寫「蕩婦」、「這個我可以」、「很髒」之類的攻擊性用語。

很多人以為台灣性別已經很平等、女性已經有足夠空間表達自我,但提及影響我們生活與自我觀感非常強烈的性與情慾,卻依然一點空間也沒有。

許多人也似乎分辨不清楚,情慾自主的重點就在於「自主」:我要或不要做愛、和誰做愛、在哪裡做愛,都是「我」的選擇,而非他人強加在我身上的壓迫或限制。

因此,首先我們必須花一些時間,練習看見自己的慾望,感受自己的慾望,釐清自己的想要和不想要,然後學習接受自己的慾望。

慾望的產生沒有對或錯,沒有比較好的慾望或比較不好的慾望。

慾望的產生是很自然的,從沒有人教我們要怎麼產生慾望,也沒有人告訴我們要怎麼產生感覺,我們一向都只有被教導如何壓抑或忽略慾望與感受,但之所以能夠去壓抑一個東西,也是因為這個東西已然存在,才有被壓抑的對象。

試著誠實面對自己,也試著對別人誠實,縱使有些部分的妳和主流社會格格不入,那又如何?

有些研究顯示,很小的女童有時在洗澡便會同時撫摸自己的陰蒂自慰,或使用蓮蓬頭衝擊刺激陰部,這些狀況其實都代表我們的身體會尋找讓自己舒服的方式,這並沒有任何錯,而是老天爺所賦予我們很美好的本能禮物。

如果妳已經有過一些情慾經驗,不管是和自己或是和其他人,試著在安靜又安全的地方回想一下妳在過程中的感覺,哪些是妳喜歡的,又有哪些是妳不喜歡的?想想原因,也可以再回想一下,妳從小到大在哪些狀態下,會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產生了一些變化。

如果妳還沒有任何的情慾經驗,也可以用自己曾經自慰、有性幻想或產生情慾感受的經驗來做回想。

如果妳願意,可以把那些感覺或狀況寫下來,書寫通常可以協助我們釐清思緒,或面對與接受原本漂浮在思緒中的狀況。如果妳擔心被其他人看見,可以在電腦中將檔案上鎖,書寫完就刪除或撕毀也可以,重點是在書寫的過程中,我們可以和自己對話、整理思緒,進而更認識自我。

當書寫完畢,這件事情其實就大功告成了,妳已經獲得與自我對話和書寫所產生的結果,留下文字有時候是為了回憶,而非一定要重新細細研讀。

當我們更認識自己、知道自己的狀態之後,才比較能夠避免用指責他人或自己的方式和另一個人討論。雙方都該理解性愛關係通常沒有對錯,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過去的經歷或許有時限制了我們對性、慾望或對方身體的想像,兩個人如果能把溝通性愛過程中所遇到的狀況或困境,從自己出發的觀點來表達,也把這個機會看作是一起成長或拓展眼界的機會,我想就有足夠的自信和安全感一起來討論和面對。


圖片|Photo by Daria Litvinova on Unsplash

延伸閱讀:「親愛的,我想要做愛」破除 6 種性愛迷思,女人別怕主動、別用性衡量愛情

溝通小練習:

用「我喜歡」、「我想要」取代「為什麼妳不⋯⋯」,減少聽起來的責備感。

例句一:可用「我喜歡輕柔一點的進來」取代「為什麼妳不輕一點?」

例句二:可用「我想要跟妳上床的頻率高一點」取代「為什麼妳都不願意跟我上床?」

如何與另一半溝通性事?

在開始嘗試性愛溝通之前,先看看以下這則小故事吧。

小米和 Zoe 是交往兩年的女同志伴侶,長期以來 Zoe 都不太理解小米為什麼在做愛中間會喊停,之後就催促她趕快睡覺,總像沒有好好結束的感覺。

小米的說法是她覺得不太舒服不希望繼續,Zoe 也因此覺得自己好像技術不好很挫折,Zoe 曾經詢問過小米要怎麼改進,小米也說不太上來,只表示是她自己的問題她很抱歉,久而久之性生活也因此降到冰點,兩個人住在一起比較像室友而不像有親密關係的情人。

交往到兩年半的時候,由於出現了猛烈追求 Zoe 的公司同事,小米開始緊張擔心關係是否會因此結束,希望能改善兩人的關係,開始去尋求伴侶諮商的協助。晤談了幾次,終於討論到讓兩個人都覺得不知該怎麼辦的性生活。

Zoe 開始哭泣,覺得自己不被接受,被小米嫌棄。心理師引導了一陣子,小米才說出,她覺得高潮的愉悅讓她很有罪惡感,覺得自己是個壞女孩,她覺得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而且還會發出叫聲很噁心,也怕 Zoe 會覺得自己很淫蕩,就不喜歡自己了。

Zoe 驚訝地回應,她很喜歡小米的聲音和身體的反應,覺得這是愛的表現,她以為是自己技術不好,沒辦法讓小米開心,Zoe 才覺得小米是否不愛她了。

經過幾次晤談討論,心理師漸漸協助小米釐清自己過去的經驗,看見幼時母親總是對著小米辱罵父親有外顯性吸引力的外遇對象,讓她覺得這是件很不好的事情。

雖然沒有辦法即刻改變心理和行為,但 Zoe 終於理解這不是小米不愛她的表現,不全是自己的問題,也願意給彼此多點時間調整,小米也逐漸願意和 Zoe 多說一些自己的感受,而不是馬上把對方隔離推開。


圖片|Photo by Womanizer WOW Tech on Unsplash

同場加映:給女同志身體、情愛與性慾指導:親愛的妳們,好好愛,也要好好做愛

如果妳過去很少跟其他人討論性愛中的困難,前幾次的嘗試最好不要在做愛的前、中、後任何一個階段開啟這個話題。

慾望基本上是由人的本能來驅使,在這些狀態下,人比較容易被情感驅使,用情緒來回應或處理,過去有創傷經驗的人也比較容易在這樣敏感的狀態下再次受傷,可能對彼此來說都不是一個很好的時機。

一位朋友和我分享過,她和女友長期有些性生活上的不協調,很多話悶在心裡許久的她,總不知道要在什麼狀況下啟齒。

某次,好不容易過了兩個月的休戰期,她們終於又準備要做愛了,但我朋友實在忍不住心裡的抱怨,衣服脫到一半便劈里啪啦地把過去所有的不滿說出來,原本一心想討好對方、好好做愛的女友,一時之間覺得委屈便嚎啕大哭。當晚當然不了了之,兩人轉頭就睡,這段感情也在幾次這樣的重複經驗之後草草結束。

我們無法在事前確定對方能否客觀地一起討論彼此遇到的性愛問題,所以一開始選在能夠輕鬆單獨聊天的場合,或沒有打算要做愛、可能準備要擁抱聊天的睡前時間等,類似的狀態會比較適合開啟初步的性愛溝通話題。

如果妳發現枕邊人似乎有意圖想跟妳討論,或者表達自己對彼此之間或她自己過去的情慾經驗等相關感受,妳也可以試著一起創造一個有安全感的環境,讓彼此都放鬆一些。

通常如果是過去很少討論性經驗的人,一開始會有些尋找不到適合的字彙,因此顯得有點躊躇,這時給予一點耐心和陪伴,相信最終可以順利地進行。

比如說:一個明天不用上班上課的夜晚,兩個人可以躺在床上聊天,或許可以點個精油蠟燭,讓空間氛圍是比較柔和的,或者以不影響對話品質為前提,放點兩人都喜歡的輕音樂。

也可以適時表達支持與理解對方的感受,就算那個感受可能某個程度上是指向妳也有些需要調整之處,那也不是妳的錯誤。兩個人本來就是有差異的個體,自然不可能百分之百一拍即合,反而透過這樣的交流,妳們可以更了解彼此,試著讓彼此更開心。

如果嘗試了幾次都有點碰壁或不甚順利,也可以考慮前往專業的心理諮商所,尋求了解同志親密關係議題的心理師協助。背景不同的兩個人本來溝通模式就會有所落差,尋求心理師協助並不代表任何一個人「有問題」。

可以把伴侶諮商的心理師想像成是翻譯的角色,這個專業人員將協助兩個不同的個體彼此聽懂,進而了解雙方心中真實的想法,再陪伴和協助兩人一起找出可行的方法,讓關係更有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