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小時候的自己「你很勇敢」,而勇敢是擦乾眼淚承諾自己不再哭,但勇敢也是「想哭就哭」。抱抱你的內在小孩,對他說:「一直以來,你都很努力」。

有一頭怪獸在搞砸我的人生。

那一天,我做了一場夢遇見了牠,我得殺了牠。

在夢中,我走進生命的荒原,看見獸正呲牙咧嘴地拿起車輛亂砸,牠在所經之處進行破壞,傷了許多人、毀了許多景色,導致斷壁殘垣、橫屍遍野。我看到原來該通往終點的列車因為軌道歪曲了而翻覆、肥沃的花園被一把火燃燒殆盡、原本清澈如鏡的泉源成為乾涸的爛泥⋯⋯

起初的美好都被牠毀了。

我想起一座名為愛情的花園,那裡曾經藍天白雲、鳥語花香,直到嘴巴不再拿來親吻、雙眼不再拿來凝視,反倒開始吐露鋒利刺人的字句與視而不見,於是花朵凋零了、鳥兒飛散了;

我也曾擁有名為身體的殿堂,那裡富麗堂皇、莊嚴神聖,直到捲起藥草的手拾起打火機放了一把火,殿堂開始坍塌,揚起漫天塵埃,如今只剩焦黑的殘骸;

我也曾太過追求那名為成功的綠洲,以為抵達了世俗成功的彼岸就能安歇休息,卻在路途就放盡了氣力,搞垮了身體,甚至因為眼裡只有成功而忘了看沿路的風景。

延伸閱讀:「別當乖孩子,當個懂得愛的人」沒有人真正教會我們,如何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

那隻怪獸的名字是?

為何生命這項贈禮會被活成案發現場?人生這片庭院會搞到荒煙蔓草?人彷彿生來帶著宿命般的缺陷在重蹈覆徹,輪迴相同的錯,想要向善卻身不由己,想萬象更新卻週而復始。我們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現在的模樣,回首望去那似乎又是唯一的路徑,先建造花園與聖殿,隨後摧毀。

就是這頭野獸搞砸了一切,我得殺了牠。今天來到夢中,就是來向牠討個公道,我要讓牠哀哭切齒,付上代價。

我悄悄跟著牠,準備深入巢穴予以致命一擊,殺了那個殺掉幸福的,毀了那個毀掉身體的。透過火光照在牆上的倒影,我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在顫動,我手持利刃與火炬準備來個突襲,卻在一個過彎時愣住了。那被火光映照出巨大黑影的不是什麼獸,只是一個孩子。

我與那名孩子四目相交,發現他稍早作為怪獸時好多的嘶吼與憤怒,此刻只剩眼眸流露的寂寞與無助。我望著瑟縮與發抖的他,發現他很害怕,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忽然覺得他好眼熟,而他看我的眼神卻是如此陌生,為何我與這頭摧毀我人生的獸會似曾相識?      

望著他,我腦中瞬間閃現好多畫面,我想到了一個月前的我,想到一年前的我、五年前、十年前的我⋯⋯時光不斷回溯,我越變越小,直到我看到我變成了眼前的他。

噢,他是我的童年,那充滿毀滅性格讓一切悲劇宛如命定的怪獸,叫做「童年」。


圖片|Photo by Zara Walker on Unsplash

看著顫抖的他,我想對他說什麼?

我想起一些事,有些是我自己的,有些是聽來的,那些童年的創傷或美好回憶,歡樂有時、哀哭有時、幸福有時、傷痛有時,卻都在看似淡忘下隱隱生了根,成為靈魂的影武者。小時的殘破成為長大的偏執,孩童的眼淚依然在流。

有些人的性別生來就不被悅納,有些肌膚被惡意地觸碰、有些雙唇想要傾吐卻找不到雙耳、有些雙耳又聽進了太多語言暴力、有些孩子想要存在卻被無視、有些想要跳躍的身軀卻進出病房、有些人被告知必須優秀才會被喜歡⋯⋯,太多成長中的回憶幻化為我們無法辨識的面目來控制著我們。我們以為自由自主,其實被制約。

本來想消滅這頭獸的我,望著這個孩子忽然心疼。當他無預警來到這世界時,這世界不一定準備好了要迎接他,那些準備照顧扶持他的人們也未必成熟,於是他被錯誤地對待,也不知該怎麼待己待人。因為驚惶,所以破壞;因為脆弱,所以偽裝。

同場加映:「即便成人,都有難以言喻的傷痛」心理師:別輕忽童年創傷陰影

我走到他旁邊,才發現他極其渺小。我在他旁邊蹲了下來,我想陪陪他,秀秀他,和他說說話。

Hey,孩子,辛苦了,你很棒。

「我想跟你說,發生在你身上的一切,不是你的錯。你很特別,但其實平凡很美好。如果你未來偏執地追求成功而弄壞了身體,可以先停下來想想成功是什麼。

你很勇敢,勇敢是擦乾眼淚承諾自己不再哭,勇敢也是想哭就哭。那些錯待你的人或許可惡,但或許他們也盡力了。你愛的人很快就老了,多陪陪他們。

未來你會搞砸幾段你很愛的關係,所以趁著光陰正好,享受與珍惜吧。你期待一份愛比山高、比海深,但可能一輩子都碰不到;好消息是,你也不一定碰不到。

你很聰明,所以不容易溫柔;我沒有要你笨,但可以試試溫柔。那些你很討厭的人都不是故意的,就像你也不是故意的。愛與恨都是好的,原諒也是。我在未來等著你,時間過很快,所以你慢慢來。」

可能有感而發,我一時話多了點。孩子在我的絮絮叨叨中睡著了,可能我講話太無聊了吧。我為他蓋上一條棉被,讓他沈睡。

然後我就醒了。


圖片|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醒來後,我點了根菸叼著,在吞雲吐霧間我問自己,面對傷痕和永無止盡的自我審查,人生是否可以瀟灑些呢?

吐出長長的煙,我回答我自己,可以。

那就做個瀟灑的人吧,熄了這根菸,永遠不再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