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視多元關係的時代下,「開放式關係」也是一種選擇。但什麼是開放式關係?是更自由的形式?還是一種合理偷吃劈腿的美好說詞?實際了解後,你會發現這種關係,隱含的是責任與雙方的共識,需要兩人知情且同意才能進行下去。

文|崔妮(拆框工作坊創辦人)

當我們在討論開放式關係的知情、同意,談的是關係當事人對於這段關係樣貌的知情,且盡可能尊重每個人的意願,願意接受及參與的情況下,才得以進行。

在「道德浪女」一書中,也提醒讀者對於「倫理」的重視,強調這是一種原則跟態度,以實際的標準來判定,是否有人被傷害、如何避免傷害、個人從中獲得的成長等等。

因此,意願、誠實、尊重、詢問是重要的原則,處理忌妒及佔有慾也是重要的過程,實踐開放式關係需要足夠的同理心、自我覺察力、尊重彼此及自我負責。

在認知什麼是開放式關係以前,很多人會以為這是種更自由的關係,實際了解或實踐之後,才發現其實是更多責任與協商共識,但這些協商共識的背後,隱含的其實是對人我界線的清明與尊重,企圖在感情當中,也能確實保每個人的自由空間。

開放式關係的意涵

這種務實的倫理觀,呼應的是重視個人意願感受、重視民主多元的親密關係,重視每個人的意願感受,在這個親密關係民主化的時代下,也不只是為了不要傷害對方,而是關乎著親密關係中的權力關係是否平衡。

無論從相關研究或實踐者的經驗來看,要發展一段較為可行、相對比較順利的開放式關係,「權力關係的平等」是一個重要的核心條件!

平等的權力關係指的不是我有、你也要有的齊頭式平等,而是我跟你確實共同決定跟同意進入開放式關係。

如果尚未達成共識,一方就先去做了,然後告訴另一方,且希望關係能夠開放,就成了「告知」對方,希望(強迫)對方接受開放式關係,這不只破壞了兩人之間的信任,更是一方強加於被告知一方,對關係的決定權有明顯的不對等。

同場加映:他說這是開放式關係,但我只感受到情緒勒索

對被告知那方來說,到底你想要開放式關係,還是只想合理化偷吃劈腿?我不想要的話,又該怎麼辦?

該如何實踐「開放式關係」?

關係要不要開放?是兩人共同的決定,然後再開始實踐,確保兩人都有平等的權力決定這段關係要如何發展,這就是親密關係中的權力議題。   

如果一方在跟另一方交往之前,就知道自己是希望開放式關係的,但在確定交往之前卻沒有跟對方表達這方面的觀念跟想法,也沒有試探過對開放式關係的想法或接受度如何。   

也許是不曉得如何提起,甚至自己也沒什麼開放式關係的經驗,更實際的問題是,印象中沒有多少人能接受開放式關係(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如果一開始就提,這個頗有好感的對象可能因此氣跑。


圖片|Photo by Alexander Popov on Unsplash

延伸閱讀:伴侶間充滿秘密?知情同意的開放式關係,或許是道德新解(上)

有些人會選擇先交往再說,打算之後再溝通開放式關係的可能。這就演變了幾種不同的故事:

A:恰好聊到對於開放式關係、多重關係或非一對一關係的看法,發現對方是有些接受程度的,因而順水推舟,主動分享自己對這方面的想法,並進入更具體的實踐討論。

B:自認為有逐漸釋放訊息、試探對方,某次提到想要開放關係的想法,對方反應完全無法接受,或是沒太多想法,開始馬拉松式溝通,直到兩人都同意可以試試看才進入實踐的討論;也或者有一方不願意嘗試,懸而未決。

C:交往之後自認為有釋放訊息、試探對方,希望以自己的親身經驗,讓對方了解感情或性是可以開放的,因而就分享了在對方不知情之下的嘗試,可能有性的,也可能包含感情的⋯⋯,還自認關係外的第三方事先知情同意,這樣也是開放式關係吧?

我自己的經驗是結合了 A 跟 C,當年主動跟(前)男友聊到自己對開放式關係的想法,覺得自己好像是屬於這樣的人,沒過多久,(前)男友就跟我誠實告白說,他在外地已經有了別人,覺得我好像可以接受,因此讓我知道,希望我們可以開放。

雖然在開放關係這點上,我們的確有共識,但在我們還沒形成共識之前,他就隱瞞著我跟其他人交往,還是讓我非常受傷,又花了好多時間才重建兩人之間的信任。

開放式關係,建立在你知我願 

不過從我跟其他人的經驗中會發現,A 的情形是非常難得的,因為有這類觀念的男女很少,要相遇且互相產生好感是很需要緣分巧合的。

C 卻是最常見的狀況,且可能造成不小的傷害。我曾聽過許多人說,希望兩人先在一起,再來花時間溝通、說服對方,但是,如果對方的態度始終無法改變,那你會怎麼辦?

人是擁有許多不同經驗、成長於不同脈絡、且價值觀不易改變的生物,若是要用到「說服」對方,事實上對方都是無法接受,也沒有類似觀念的。   

人會想要改變觀念大都需要有相當個人的動機,才有可能真正改變自己對某些事物的態度,有人拿愛情去引誘、哀求、脅迫對方改變既有的觀念跟作法,都是一種權力關係不對等的展現,以此為基礎的開放關係,也不容易維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