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遺,其實並不是男生的專利,只是因為女性不會留下夢遺的證據,加上不記得夢的內容而已!

文|fufu
轉載自公號:KnowYourself(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關注自我和內心,覺察即自由。

不知道你們沒有對象的時候都用怎樣的方式緩解寂寞的,是你們靈活的小手還是心愛的小玩具?

機智的我其實還有一種秘密選擇——在夢裡和帥氣小哥哥做愛,在現實中獲得高潮。這種「超能力」讓我即使單身也能夜夜笙歌,體驗擁有性伴侶的快樂。

今天來和大家分享一下這種「睡出高潮」的能力~

睡出高潮,男女老少都可能有的體驗

睡出高潮的體驗,有一個最通俗的稱呼——夢遺(sleep orgasm)。

雖然叫夢遺,睡眠中的高潮卻不一定需要夢的伴隨。發生夢遺的時候,我們可能在做春夢,也可能做一些與性無關的夢,或者壓根沒在做夢,只是「睡著睡著就來了」。

夢遺也不一定是青春期男孩子的專屬。早些時候的研究顯示,大約有 83% 的男性和 37% 的女性有過這樣的經歷(Wells, 1986)。

從數據上來看,女性發生夢遺的頻率似乎遠低於男性,但其實,女性體驗到夢遺的頻率,可能被我們低估了。一方面,由於女性的夢遺不像男性那樣會留下「犯罪現場」,部分女性在起床後可能已經不記得自己睡覺時有過高潮(Joho, 2020);另一方面,60.5% 的女性在 20 歲以後才第一次經歷夢遺,還有部分女性直到 30 歲或是中年之後才體驗到夢遺(Mercier et al., 2020)。早期研究依賴大學校園收集的樣本數據,對於整體女性人群可能並不具有代表性。

研究還發現,男性在成年以後很少體驗到夢遺,而女性的一生都可以體驗夢遺(Mercier et al., 2020)。所以,從更長的時間維度來看,女性享受夢中高潮的機會或許比男性還要多。


女性第一次夢遺體驗發生的時間,大部分女性在成年後才經歷夢遺。圖片|截圖自 Mercier, L., Evans-Weaver, Erika, Crane, Betsy, & Dyson, Donald.(2020). Things that Go Bump in the Night: Prevalence, Genital Self-Image,and Experiences of Women Who Orgasm during Sleep.

總是夢遺,我是不正常嗎?

關於夢遺,我過去經常聽到的說法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人一定每天腦子裡都裝著不可描述的念頭」;也有一些男生不僅對於夢遺後的床單感到尷尬,還害怕影響到性能力。

延伸閱讀:解夢心理:你的噩夢裡,藏著你死命壓抑的慾望

在一些文化和宗教中,夢遺也被看作邪淫念頭的產物。這些文化和宗教將精液視為男性能量的來源,而夢遺溢出精液卻無法傳宗接代,相當於男性能量白白損失,於是,男性因為無法自控的夢遺而倍感憂慮(Malhotra & Wig, 1975)。女性的夢遺則可能被視為是她們內心邪惡的證據,許多女性因此深受羞愧的折磨(King, 2012)。

甚至,直到近幾年,依舊有部分學者堅持夢遺是一種生理或精神疾病。但迄今為止,也沒有研究表明夢遺會對人體產生危害。反倒是對夢遺的誤解使得人們總是為此感到焦慮或恐懼(Mercier et al., 2020)。

明明沒有性行為,夢中高潮是怎麼發生的?

我一直覺得奇怪,明明清醒的時候辛苦半天都不一定能達到高潮,為什麼睡著了之後高潮來得毫不費力?

直到看到相關的研究結果,我才明白,原來人們睡著的時候,性器官比平日積極多了。

大腦在我們睡覺時會增強性器官的血液和氧氣的供應,使得性器官在睡眠狀態下更加敏感和興奮(Fisher et al., 1983; Joho, 2020)。一些輕微外界的刺激,比如衣服或被子的摩擦,也有可能讓我們的性器官開心得受不了。


上圖為女性陰道在睡眠狀態下更強的血液循環,下圖為男性在睡眠狀態中經歷的五次勃起。圖片|截圖自 Fisher, C., Cohen, H., Schiavi, D., Davis, R., Furman, B., Ward, K., Edwards, A., & Cunningham, J. (1983). Patterns of female sexual arousal during sleep and waking: Vaginal thermo-conductance studie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12(2), 97–122.

一些學者認為,夢遺的產生可能與大腦和外界刺激的相互作用有關(Mercier et al., 2020)。比如,睡覺時性器官和衣物發生的摩擦引發了我們腦內的顏色劇場,或者單純夢見了騎自行車或爬樹,而腦內劇場的活躍也使得大腦對於外界刺激更為敏感。

除此之外,睡眠狀態下我們的大腦更為放鬆,也不再受意識中性羞恥感或者緊張感的束縛,因而更容易達到性刺激(Joho, 2020)。基於這個原因,心理生理醫學家 Stephen LaBerge 提出利用夢遺治療各種因為心理原因導致的性功能障礙。他鼓勵性治療師通過幫助患者進入清醒夢的狀態來控制夢中高潮,從而減輕患者的性羞恥感,重建他們對性的信心(LaBerge & Rheingold, 1990)。


圖片|來源

夢中性生活,我還有機會嗎?

有的!

既然決定和大家分享快樂,當然也要分享獲得快樂的途徑。仔細研究之後,我發現了一些有效的辦法,也給大家傳授一下實操技巧~

刺激的睡姿

研究發現,趴著睡的時候能夠給性器官帶來更強的刺激,更容易觸發夢遺(Yu & Fu, 2011)。我們也可以選擇其他一些刺激性器官的睡眠姿勢,或者是選擇給身體帶來舒適摩擦感的衣物(裸睡也可!),為夢中的愉悅性體驗做好準備。

清醒夢

清醒夢中的我們能夠保持意識相對清醒,對於夢境有更強的控制力,用於做春夢簡直再合適不過。為了讓清醒夢更頻繁地發生,我們可以養成積極記夢的習慣,並且在睡前多多開啟性幻想,創造合適的腦內劇場,再配合身體刺激,以達到幻想與現實的結合~

其實,和性生活一樣,夢遺體驗也無法強求,不排除一部分人即使做上了春夢也難以在夢中高潮。所以說,能夠通過練習掌握這項技能的都是幸運兒。

希望大家都能有這種幸運呀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