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可尚導演透過紀錄片《遙遠星球的孩子》,希望你能一同了解,自閉症孩子的故事。

有關自閉症,根據最新統計:每一百五十個新生兒中,就有一個孩子可能會是自閉症兒童。也就是說,這世界上有六千七百五十萬人,過著你我都無法想像的生活。這種疾病的患者甚至超過愛滋病、癌症跟糖尿病這三種疾病的總和⋯⋯而且還在持續的增加中。

看到有關自閉症的最新統計數字,很難讓人想像原來這世界上有這麼一群人,在過著我們或許不能理解的生活,近日首創在網路上四集直播的自閉症紀錄片——《遙遠星球的孩子》,來自台灣金鐘獎最佳導演沈可尚,不僅大陸名演員周迅、陳坤獻聲大陸版配音,桂綸鎂為宣傳大使,也透過免費網路直播的方式,希望能夠讓更多人認識了解自閉症,不計較任何利益,只因為導演跟發行商的初衷很簡單——這部電影希望的就是越多人看越好。(延伸閱讀:寫給我的自閉症孩子:謝謝你讓我有機會成為一個更好的爸爸


圖片|來源

我發現,我的夢想不是這樣

曾拿過金鐘獎最佳導演的沈可尚,電影系出身,畢業後接了很多廣告、音樂錄影帶的工作,卻慢慢覺得這好像不是他想做的事情,「我發現我的夢想不是這樣,不只是錢。」他發現他喜歡的是說故事,他喜歡說一種有真實情感,而且可以跟世界有所互動跟感應的故事,並「當然希望可以產生一點影響或改變的力量吧。」導演謙虛地笑笑著說。

當 2004 年國家地理頻道第一次來台灣辦紀錄片徵選,改變了沈可尚,也讓台灣多了一個電影導演。他以《賽鴿風雲》入選,投注了一年半的時間拍攝,導演豪氣的說「那時候真的希望可以讓世界看到台灣也蠻屌的。我想替台灣說點故事。」這部紀錄片也讓沈可尚入圍並得到 2006 年金鐘獎非戲劇類最佳導演獎。

之後的《野球孩子》則是導演想說一個有關童年的故事,記錄著一群孩子單純的夢想。而今年完成的自閉症紀錄片《遙遠星球的孩子》,導演更全面的關注、記錄這一群特別卻又常常被我們忽略的一群人。


圖片|來源

珍惜每個觀眾自己的空間

被問到拍攝這部電影最難的地方在哪?導演思考了一下,才說出或許是要打破既定的社會責任壓力,因為議題很龐大也有些沈重,有太多人希望可以藉由電影發聲,但對於沈可尚而言,紀錄片並不是一個批判的工具,「我覺得,影片本身應該是單純的,而那些批判跟討論應該要在影片之後。」導演在電影中使用了動畫一些數據,就是為了讓理解變得更為容易。

真的去了解自閉症,導演甚至想避免使用「疾病」這兩個字,自閉症與其說疾病,更不如說是一種與生俱來的不一樣的人格特質,所以預告中由周迅娓娓道來的旁白「他們既害怕人群,也害怕孤獨,面對天平的兩端,他們都必須用力的活著。也發現世界從不像他們一樣簡單。」


圖片|來源

沒有灑狗血的情節,沒有特意渲染的情緒,導演沈可尚不放大單獨個案,而企圖用更多影像取捕捉更多有關自閉症的大光譜。用四集影像,個別呈現自閉症者獨特的表現。「你能相信,這世界上沒有任何相同的自閉症嗎?」導演問我們一個問題,我們搖頭,「所以對我來說,我更覺得自閉症是跟你跟我不一樣的人格特質。」

那些一般呈現在電影裡的可能只是那群人 10% 的面貌,而《遙遠星球的孩子》希望可以呈現的是更多更多,以各種不同角度切入,希望更多人看,也希望讓那些討論或改變,發生在影片之後,或許有更多人關心這個議題,或許有更多人討論既有現行政策,或許教育上能讓更多人認識,或許我們可以透過這些影片可以慢慢喚醒其實以前身邊就有很多這樣子的人,只是我們從不肯花時間去了解他們。(推薦閱讀:《動畫人生》談自閉孩童:我們不說話,不代表不愛這個世界

鏡頭之外,心願之內

訪問的同時,導演真摯的眼神跟懇切的聲音,透露出某種熱情跟感動,「想到有這麼多人,願意讓他的生命這樣直接如此坦承地面對攝影機,我真的是滿滿的感謝。」拍攝之前,其實他也不知道他即將要面對的自閉症世界原來這麼複雜,就像另外一個星球一樣,有自己的生態系、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宇宙。

導演說:「我真的不覺得自閉症需要被矯正、或被治療,也許因為生理上的狀況,讓他們的個性變得與眾不同。但是因為社會的不了解,把他們視為奇怪的一群,或排斥或認為他們得被安置在一個特殊福利機構乖乖地做肥皂,那是因為誤解產生的錯誤結論」。

他原本很希望還有第五集的段落,有關於其他國家怎麼積極面對自閉症患者,譬如北歐有一家電腦公司員工有 40% 以上都是自閉症患者,日本有間櫸木園也大量啟用自閉症患者,並利用他們特殊的個人特質,讓那些在遙遠星球居住的人們發現原來地球也有好玩的地方。

因為資源,畢竟無法大費周章到北歐到日本拍攝,但是導演的心願還是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夠更主動積極理解接受,而不是因為「他們跟我們不一樣」就錯置了彼此。


圖片|來源

一切用心感應

每部電影都應用不同的風格,從不預設任何說故事的方法。「其實每次創作之前,我沒有一次知道結果會是什麼。」導演有點無厘頭的說。比較像是給予每個故事充沛的物理條件之後,再靜待它的化學變化,不變的是——「用心去感應。」

用心去感覺現在的處境,用心去感覺現在感覺到什麼,每次創作風格、說的故事都不太一樣,但不變的是導演的心,那個珍惜每個觀眾的空間,讓影片自己說話,有種普遍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的情感在影片裡流動。

導演最後也跟我們分享他的處世哲學「任何處境都是好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好事。只要珍惜面對的一切,用力的過好一天,任何壞事都是好事,當然那些不得了的好事,也是好事。」一切雲淡風輕,但是感受到的是他的真心,而這份心,讓他感受到那些遙遠星球的孩子,原來其實離我們並不那麼遙遠。(同場加映:《小王子》與不想長大的聖修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