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字餐桌故事,有沒有一道食物,總會讓你想起某段記憶。一杯咖啡,同時承載了我的快樂與悲傷。我經常手握一杯咖啡,時而啜泣,時而微笑,直至在時間縫隙裡,看見支離破碎的自己。

文|水分子

外頭正下著綿綿細雨,望著桌上那杯靜置半晌的咖啡,我緩慢拿起,啜飲了一口溫潤,卻沒有熟悉的甘甜。反倒硬生生嚥下一股,從內心深處湧上喉間的苦澀。

「溫度,很是剛好。」

回憶的長鏡頭,伴隨逐漸模糊的視角,瞬間將我拉回加護病房。一個 24 小時都有專人細心照料的空間,卻總讓人感覺窒息。

輔助呼吸的氧氣機幫浦,正有氣無力地打著沉重節拍,與此刻貌似活力滿載,輕盈地在小白板上振筆疾書的男人,成了強烈對比。一旁的女人,指尖溫柔撫過他乾燥的髮梢,目光半秒不離,正認真回應他在小白板上寫下的每一句話。

我深呼吸,用力繃緊身軀以穩定自己,踏著止不住微微顫抖的步伐,微笑走上前,和躺在床上的爸爸打了招呼。

「哎!好想喝一口溫溫涼涼的咖啡,現在都成了夢想~」插著氧氣管的爸爸,輕笑寫下這句沒再實現的話,句尾還俏皮地加了個波浪符號。

感受到身旁媽媽片刻的停頓,我眼明手快地接過小白板,畫了杯彷彿冒著些微熱氣的咖啡,遞給這位正在許願的大男人。

「來,我這杯咖啡溫度正好!」用力眨眨眼,佯裝傲嬌模樣的我,瞬間讓爸媽都愣了,然後樂了。

她笑得堅定,而他笑得勇敢。推薦閱讀:【吃與愛】紅豆湯:為了經痛的我,那大概是爸爸人生第一次下廚

幾日後,在爸爸瀟灑帥氣的照片旁,多了杯小小的咖啡。是伴他數十載歲月的女人,實現著她所能給彼此最後的愛。

事隔大半年,只要時間允許,我都會買杯咖啡做為一日的起點。不知名的執著,發展成了習慣。儘管這日復一日的行為,仍舊使靈魂深處隱隱作痛,我並沒有排斥過這份「癮」。

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坐在來來去去的咖啡廳裡,不論背景是黃昏還是黑夜,每當聞到熟悉的咖啡香,不斷地與傷口擦身而過,我知道自己正走在結痂的道路上。推薦閱讀:【吃與愛】炸肉捲:阿公倒下後,我們再沒一起做過這道菜

與情緒共處的這 200 多個日子,咖啡身兼繫鈴與解鈴的角色,同時承載著快樂與悲傷。我經常手握一杯咖啡,時而啜泣,時而微笑,直至在時間縫隙裡,看見支離破碎的自己。

於是我發現自己開始沒那麽在乎,喝的是咖啡還是什麼回憶,只管單純順著味覺找到過去的我們——從一個瀟灑男人與懷中小女孩,到一個全心為家庭付出的爸爸與愛他的大女兒。

思緒至此,對於手中握的僅存半杯苦澀,我打算一口全喝下。隨後就讓時間逐漸拼湊起,那些不時閃現腦海中,散落滿地的回憶片段。

當那一刻到來,我感覺自己的靈魂將能趨於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