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適當管教還子,又放手讓他成為自己?聽聽家庭溝通大師薩提爾怎麼建議!

文|蕭子喬

一想到「西方」和「東方」的父母角色,你分別會想到什麼?是不是想到西方,就想到放手讓孩子獨立、自由發展;想到華人,就想到父母嚴厲、權威?那麼,如果試著描繪「現代華人」的親子關係,你又會怎麼描述呢?

推薦閱讀:以愛控制的華人社會!改寫易卜生,讓西方文學說東方故事

「不想再用過去那一套對孩子,不希望給孩子父母很有權威的距離感」

「想跟孩子當朋友,希望能溫柔同理的對待孩子,和他溝通」

「不過有些時候,孩子很失控,我想忍住不要罵他,可是又對孩子束手無策,怎麼辦?」

這些是我們訪談近期新手父母得到的回答。

不知你有沒有發現,現代家長看待親子關係的方式已經和過去嚴酷權威的風格大不相同,但也出現了新的問題,最明顯的就是「如何在管教和放手之間找到平衡」?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中西文化的交融來看。

親子關係,父母角色的過去與現在

過往華人父母重視權威,強調父母與孩子要「長幼有序」,但隨著社會變遷、西方文化傳入華人世界,父母的角色也逐漸拋棄過往的「嚴教勤管」、要孩子孝順服從、以父母為中心的思維。

1995 年有學者針對 2000 多位父母做問卷調查,發現父母眼中的親子關係已轉為「類平輩」關係,父母認為自己要「和孩子做好朋友」,要與孩子培養好感情。另一項 2014 年的研究,學者分析台灣各大報章雜誌的親職內容,發現社會中對於「孩子孝順」的期待變低了,轉而強調親子之間是「互惠」的。

在父母與孩子相對位置的轉變之下,今日的教養已變成是「以孩子為中心」的任務,父母注重孩子的需要,強調要給孩子「自由發展」的空間,不能改變孩子形狀。甚至,當自己與孩子的需求有衝突時,許多父母會傾向犧牲自己、以孩子為優先。

文化交融下,父母角色衍生的矛盾

親子關係從「尊卑觀」轉變到「類平輩」觀,顯現出教養文化隨著全球化「『西』風『東』漸」,西方的思維被視為新潮的效仿對象,但同時根植於華人文化中的觀念也未消失,使得當今許多父母產生的「角色定位上的矛盾與為難」,這群父母骨子裡流著華人「父母具有管教責任」的血,但眼睛已望向西方民主自由教養的風。這也是為何現在常常出現以下情境的原因:

「孩子很失控,我想忍住不要罵他,可是又對孩子束手無策,怎麼辦?」

「老師說我家孩子在學校打了別人,但我相信一定是別人錯在先,我孩子一定不是故意的」

「孩子都不回我訊息,但我怕我硬是叫他要回我,他會討厭我」

有學者指出,當父母卻來越強調要尊重孩子自主,就越來越常出現以下三種類型的親子關係:


圖片|雞湯來了提供;製圖|黃珮甄

夥伴關係:親子之間沒有界限,父母直接和當朋友。
常見問題:親子之間層級消失導致父母失去管教能力,孩子尚未理解成人世界的規則就自由發展,導致容易缺乏紀律。

投射關係:父母的自信建立在孩子的行為身上,例如把孩子的社會行為和學習成績當作測量父母優劣的標準。
常見問題:傾向迴避衝突,深怕對抗孩子會危及孩子對自己的愛,也就變得完全不敢管孩子

共生關係:用大人的思維去理解孩子,認為孩子絕對不是故意的。
常見問題:父母對孩子的愛變成了「寵」,忽略孩子心智發展若未經訓練,不會自己變成成熟的大人,孩子若長期缺乏父母的權威引導心智有可能會停留在幼時狀態。

這三種類型,簡單來說都可以歸結於:父母尊重孩子個體自由到「忘記自己可以適度運用權威」引導孩子成長。 因此,這些難題都可以藉由重新定位父母角色來改善。

推薦閱讀:人人寫程式:亞洲孩子,出生就接觸程式語言

重新調和、定位父母角色

或許過去傳統華人嚴酷打罵或控制的教養方式有其不好,但華人父母對孩子的關愛絕對也不亞於西方父母;或許西方親子之間相互獨立自由的方式有其優點,但也會有一些時候出現疑慮。沒有哪種文化、哪種教養是完美的,重要的是都蘊含了豐富的愛。

我們可以釐清不同文化之下的父母角色,理解從過去到現在的父母角色為何不同,進而調和出合適當今社會、自己家庭的方式,定位出屬於自己的教養風格。

我想要愛你,而不會緊抓著你;
欣賞你,不帶評斷;
參與你,而沒有任何侵犯;
邀請你,而不要求;
離開你,而不會有愧疚;
指正你,而非責備;
並且,幫助你,而不是侮辱。
如果,我也能從你那裡獲得相同的對待,
那麼,我們就會真誠地相會,
且,豐潤了我們彼此。

--- 家族治療大師 維琴尼亞‧薩提爾

做個開明父母不等於要放棄父母的權威,挖掘孩子的優點也不等於忽視孩子的問題行為。做孩子的溫柔教練吧!搭配孩子的發展階段、心智能力,扮演相對應合適的父母角色。

孩子還小時可能需要多一點教導與紀律養成,孩子長大後可以多給孩子一些自主選擇權。愛孩子,給孩子有自由但也有界限,有朋友般的溫情但也別忘記適當的規範和訓練。

測驗我的教養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