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字餐桌故事,有沒有一道食物,總會讓你想起某段記憶。求學期間,我最愛吃的一道菜餚,就是醬燒茄子。有趣的是,我只愛吃母親的醬燒茄子,在外頭餐館試了幾回,不是醬油與糖比例不對,就是茄子炸的過老,更甚之會加入其他肉類與蔬菜,喧賓奪主,我總是寥寥吃入幾口後便放下碗筷,失去興趣。

文|Kate

母親是貧窮人家裡的長姊,自幼便隨著阿公在外討生活,生成強悍堅毅的骨幹,不畏苦難的信念,總是一手張天支撐著父母與弟妹,令人景仰又帶點畏懼。

古早時,阿公在水泥工地裡吆喝著工人們做事,母親便一同起個大早,提著沉重菜籃,嬌小雙手揮灑鍋鏟,好給工人們一頓粗飽。自此後,母親便練就燒得一手好菜,遠近馳名。

身為女人,母親在婚姻與家庭之路上並不順遂,她一人獨自將我撫養長大,期許我長成比她更為卓越的女人。因而,母親對我十分嚴厲,於督促我在做人處事與學習倫理之上毫不鬆懈,唯獨在吃食方面,她非常地寵溺我,總是不嫌廚房裡悶熱的油煙,燒出一道又一道我愛吃的菜餚。

求學期間,母親總是起個大早為我張羅便當,我喜歡拎著還溫熱的鐵製便當盒進入學校,將便當神聖地放入蒸箱,在座位上雀躍的等待午餐時光到來,一待中午,聽到便當盒們叮噹作響便覺幸福。

當時,我最愛吃的一道菜餚,是母親的醬燒茄子。茄子,是很多小孩懼怕的菜色,更別說再度悶熱的蒸煮過,容易黏糊成一團,更加的賣相不佳,但我就偏偏喜愛這一味,總是吃不膩。

推薦閱讀:【吃與愛】肉蛋菜烏龍麵:白衣黑裙,成長的滋味是清淡而甘美

母親會先將紫色茄子放入油鍋裡大火炸酥,接著以蠔油與少許糖煨煮,起鍋前拌入九層塔增添香氣,令我魂牽夢縈的醬燒茄子即可上桌。我喜歡將帶點甜鹹滋味的醬燒茄子與白飯攪和在一起,放入嘴裡是無可取代的人生美味。

有趣的是,我只愛吃母親的醬燒茄子,在外頭餐館試了幾回,不是醬油與糖比例不對,就是茄子炸的過老,更甚之會加入其他肉類與蔬菜,喧賓奪主,我總是寥寥吃入幾口後便放下碗筷,失去興趣。

長大之後,與母親關係漸行漸遠,兩代之間觀念差異,母親的強悍作風常讓我吃不消,而我亦是傳承了她的倔強,往往不肯低頭就範,在母女間形成難以跨越的壕溝。

推薦閱讀:【吃與愛】母親的筍絲焢肉:想起這道菜,表示該回娘家了

直到某日在餐館,我再度品嚐到醬燒茄子,赫然發現其實餐館裡的醬燒茄子並不壞,我不喜歡並不是因為師父燒菜的方式不對,而是因為他們並不是我母親的醬燒茄子。

母親的醬燒茄子燒的是她對我說不口的溫情與關愛,她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她的情感,因此透過一道又一道我喜愛的菜餚來關心與呵護著這個女兒。

媽,快過年了,我想回家吃您燒的醬燒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