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要避孕或墮胎,可能會使用許多千奇百怪的方式,例如:跳樓致傷、將衣架戳進子宮等等。這些偏方,如今看來荒唐,卻也揭示,當女性無法以正確又安全的方式進行引產時,可能會對身體造成莫大的傷害。

「墮胎」這個詞,對我們而言並不陌生。

在許多女生的成長歷程中,健康教育課也會對此多做著墨——方式可能是播放一支關於墮胎的影片,呈現的往往有些驚悚駭人,像在警告我們:墮胎很可怕,別讓自己步上這條路。

高中唸女校,我幾乎忘不了那堂講述墮胎的健教課。

昏黃的夏日午後,投影幕上出現一些影像,其中不乏血淋淋的畫面,儘管已經打上馬賽克,但你知道有一件事發生了,有一個什麼(或許是胚胎?)就在那裡。身旁的女同學們,或半摀著眼,或咬著手,或拿起外套包覆自己,個個瞇眼皺眉。氣氛很是不安。

整堂課的結論是:進行性行為,記得要戴套。乍聽之下,還挺合理,至少不是宣導非得守貞,你好像還握有那麼點選擇權。

可是,我當時仍忍不住想,萬一就是不小心懷孕了怎麼辦?甚至,萬一我今天不是自願發生性行為,然後懷孕了呢?(同場加映:「明明有做安全措施,還是懷孕了」19 歲小媽媽的告白

至今回想起來,那堂課帶給我的感覺,幾乎只有恐懼與不適。沒人告訴我們,其實,墮胎或許沒想像中那樣可怕。長久以來,我們仍然缺乏正確媒介,來好好認識墮胎、避孕與性。

於是,今天想和你介紹一個特別的博物館: MUVS 。

MUVS 創辦人:避孕知識重要,墮胎權利可貴

它是位於奧地利維也納的避孕與墮胎博物館 (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ortion) 。成立這間博物館的人是 Christian Fiala 醫師,他致力於把相關知識傳播給社會大眾。

2003 年,這間博物館正式開張。裡面收藏了上千件展品,主要展區分為「避孕區」和「墮胎區」,呈現自古以來的演進歷程。


圖片|來源

"We should therefore argue for conditions which permit women, who have after all become pregnant through our actions, to end an unwanted pregnancy in the best possible way and without unnecessary suffering.“
「我們應該爭取,讓懷孕女性擁有能以良好的方式來終止懷孕,而不必承受多餘的痛苦。」
—— Dr. Christian Fiala

從前,要避孕或墮胎,可能會使用許多千奇百怪的方式,例如:跳樓致傷、試圖將衣架戳進子宮等等;甚至在 20 世紀,曾經流傳能使用可樂來殺死精子,以達到避孕之效。


圖片|來源

這些偏方,如今看來荒唐,卻也揭示,當女性無法以正確又安全的方式進行引產時,可能會對身體造成莫大的傷害。

當女性無法合法墮胎時,她只能求助密醫,而躺在冷冰冰的手術檯上,她所承受的風險並不亞於這些。

當女人失去墮胎權,她也不再安全

近日,臺灣的公投提案「心跳法案」吵得沸沸揚揚,正反雙方各持論點。正方喊著要尊重每個生命;反方認為應該以女性身體自主權為優先。(推薦閱讀:怎麼看待「心跳法案」?我們支持墮胎,正是因為對孩子有愛

“These laws won't stop women and pregnant people from having abortions, or from making the best decision for their bodies and families, it will just mean they are forced to do so unsafely and with stigma.“
「這些法條,並不會讓女性就此選擇不墮胎,也不會讓家庭因而做出『好』決定。它只會讓女性被迫以非法管道墮胎,且背負著罪名。」—— 艾瑪華森 Emma Watson


圖片|來源

想像一下,當今天墮胎不再合法,大多數女性或許不會因此選擇將孩子生下來,而是尋求密醫協助。於是,你躺在冷冰冰的手術檯上,你不知道醫師會怎麼處理你腹中的胎兒,你無從得知自己是否能夠安全。但是,法律逼得你別無選擇。

在這種情況下,女人的身體健康,將更無法受到保障。與那些幾百年前的避孕和墮胎偏方,又有什麼差別呢?

“I would like to ensure that the terrible past does not repeat itself."
「我想確保,那些糟糕的過去不會重演。」
—— Dr. Christian Fiala

像是 Christian Fiala 醫師所言,隨著時代進步,人權不該走回頭路。

請還給懷孕女性們,自由選擇是否墮胎,以及進行安全且合法引產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