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異性戀女生,我很喜歡走同志大遊行,而且覺得非去不可。 不分性別,不分國族,無論高矮胖瘦、保守裸露。在那裡,我們不再糾結於何謂正常,不再害怕自己格格不入。 我終於看見,所有人都成為了自己。

這個週六( 2019 年 10 月 26 日),是一年一度的同志大遊行。今年在性別平權這個議題上,發生許多事,有值得慶祝的,也有讓人難過的,而最值得驕傲與備受國內外關注的,莫過於同性婚姻合法化。(回顧一下:「臺灣讓我們看到希望!」以臺灣為榜樣,日韓也要力推同婚

終於終於,我們可以結婚了。

就性別光譜來說,目前我對自己的認知,是一個異性戀女生。同婚合法與否,或許和我沒有直接關係,但我還是想說「我們」,而不是「他們」。我們是一樣的,我們都值得幸福。

於是,我想和你聊一聊,為什麼我喜歡走同志大遊行,以及為什麼它是一個最讓我自在的地方。

讓我們成為風吧!

嚴格來說,我第一次參與的大型同志活動,不是在每年 10 月底舉辦的同志大遊行,而是婚姻平權音樂會。


圖片|來源

2016 年 12 月 10 日, 打著「讓生命不再逝去,為婚姻平權站出來」 slogan ,凱道聚集了 25 萬人,前所未見,勢如破竹。那年,從訴求到標語,都有點悲壯。

很急,可是怪不得我們,畢竟人權與平等,愈快完善愈好,而我們已經等待了好久好久。

但是雨不斷地落下來/如同昨天,前天,如同過去的許多個雨天/無論人們撐不撐傘/那無所謂的閒散態度像是其他的事都與之無關
——葉青,〈幻燈片的錯刻〉。

第一次參加遊行,心裡多少有點緊張。儘管我知道自己很關注這個議題,但是在現場,我會不會不知所措或格格不入?

後來發現,在同志大遊行,這種擔心與顧慮,永遠是多餘的。


圖片|作者提供

我和同行友人,在那裡比想像中更自在。放眼望去,全是不認識的人,卻感覺熟悉,你知道到這裡的每個人,擁有不同生命經驗,可是都向著同樣的目標。

成千上萬的人們中,或走或走,都像有張隱形的大網,把我接住、把我們接住。你知道這裡會有很多人給你力量,不必怕。

你是光/但我想送你一顆太陽/讓你累的時候/可以閉上眼睛/任它去亮
——葉青,〈如何放下〉。

在這裡,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左右兩旁、身前身後,一直有好多人陪伴。

雨過天晴: Together, Stronger

後來,我在隔年參加了同志大遊行。 slogan 是「澀澀性平打開開,多元教慾跟上來」,我們走到教育部,在外牆貼上標語,這次除了婚姻平權,還有另一個重點是性別教育。(延伸閱讀:從板中男裙週到台大男裙日:學校沒有教的「性別平等」,我們自己來!

我們要告訴孩子,你永遠有權利選擇,撕去標籤,成為自己。

告訴小孩/性別不過是/一個貼紙/被黏上了/也可以把它撕掉
——潘柏霖,〈如果你不知道要怎麼教小孩〉。


圖片|作者提供

同志大遊行,百花齊放。

除了同志權益、性平教育,同遊也關注其他議題: HIV 感染者去污名化、身心障礙者性權、性工作者勞權、女權與婦權⋯⋯好多好多。

你會震撼,也會訝異,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多事,值得我們理解與關注。它只打著同志大遊行的名號,卻照顧著所有身而為人應該擁有的權利。

在這裡,我們在乎的,不只是切身相關的事,還有離自己有點遠的事。彷彿在說:我在乎你,就像你在乎我一樣。

彩虹之後: Together, Make Taiwan Better

日常生活裡,我們常常受限於社會眼光,因而隱藏自身想望。或許,你曾經也想試著衝撞,但做自己這條路很難,你摔了幾次,再也無法假裝灑脫,再也沒有勇氣讓自己再試一次。(暖心推薦:給台灣女孩的一封情書:妳承受多少心傷,就擁有多少力量

雖然被沒有心的怪物/咬了一口/還是要記得/不要變成牠們/就算很痛苦/也不要忘記/愛這件事/非常重要
——潘柏霖,〈世界末日了我想給你抱抱〉。

我想,同志大遊行,提供一個做自己的絕佳場域吧。

如果你今天在一般路上,或 free the nipples ,或穿著蘿莉塔服裝,或呈現與生理性別不一致的打扮,可能得遭受異樣眼光。你很不安和焦慮,讓你最舒適的模樣,居然在他人眼中成了異類。(延伸閱讀:給自己的快樂練習:你要做第一個為自己哀傷的人

於是,我們在同志大遊行,這片兼容並蓄的彩虹海,能自信又自在地裸露,能穿上任何奇裝異服,可以很樸實,也可以超浮誇,都沒有人會覺得你奇怪。

理念很溫柔,因此這裡很溫柔。

多麽希望,這種自在的感覺,能夠不只存在於同遊,而是發生在每個日常。


圖片|作者提供

見過那至暗/才知道一個人可以多喜歡光線/於是你再無法傷我分毫
——任明信,〈無題〉。

歧視,從來不只會發生在同志身上。同婚通過之後,還有許多議題,有待人們共同努力。

身為一個異性戀女生,我喜歡走同遊。

在這裡,我終於看見,所有人都成為了自己,而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