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草案」修訂的公聽會結果如何?性別力,為你精選兩點釋疑!

就算同婚專法在 2019 年五月通過了,爭取性別平等的路也還有得走。

2018 年底,被外界稱為「反同公投」的三項提案皆通過,為回應第十一案結果,立法院將展開「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草案」修訂。而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在今日(10 月 24 日)舉行公聽會,邀請挺同、反同人士團體及相關單位,進行交流與討論。

性別力,為你精選公聽會中的兩點釋疑:

給我性霸凌防治,我不要了解同志!

公投第十一案的提案人,同時也是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 曾獻瑩,在公聽會中強調自己並非歧視同志族群,而是希望透過修定性平法施行細則,讓教育不要變成「某種意識形態的推廣」。(推薦閱讀:第 11 案公投辯論重點!愛家公投:性別教育會給孩子帶來困擾

他更質疑同志教育存在的必要性,說道:「國中國小階段,為什麼我們要一直去討論變性、同志議題呢?國中國小最重要的應該是在性騷擾、性霸凌,性侵的防治教育。這是所有家長的期盼,沒有要否定任何族群的存在。」


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 曾獻瑩。圖片|Youtube 截圖

想普及性別平等教育,卻不希望教導孩童認識並尊重多元性別、同志族群。那我們該如何普及?如何真正確保性別平等教育的效用有真正發揮?

同樣參與公聽會的多元教育家長協會理事 鄭立中,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提供了解答。他提到現在是網路時代,很多知識只要靠網路上的搜集、爬梳就能獲得,所以必須在國中小階段施行包含同志教育在內的性別平等教育。

因為我們不教小孩,小孩也會自己在網路上去學習。

而為何需要在諸多性別教育範疇中,需要包含同志教育在內?鄭立中也表示「我們先要認識性和性別的面貌,才能教導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教育。」


多元教育家長協會理事 鄭立中。圖片|Youtube 截圖

認識是一切教育的源頭,如果不去談性、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性傾向,我們沒辦法讓孩子去尊重性別的不同面向,也沒辦法教孩子去尊重其他同性戀的孩子。

沒有同志,何來真正平等?

公聽會中,除了討論「先認識同志,接著談霸凌防治」議題之外,也有與會人提出了另一個討論。高雄市家長協會理事長 洪志和發言表示:

今天的主題到底是什麼?今天的主題是性平教育欸,不是講同志教育欸,難道只有用同志教育才能夠性平嗎?我告訴你,家長真的很簡單,草案只要把「同志教育」這四個字拿掉就好了。


高雄市家長協會理事長 洪志和。圖片|Youtube 截圖

親愛的洪志和理事長,「把同志教育四個字拿掉」何嘗不是歧視與壓迫?如果同志不在性別平等的討論範圍內,那我們該如何「全面性」的討論性別平等教育?又該如何教導孩子去尊重同志同儕?(推薦閱讀:「挺同」不只婚平時:同志朋友還是需要你支持

對此,鷺江國小教師 翁麗淑,也在其發言段落中提及:

如果缺了同志教育,有可能真實體現『平等』的重要價值嗎?


鷺江國小教師 翁麗淑。圖片|Youtube 截圖

公聽會討論,說是討論,但目前為止仍未出現取得共識的討論。也許,與高雄市中正高職輔導老師 卓耕宇提出的三點疑問有關,以下引述全段落:

在這樣一個對話的立場,我想要跟大家確認一下:

1. 你是不是很確定,肯認同志的存在?

因為性別平等教育法裡面,其實就是站在同志存在這個立場,但如果你的立場是不肯認同志存在的話,其實我們今天的對話,不會有交集。

2. 你是不是肯定將同性戀除病化?

剛剛葉醫師也有提到,在各個精神醫學組織,或社會學、心理學的相關研究當中,同志其實已經除病化了。但在你的腦袋當中,你是不有把同志除病化?還是你依然認為同志是個病態,不正常,是需要被矯正的族群?那如果是的話,我覺得我們之間的對話也不大會有交集。

3. 你是受到信仰的影響,還是相信人權的價值?

我教書這二十二年來,其實每次都會跟學生談性別平等的議題,會談多元性別或同志的相關處境或權益。我常常會做個普查,就問學生說,在你自己的受教經驗裡,當你學習到性別平等或有關於同志議題的時候,你會擔心自己變成同性戀嗎?

學生都非常疑惑的看著我說,老師你問這什麼問題?

我想這裡面,我觀察到的一個落差是:我們成長的年代,沒有性別平等教育,更不用談同性戀。

以前我看到《囍宴》這一部電影的時候,其實真的覺得:哇,在華人的家庭與社會裡面,有這樣一個值得被祝福的事情(指結婚)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從來沒有人在小時候跟我提出這樣的假設——以後如果你是男同志或是你是異性戀。

多數人會想像你是個異性戀,然後你要跟女生結婚,要共結連理,要有小孩,要有家庭。我們在主流社會是被這樣教育長大的,所以如果你擔心孩子接受了同志教育會變同性戀的話,不要對自己太沒信心。我們從小到大被教導的價值,都是在異性戀的架構、期望,與想像當中,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要特別的拋出來問大家的原因。

你此時此刻,在這邊對話討論的是你的信仰為基礎,還是相信人權的價值?

當然,我們各自都有各自不同的宗教信仰,我可以理解。但更具體的修訂到底限制或限縮了誰?我覺得把性教育、情感教育、同志教育的「同志教育」四個字擴大解釋,我覺得其實沒有限縮,反而保障了更多人,保障每一個人。

關於性平法是否是個「完美」的法案,也許我們現在沒有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把每一個人都視為相同個體,都納入討論範圍內,絕對是平等的核心概念。

而若支持「傳統價值」的倡議團體們始終高喊「我沒有歧視同志,但不要把同志教育納入性平範圍」,那麼恐怕,這不是真正的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