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落腳慕尼黑時,參加了政府『強制』但是補助的德語課程。第一堂課便是自我介紹,包含了我的家庭與生活背景,其中一個章節談到了單親家庭。課堂中,每個人可以德文討論、交換心得與想法,或是各人己見、所聽所聞。

 

老師首先舉了一個例子:一位友人與前妻離婚,婚前兩個分別是七歲與八歲的小孩跟著前妻生活;一陣子過後再婚,對象是一名單身年輕女孩。有時兩個男孩到父親住處共度週末,總有機會兩個家庭(男性友人的兩個小孩,以及新婚妻子)四個人聚在一個屋簷下相處。

 

聽到這裡我在心裡點了頭,嗯,與自己的情形很相似、八九不離十。

 

問題就在,每次小孩和父親短聚週末之後,回家總跟媽媽抱怨,爸爸身邊「那個女的」對他們十分冷淡,不把他們當回事。這位男子幾番周旋在不同立場的抱怨聲中,生活變得不快樂,和他當初期待的『嶄新人生』完全不同。

 

我們這班總共有十來個學生,除了我之外,其餘媽媽太太們開始發表心得,抱怨起這位「第二人妻」。

 

『她嫁給這個男人之前,應該早就明白他離過婚、有兩個小孩的事實,如果還是心裡不平衡,就不應該談論婚姻。』一位從波士尼亞移民來德國,三十七歲的媽媽如是說道。

 

『這個男的也不對,應該找一位可以好好照顧兩個小孩的女朋友,而不是顧著談戀愛,根本不是一個好父親。』坐在我旁邊激動的土耳其少婦把手指頭往前一比,好像那個男的就坐在對面,讓大家審判著。

 

『沒錯,他根本是個自私的父親。那個女的也不應該這樣對待年幼無知且無辜的小孩。』另一位同樣是穆斯林婦女直接給這位再婚男士判了刑,也替那位「第二人妻」安上了罪名。

 

老師接著補充,當初「第二人妻」在嫁給這位男士時,已經同意他所提出的要求:婚後絕不生育小孩。他的理由是:前一段婚姻中的兩個小孩,對他來說已經足夠。我心裡想,這位『第二人妻』是真心愛他,對一個年輕從未有過婚姻的女孩來說,這是一個頗為自私的要求。

 

『也好,這樣一個冷酷無血的女人不配擁有自己的小孩。』老師話才說完,另一個我老是忘記從哪一個國家來的新手媽媽馬上飆出這句狠話。

 

我坐在一旁沒有插嘴,安靜聽著。首先訝異女人真得很厲害,說到八卦話題,連語言的隔閡、陌生都可以破除;不但說話連珠砲,連諺語都使了出來,跟平時上課牙牙學語的模樣迥然不同。

 

其實,她們說的都對、皆有道理,只是她們都忘了,「第二人妻」也不過是個人,與你我一樣都期待並尋找一份愛,渴望被疼惜,期盼和愛人共組家庭,規劃經營兩人的未來。

 

不過殘酷的是,當一個普通女孩成了「第二人妻」後,所擁有的夢想就不再簡單單純,選擇踏上這條路的同時,也簽署了一份加入愛人前段婚姻裡的問題和過往的合約;過往並不似雲煙隨著離婚消失,反倒是伴著離婚而產生。

 

「第二人妻」應該肩負起甚麼樣子的責任呢?就是與丈夫的前一個家庭和平相處。有機會照料丈夫和前妻的小孩子時,嘴巴不能有半句怨言,臉不能有任何猙獰不情願的表情,不可以帶有個人情緒,不然就是上述那些同學們口中的「惡妻」,怎麼樣都不對。

 

在『第二人妻』與『惡妻』兩個角色之間的迷惑與委屈,曾經讓我一度想放棄與米夏爾的愛情,這無疑是兩人生活中最大的障礙,有如泰山橫阻兩人之間。以當初的認知,怎麼樣都不願意退步讓卻;所有的眼淚與嫌恨,終究在幾年過後才換得現在的泰若自在。

 

你也有位『離過婚的愛人』嗎?你是『第二人妻』還是『惡妻』?你正在掙扎還是已經雲淡風輕?我想,都是因為愛,讓我們有勇氣願意試試看;都是為了愛,寧願受點委屈換得將來的幸福。如果你還在中間,那麼別害怕,這些說不出來的心酸其實都不是委屈;如果你已經走了出來,那麼,別白白浪費了換得的幸福。

 

>>更多作者相關文章

母親的擔憂

一加一不只是二

第二人妻

新開始,心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