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曾經深愛著彼此,但現在那種「心動的感覺」消失了。作者認為,想像力就是建立親密與激情的關鍵。若始終把對方看作一個等待被自己發掘的人,就能總是被彼此吸引。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相愛7年後,會發生什麼?

美國的數據分析者 Alice Zhao 以自己為樣本,分析了她和丈夫從 2008 年最初約會開始,到 2014 年婚後的短信在數量、內容方面的變化。在做完數據處理和分析之後她發現,在約會時,他們經常使用的高頻詞是彼此的名字和「love」,如今則被「OK」代替。而他們也不再使用「寶貝」、「回家注意安全、做個好夢」這樣的語句,取而代之的是「今晚吃什麼?」

這個研究中的夫妻感情不好嗎?並非如此。Alice認為,她和丈夫之間的親密度很好,只是走到了一種「更平靜、更可預測(沒有太多變數)」的生活中,就如同在回答表達同意的「OK」時,她在潛意識中,是希望保持二人關係的和平。然而,正是這種「安全」、「平靜」、「可控」的關係,成了「激情」的腐蝕劑。

我們很相愛,只是不做愛

我們常常會說,結婚以後,愛情就變成了親情。其實不一定要結婚,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很多人都會感受到激情的消退。

不只一次有朋友向我表達過他們的困惑:「我們曾經很相愛,現在我牽他的手卻像牽自己的手一樣沒感覺。我是不是不愛他了?可我知道他對我來說仍然很重要,我們仍然像最好的朋友一樣。這種情況我該分手嗎?還是說,我不管和誰在一起,愛情最後都會只剩下親情的?這種「只留下親情」首先反映在臥室裡(性)。

在很多人的傳統觀念裡,性生活的質量是由感情的質量決定的。傳統觀念認為,兩人之間沒有感情,性就無法開展,而反過來,只要兩個人「相愛」,性生活自然會很好。

這個觀念顯然有許多問題。我們今天不討論愛是不是性的前提,不討論在什麼情況下無愛的性能夠一樣地令人愉悅,也不討論性的學習、技巧對性行為質量的重要性。我們要從人性的本能出發,討論親密感(感情)本身對於情慾的殺傷力。

今天的人類看似對性更為開放,但事實上性方面有問題的人卻越來越多。研究表明,那些高教育程度、高收入水平的人群已經擁有「維護一段穩定、和諧、充分溝通的關係」的能力——卻唯獨沒有足夠令人滿意的性生活。

你們曾經深愛著彼此,現在也依然親近,但那種「心動的感覺」卻消失了;你們抱怨著性生活次數的減少,更多的,你們抱怨性行為質量的下降——因為你們再也無法找回曾經熱戀時做愛的感覺。甚至,你無比困惑地發現,你覺得你們的感情日漸深厚,可越親密,性生活反而越少、越差。


圖片|來源

紐約家庭治療師 Esther Perel 專注研究這一問題很多年。她認為,身體往往包含著語言容易掩蓋的事實。不令人滿意的性往往是親密關係中衝突、混亂的極端表現。一個在性行為過程中不擅長拒絕的人在關係中一定也不擅長拒絕,一個在性行為過程中不敢索取、不考慮自己的需要去滿足對方的人在關係中一定也有類似的表現。

觀察和審視自己的性既可以讓你發現關係中的問題,也是醫治這些破壞性分裂的方式。因此,她改變了傳統婚姻家庭諮詢「先詢問情感、再關注性生活」的諮詢方法,而是首先關注身體,以此作為探索夫妻關係內部動力的入口。

親密和慾望是一對天生的敵人

Esther Perel 說,性和情感上的親密是兩種不同的語言:親密是來自「having」的狀態,而慾望是來自「wanting」的狀態。更詩意地說,親密是一種在家「home」的感覺,而慾望則指向某個未知的彼岸「somewhere unknown」。

她認為,親密和慾望這對關係中必不可少、看似親緣的伙伴,實際從最源頭就包含著水火不容的敵意。

一方面,想要維持關係的長久,最不能缺乏的就是安全感和確定感。在持久穩定的親密關係中,伴侶雙方不可避免地委託對方擔任自己孤獨感的衛士,有時甚至想要知道和控制對方的一切,從而獲得與對方親密無間的感覺——這就是親密的關鍵詞:「已知的」、「熟悉的」、「安全的」。而另一方面,慾望是一種和神秘相關的體驗。慾望的關鍵詞是:「未知的」、「陌生的」、「危險的」——正因為不可預測,它才顯得誘人。(延伸閱讀:戀愛經濟學:熱戀期過後,為何感覺他變了?

我們總是受到危險本能的吸引,卻又不希望親密關係中存在不確定性,這種矛盾使我們焦慮、恐懼。我們會不自覺地希望將關係保持在「可控」的範圍內。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中的有些人會把結婚對象當做長久的精神伴侶,同時也會尋找肉體上的吸引對象,但並不希望讓肉體上吸引的對方替換結婚對象。這就好像是當你還是孩子時,爸爸媽媽說,出去玩吧,記得回來吃飯。然後你玩了一圈捉迷藏,仍然可以回到家裡,你的爸爸媽媽並不會不見。

除此之外,對安全感的渴求,還會讓你主動抑制情慾的表達,因為慾望的表達是有風險的。親密關係里永遠都有這樣一個部分:雙方權力的角逐。無論你們有沒有意識到,你們都不可避免會在一些時候希望自己是這段關係中更有控制力的一方。因此在親密關係中,尤其是長期的關係中,當雙方的關係達到了一種平衡,你會害怕主動做出情慾的表達,例如「你今天好美」,或者「我渴望你」,你害怕說出了這句話,就會使自己陷入被動和尷尬,甚至帶來羞恥感。

我遇到過這樣一個案例,她是一個妻子。她說,有一次在一個 party 上,她遠遠地看著丈夫和其他人談笑風生,突然覺得「他很有魅力」,「彷彿回到了最初他吸引我的瞬間」。

然而,她並沒有把這個瞬間的感覺告訴自己的丈夫,而是迅速壓制了這個想法。原因很簡單:害怕說出來的那一刻會被取笑。在這樣的時候,我們典型的防禦模式就是不表達。就這樣,我們慢慢地將婚姻生活維持在日常瑣碎的對話中,把對方也框定在某種刻板印象裡,他不再是一個有魅力的男人或女人,而是一個「不愛做家務、懶、神經大條」,或者「喜歡嘮叨、買買買」的人。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簡化自己的伴侶,而拒絕從對方身上發現更多新的東西——而一旦不再有新的東西從關係中被發掘出來,厭倦也就不遠了。


圖片|《沒關係是愛情啊》劇照

如何維持長期的激情?

前文說到,親密和慾望看起來是一對天然的矛盾。那我們怎麼辦呢?我們難道只能注定成為一對無聊的冰冷的情侶麼?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確實有一些方法能夠幫助我們在親密關係中維持長久的激情:

1. 要解決慾望與親密的關係,首先要承認一個事實:你們從未真的「擁有」過對方。不要把對方當作你已經擁有的東西,因為人們往往會對已經擁有的東西失去慾望。始終把對方當做一個有吸引力的對象來看待,看作等待一個被你發掘的人——每天睡醒,你都可以新認識他一點點。

2. 放棄對安全和穩定的幻想。人生是流動的,未來是不可預測的,儘管你們曾立下永不分離的誓言,但那也只是你們那一刻的想法。

其實,並不存在真正的安全感和確定性。不管是對永恆、安定的幻想,還是對神秘、不可控的幻想,都只是一種幻想。只要你還在愛一個人,就注定要承擔風險,承擔一定的不確定性。

3. 在看待性這件事時,或許你不應該稱之為「性」,而應該換一個詞:「情慾」。性是狹窄的,容易用次數、時間、能力來界定;而情慾則有著更為豐富的內涵,意味著好奇心、吸引、想像力。性往往是直接指向生殖器的,而情慾是全身的。

我們每個人都有兩套語言系統:你平時是一個成熟的社會人,但你的情慾語言永遠是個的孩子。它表達著你最真實和最深層的想法。先著手提高你們情慾的質量,親密關係的質量也會隨之提高;而不是期待感情變好之後才去改變性。

4. 最後但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你要在親密和慾望之間建立一座橋樑。而想像力,就是建立這座橋樑的關鍵。這座橋樑位於熟悉與陌生之間,位於已知和神秘之間,位於安全與危險之間,位於此岸與彼岸之間。舉例來說,性愛中的性幻想或者關係中的角色扮演(假裝彼此不認識,重新在酒吧相遇)。

Esther Perel 說,情慾正是在自我與他人之間的空間中蓬勃發展的。在這裡,獨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事實上,好的親密關係中的獨立和依賴是共存的。親密、自我開放和獨立並不矛盾。 「為了融為一體,兩個人必須要是獨立的個體。」只有當你們是兩個獨立的、不同的人的時候,你們才有彼此之間的空間來安放情慾。愛情使我們失去自己,也發現自己,從而變得完整;我們需要承認自己的獨立,才能永不分離,使親密關係變成一段自我實現的旅程。(延伸閱讀:【蘇絢慧專文】戀愛之前,先成為完整獨立的人

要與愛人保持親密關係,我們必須能夠容忍這種空間和不確定性的存在,把那些與慾望相關的元素——幻想、想像、神秘重新植入到你的親密關係中,讓它們喚醒慾望。

Esther Perel 曾經讓因為激情逝去而前來尋求諮詢的情侶試著回想這個問題:在過去的日子裡,他的哪個瞬間特別吸引你?

對此,夫妻和情侶們給出了很多答案,其中經常出現的有:當我們分開一段時間的時候;當他滿懷自信,談論他所熱愛的事物時;當她在專注地做一件事情,完全沒有意識到我在看著她⋯⋯

她發現,這個練習能夠幫助情侶重燃激情的火焰。

對你來說,是哪個瞬間讓你們重新吸引離開彼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