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釋昭慧,談同志婚姻第一年。

專訪釋昭慧。上篇我們談佛門中的 #MeToo,下篇我們談的是即將到來的同志大遊行,以及進幾年,部分宗教人士對同志的打壓。(延伸閱讀:專訪釋昭慧 佛門中也有 #MeToo:不要以為把錯推給個人,就沒事了

同志業障重?貼標籤、污名化同志,才是業障重

說到同志,那我們又趕緊問了。「所有的情慾都是本能的,沒有好壞的差異」、「家的意義,不只是精卵結合的地方」去年,一段婚姻平權公聽會影片流傳在網路上,讓所有人驚嘆的釋昭慧法師挺同發言,讓她一度成為佛教圈的挺同戰神。她哈哈笑說沒有啦,很高興的樣子。

「很多人說,同志業障重、女性業障重,這兩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都是同樣的批駁。如果講到業障,『障』是障礙修道。但是,世上哪個人在修道的過程中沒碰到障礙呢?」異性戀的男人,就沒有修道障礙嗎?

2012 年,她主持全球第一場佛化婚禮,也躍上國際新聞

她分享說:「任何修道的障礙,我們都要想方設法移除,不是說去詛咒他、諷刺他、把他當第二等人。因此不論男性女性、同志非同志,大家都有不同的業障。相對的,把同志或性少數當作業障重的,排斥他、歧視他、貼標籤,污名化,這才真正構成我們的業障。」

更何況,即使真有所謂女性或同志的「障礙」,又有多少,根本是來自於後天的歧視與打壓呢?

性別是要超越的,不然你以為五十步笑一百步?

近年來,世界各國有個類似趨勢,從去年年底的反同公投、到今年人工流產縮減法案,我們都看見,特定派別的宗教人士,透過政治力量,試圖讓宗教介入政治,帶動保守反動勢力。

我們也好奇,作為佛教意見領袖之一,她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佛門之中,看所有的性,都是要超越的,不管男女、性少數,不然你以為五十步笑一百步?不分男女、性少數,我們來修行、來聞法,旁邊的人是男性氣質的女性、或女性氣質的男性,我們都不會在意,因為那本來就是無關宏旨的問題。

「至少,在護家盟激化以前,很少有這種事情。」

「即使有性別歧視的比丘,也沒有特別想說要傷害對方。佛教講『眾生平等』,對雞鴨鵝都講平等了,對性傾向不同的人,歧視他要作什麼?但是,當有人想把這件事情弄成全民運動,當然就有些僧團跟著搖旗吶喊,甚至影響了對信眾的態度。」

人不是在公式中生活,而是在關係中生活

最後,我們也向她請教,女性主義社群中,有許多派別,難免遇到紛爭。這種時候,作為女性主義者,她怎麼看待這種差異與多元帶來的衝突、討論?

「如果我們不用是此而非彼的話,就可以像菱鏡一樣,照出不同的面向。所以,不用把所有派別的女性主義都當成真理,但也不用排除他們言之有理的部分。」

「人不是在公式中生活,人是在關係中生活的。所以關係中,人們才有關懷。」她認為,當代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是必須放下二元對立。釋昭慧用了一個佛家的比喻,來描述這種狀況。

「佛家講到『因陀羅網』的概念,我覺得非常好。」

天宮中有一座網,叫因陀羅網。網的每個結上,都鑲有寶珠。每顆寶珠,都映現網的內容。所以一顆寶珠就可以看到整個世界。從這個概念來看女性主義的論戰,我會覺得滿好的。她們都從不同樣貌的生命經驗中擷取,化成理論,然後提醒我們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缺陷。


圖片|來源

不同派別,就像一顆顆寶珠,彼此映照出缺陷與真實一面,重重層層,無有窮盡。或許,這個隱喻也是當代最好寫照。不同理論彼此討論、交織各種生活經驗。更重要的是,儘管看似幻影,但彼此越映照,我們會越接近世界的全景。

後記

其實,釋昭慧還有個公開的秘密,就是她還是個貓奴。訪談一半,她就給我看臉書跟 line 相簿,內有無數貓咪照片。

娃娃是她七年前養的流浪貓,乳牛貓身體,略有福相。釋昭慧說,「被疼愛的貓,都是很漂亮的,現在來看娃娃根本就是網紅貓啊。」這幾天臉書直跳當年拍的照片,她的言語流露滿滿想念之情。霧社山裡,學院佛堂裡,都是娃娃的照片。

「家庭的功能,從不只是精子跟卵子的結合。」那句她曾在婚姻平權公聽會說的話,在這裡也得到印證。家庭的價值,從不只是生育下一代,而是在於對彼此的情感,如何透過相處,得到昇華。

被疼愛的貓都是漂亮的。不吝於給予愛的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