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女人,就不能談政治?許世賢用她的故事證明,穿裙子,也可以當縣長!從醫生到政治家,她要讓大家知道:女人跟男人沒有差別。

許世賢一生,有過很多的頭銜,張太太、許議員、許市長、嘉義媽祖婆,但到了今時今日,人們提起她,會稱她為「許世賢博士」。她的人生,從成為台灣第一位、日本第三位醫學女博士開始,就是一條不斷打破藩籬的道路。

從醫生到政治家,她和男人沒什麼不一樣

許世賢出身台南,父親考中過秀才,是個書香世家。她在求學時期取得優越表現後,選擇赴日進修。她選讀西醫,成為台灣第一位女醫學博士,接著回台執業。

我成立順天堂醫院的最大心願就是能看著病人帶著感謝的心情離開。

34 歲那年,在取得博士學位、返台於公立醫院服務、自己開設世賢醫院名聲鵲起之後,她與夫婿張進通博士合開了順天堂醫院。當時,這間醫院擁有最先進的機器、兩位醫學博士看診,許世賢還要求院裡所有的護士、助產士都要取得正式的執照。


圖片|來源

開業第一天,許世賢許下了讓病人康復、滿懷感謝離開醫院的心願。此後,她時不時的減免診費、資助患者,如遇上嚴重流行疾病,還會進行義診。她的仁心仁術,讓她不惜挺著大肚子治療得了瘧疾的病童。病童痊癒了,她的孩子卻感染而早夭。因此,她被嘉義的鄉親冠以「媽祖婆」的美名。

翻開台灣日治時期的歷史,讀書人的生命軌跡大多是這樣的。他們取得了專業上的成就之後,並未止步於此,而是成為地方上有名望的有力人士,在每一次衝突來臨時,勇敢地跑到最前面。醫師、律師、老師,往往是民眾最仰賴的對象,他們也勇於承擔自己的社會責任。

許世賢像同時代許多男性一樣,也從一位醫生成了一位社會工作者。有名望的醫生,往往投身教育或政治,許世賢兩樣不缺。她曾是嘉義女中的校長,任內創辦了高中部,後來她也投身政壇。

我有時會想,當女中的學生仰望這位不斷創造女人的各種可能性的校長時,她們在想什麼?是否因為與這位女性楷模觸手可及的距離,讓她們開始敢於想像自己的無限可能?

二二八事變,有她的身影

提起許世賢,最常見的形象是她一頭短髮,坐在桌子前面,溫厚地對著鏡頭微笑。2014年嘉義舉辦的「女性先驅——許世賢博士紀念展」裡,則展示了她從年輕到年長的許多照片。從略微嚴肅沈凝地直視鏡頭,到中年以後總是面帶微笑,許博士的肖像讓我們看見一位女性逐漸在人生磨礪中展露的光華。

二二八事變期間,她是嘉義向政府請願的代表之一。據當時參與者寫下的手稿,許世賢的表現相當英勇。3月5日,警備司令部召開軍民協調停戰會議,選派 228 處理委員前往。委員不敢自己去,開會時眾人推來推去,都有點害怕面對軍隊。據說,許世賢站起來說:

你們這些男士遇到事情猶疑不決,決而不行,真是毫無勇氣!如果你們沒有人敢去的話,那我就去好了。

記下這件事的張岳揚還記得,站在肅殺的軍營裡,他度秒如年,「惟女中豪傑許世賢博士卻宛如泰山崩於前而不亂!不懼!」


圖片|來源

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滿懷溝通誠意的代表們並沒有得到善意的回應,陳澄波、潘木枝在事後清算時受難,成為七十二年後提起依然讓人心痛的名字。當責任當頭,許世賢沒有躲;當災難襲來,許世賢的處理方式也頗具女性色彩:她帶著堅持不肯離開她的女兒張博雅逃往外地,躲過一劫。作為一位女性,在逃難的路途上也有女兒的影子。

在清鄉期間,有一次她們躲在旅館裡,遇上警察臨檢查戶口。警察聽說這一間住著一對母女,想來無礙,就略過不查,讓許世賢逃過一劫。這種驚險危難的經驗,彷彿電影一般,卻是當時的有志之士共同的生命經驗。(延伸閱讀:【性別觀察】從「後宮」到「政治淫婦」,政壇何時擺脫女性噤聲與性羞辱

穿裙子的,能當縣長嗎?

人們總說許世賢是「台灣第一位女市長」,事實上台灣民主政治變革裡的每一步,許世賢都沒有缺席。她親身驗證了即使在看似最陽剛的政治史裡,女人都佔有一席之地。

嘉義女中校長任內,許世賢成立了台灣第一個婦女會。擔任會長期間,她呼籲提高婦女地位及權益,是台灣女權運動的先聲。她具體的做法是要讓婦女有謀生能力,因此開辦了各式各樣的進修班,舉凡縫紉、識字、國語發音和救護,都是婦女會鼓勵女性培養的能力。她還努力鼓吹打擊色情行業,拯救娼妓,並提出女性參政才能真正改善女性權益的理念,·不但自己參選,也鼓勵婦女會成員投身政治。

44 歲那一年,許世賢被推選為嘉義縣婦女會改組後的第一位理事長,恰逢地方自治推行,嘉義縣議會有五個婦女保障名額。許世賢努力游說嘉義地區的女性菁英出來參選,卻只有四個人願意參選。當時的民政廳長楊肇嘉激她:「虧妳一直爭取女權,五個保障名額給妳們,居然只有四個人要出來。」

許世賢當場拍桌:「我選縣長給你看。」


圖片|來源

她因而投身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屆的縣長選舉。然而,當她穿梭大街小巷,辛勤地介紹政見、向選民拜票時,輿論並不友好。

有人說:「如果讓女人來當縣長,男人是不是也要穿裙子了。」

有人為許世賢助選,被民眾問到臉上來:「你是男的還是女的?為什麼要幫女人助選?」

有人拿到許世賢宣傳的名片,毫不留情地當場撕掉:「查某人選什麼縣長?」

那一年,許世賢當然沒有當選。但她身體力行地打破無形的框架,告訴台灣人:女人可以出來選縣長。

女人敢於想望,領導一座城市。

黨外參選,台灣民主的進程她沒有缺席

1950 年代末,她是第二屆台灣省臨時省議會的省議員。她提案的數量、質詢的頻率、涉及議題的廣度,在 58 位議員中無人能及。她常常教育後輩:「既然被選為民代,就要敬業與專業,既知就無所不言,這樣子才能揭發民怨、反映民情、傳達民意,否則就辜負了選民之重託。」議員任內,她時常為選民請願而奔走,她的同事問她:妳怎麼這麼多事要辦?她說,我是選民一票一票投出來的,當然要為他們盡心。同事輕笑:「好險我的票是買來的,不必做選民服務。」

時代污濁如此,許世賢出淤泥而不染如此。

49 歲那年,為了嘉義縣長遭停職的一案,她與黨意不同步,於是退黨。之後大小選舉,她始終無黨無派,成為省議會的悍將。縣市長民選,她成為嘉義市升格省轄市後首任市長,同時也是全台第一位女性市長。卸任後,她曾以全國最高票當選立委。在第一次當選嘉義市長的十四年後,她再一次當選市長。任內,她拓寬中山路、採用管線地下化、將噴水池改建為七彩噴水池,成為嘉義市的民主地標。(延伸閱讀:【性別劇場】從政治角力到女性主體!女性主義劇場極簡史


圖片|來源

到了 2018 年的縣市長選戰,女性候選人依然打出「向許世賢看齊」的口號。

很多人以為女人的世界很小、能做的事情很少,在許世賢之前,可能沒有人相信女性可以處理政治事件,也可以掌管一市的行政,畢竟,就像女人沒有當過兵一樣,女人沒有參與過社會運動、也沒有管過市政。

而許世賢身體力行地告訴妳:女人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