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第一位出櫃導演拍電影《愛,不怕》,側寫教育、霸凌、單親到工人抗爭,進而細膩刻畫青少年同志情感。如果在愛裡不分性別,有沒有可能我們也不再計較性向的不同?

文|陳瀚

在他們之間,不是愛情與友情,而是孤寂。

夕陽餘暉照映著高空中的身影,底下是首爾的繁華學區,兩個高中生,身著制服倚靠著欄杆。

峻宇一手拿著香菸,看著手機的男同志交友軟體說道:「今天也是三百公尺內都沒有人。看吧!我的學校和你的學校裡就我們兩個。」

「誰敢在學校裡開這個找人啊!」永峻挖苦地回答。

峻宇不屑地笑一聲,抬頭看了永峻一眼反駁:「我不就這樣認識你的嗎?都裝六個月了,就只有我們。」

「應該還會有別人的!」永俊語帶感嘆地作結。

這是在廢棄大樓頂端的一間荒廢同志酒吧,名為夜間飛行,永俊與他的秘密同志好友峻宇,不時會在放學後祕密相約此地,直到峻宇因同志身分揭露,母親感到丟臉強迫他轉學。而之後主角永峻,也在身分被揭露時,帶著他喜歡的異男對象志雄,來到這個秘密基地⋯⋯。


圖片|《愛,不怕》預告片

這是關於愛與勇氣,還有恐懼的故事

「夜間飛行」,也是這部電影名稱的韓文直譯。巧妙的呼應法國文豪聖修伯里著有的一書:《夜間飛行》,關於恐懼與勇氣的故事。

這是韓國首位出櫃導演李宋喜一,既第一部男同志愛戀電影《愛,不悔》後,相隔多年再度推出的相關題材電影,所以台灣電影名稱翻譯為《愛,不怕》。

在電影開場沒多久,主角永俊與好友俊宇酒吧會面一幕,可以說是導演的一記直球,直白地揭露他的同志身分;對照他在電影裡的角色,是如此竭盡心力的壓抑隱瞞,連自己最親的媽媽,在傷心酒醉之於,也不過是小心的反問一句:「就算我跟別人不一樣(也不在乎)嗎?」

儘管這部電影充滿其他各種元素,從教育、霸凌、單親到工人抗爭等問題,導演毫不隱諱的點明,這是一部與同志情感有關電影,就像是一種宣示。

在看似平靜的學校生活裡,實則暗藏風暴,總是學業至上的學校教育,導致霸凌、圍毆事件層出不窮。而主角兩人,終在歷經潛伏於環境的未知恐懼中,拾起勇氣面對彼此的感情。

同是身處在亞洲圈文化裡,升學主義風氣盛行的台灣教育,不禁思考:人都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生活,但在成績至上的學校教育裡,什麼都沒了,究竟在成績之外的青年,還剩下什麼? 

不若常見的同志愛戀異男電影,主角往往隱晦的於眼神之間,表達愛慕情感;這部電影的主角永峻,總是直白的向他喜歡的志雄,表達他的感情。不論是動作或是話語之間,永俊的情感都是那麼直接而真誠,儘管多次遭志雄各種形式的冷落,永俊還是能一如往常保持充滿韌性的笑容。(推薦閱讀:給關心孩子的爸媽:我的孩子是同志,怎麼辦?


圖片|《愛,不怕》劇照

在這個孤獨的社會中,誰能真心陪伴

永俊有一個不知道他同志身分的學校好友,基澤。其實他們與志雄三人,是兒時玩伴,但在他們童年的某天,志雄的爸爸因為參加工人抗爭活動,變成燒毀工廠的罪犯,而志雄成了校園同儕霸凌的對象,即便永俊想做點什麼幫助他,但也無能為力。

從那天起,永俊就像跟志雄這個朋友分離一樣,總是只能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無力地喊著他的名字。

高中時期的志雄變成校園帶頭的老大,而基澤因為肥胖的外表,反倒成志雄底下同學欺負的對象,看著一切的志雄只是冷處理,直到永峻出面阻止;然而當永俊的同志身分遭到揭露,變成霸凌對象時,基澤反倒成一旁的幫兇。

電影中的基澤或許讓觀眾從最初的同情,到後來對他鄙視,但這並不是什麼黑色幽默的諷刺喜劇情節,這是在影像中的現實社會。

原本信任的人,在知道自己的同志身分時,變得好像不認識你,即便你還是原來那個你。

而換成學校老師發現永俊的同志身分時,老師只是表明:「保障考上首爾大學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看似因為好成績而躲過一劫的永俊,其實因為這段話受到極大的侮辱,眼神中屈辱的淚水倘若要即刻噴出卻又止住。而剛好在一旁的志雄也聽到這段話,他眼神中透漏的憤怒,已說明著老師的荒謬。

老師這段話,就彷彿永俊這個人不重要一樣,存在的只是他的成績。


圖片|《愛,不怕》預告片

對於大部分同志來說,傷人的莫過於那些言語與行為歧視,但更勝於此的是,假裝身為同志的這個「你」不曾存在。

在這個瘋狂的世界上,只有你真的在乎我

因為同志身分,而遭到同學接連欺負的永俊,來到荒廢的酒吧夜間飛行,差點一躍而下。隨後趕到的志雄,只看到光腳坐在地的永俊,說著被同學搶走的相機記憶卡價值多少,看似幼稚的一句話,卻顯現出永俊無奈的心情:不是期待著什麼而活下來,是心有不甘所以活下來。

對於志雄而言,並不是只差一點就來不及,而是若永俊做出不一樣的選擇,那早已來不及了。這一刻的志雄似乎終於明白什麼,於是志雄為了永俊,隻身一人來到學校,面對同學、老師大打出手,看似為搶回永俊的記憶卡,其實是為搶回他的不甘心。

暴發後的志雄,站在滿是碎玻璃的走廊,隨後來到的永俊,看著雙拳流著血的志雄朝他走來,對他露出微笑,這一刻,志雄終於沒有再背對著永俊遠走。


圖片|《愛,不怕》預告片

整部電影的孤寂氛圍,像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從缺席陪伴的親人,到不問是非只關心課業的老師,還有那同學間群聚的安全感;這都是屬於這個世代青年的寂寞吶喊。也正是基澤和老師這樣的角色,讓志雄終於了解與永俊彼此之間,身為所謂「朋友」,有什麼樣的意義。

我們在愛裡找到彼此,也找回自己

「如果沒有朋友,這世界就真的完蛋了呀!你到死都不會明白的。」這是在永駿決心放棄志雄時,對他說的話。

這句話在韓文原意裡非常巧妙,這裡「朋友」的語法,是專指兩人彼此,並不是在說永俊或志雄的任意一個朋友,所以這句話也會簡單翻譯成:「如果沒有你」而此處的語氣,既可是永俊對志雄表明心意:「我如果沒有朋友你」或反過來說對志雄而言,指永俊自己:「你如果沒有朋友我。」既是在表白也是帶點傲嬌的責難口吻。

即便是傷心欲絕的一刻,如此小小俏皮的語氣暗藏其中,凸顯永俊那更加單純真摯的心。

永俊口中的這個「你」既是自己也是對方。就像有時候,我們喜歡的人其實就像自己,總會在自己身上看到對方,總會在看到對方而想起自己,如同另一部電影《剪刀手愛德華》的經典名句:「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誰,而是在你面前我可以是誰。」

看完整部電影,總是有種聲音,不斷重複著類似的提問:『所以志雄到底是不是同志呢?他是喜歡永峻的吧?』既然在愛裡面是可以不分性別,那又何必區分性向呢?性向就像是種個性,而人不總是會為愛做出不符自己個性的事嗎?我想志雄確實是喜歡永俊,但這份感情,既不只是友情抑或愛情,而是兩個寂寞的靈魂,在這人情寒冷的社會,找回彼此。(延伸閱讀:台灣真的同志友善嗎?台灣首份同志人權政策檢視報告公佈!


圖片|《愛,不怕》劇照

「我真的他媽的寂寞啊!」電影的最後,志雄對永俊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