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尤美女,也有曾為性別盲的歷史。考上司法官後,她被找進婦女新知聚會,有人要她講講,民法對女性不公之處。她緊張得要命。「我不知道怎麼講啊!我甚至還說,法律有性別不平等嗎?」大家笑她:「尤美女,你被騙了啦!」彰化女中,台大書卷獎,一路念教科書長大。她被什麼騙?

三十幾年前,尤美女便以投入婦女運動。80 年代初,社會是什麼模樣?那時候,台灣還沒有解嚴,黨禁報禁,不准集會結社,沒有言論自由。尤美女自彰化女中畢業,一身白襪長裙,髮絲耳上一公分,教官還要用尺量。從彰女、台大法律、考上司法官、台大法研所。(延伸閱讀:【專訪尤美女】同性婚姻是人權,對的事情,就要去做

「你想想,一個鄉下孩子,考上台大研究所,一定是標準答案背很熟的人。」拿到台大書卷獎,尤美女一直認為自己很獨立思考。

考上司法官後,她被好友李元貞找進一場聚會。李元貞是婦女新知雜誌創辦人。伴隨著黨外浪潮、農民運動、工人運動,台灣的婦女運動,也正要開始。

台美斷交後,1971 年,呂秀蓮回台灣,倡導「新女性」,被視為台灣最早有系統理論的女性主義社運啟蒙。她寫了篇文章,叫「婦女在法律上的權利」。尤美女說,當年引起軒然大波。「現在看起來,那文章很平常,可是那個年代,我們只能問義務,不能問權利。」沒有人想過,婦女在法律上有什麼權利。

1979 年,呂秀蓮因美麗島事件入獄。後續女性運動,由李元貞接棒。

尤美女曾寫,戒嚴時期,集會結社自由受限,通例是一旦某類團體成立,即不能再成立類似團體,婦女團體也是。而當時已有婦工會、婦聯會、婦女會等組織作代表,難以再申請婦女團體。因此,李元貞當時決定以雜誌社方式,創辦婦女新知。

1982 年,可是還在戒嚴,沒有出版自由,一切都要經過上面同意。那怎麼申請呢?

當時她們只好寫:『我們要研究中華文化五千年,對婦女到底是精華還是糟粕?精華留下來,糟粕我們要去蕪存菁。』於是就成功了。」語畢大笑。

沒想到,戒嚴時代的社會運動,聽來都有點黑色幽默吧。

哈哈,我也曾是性別盲!

背負「美女」之名長大的女孩,如何成為一個女性主義者?尤美女說,婦女新知的那次開會,成了她的性別啟蒙。

我第一次看到一群女人,每個都好有性格。有的穿長褲,有的背相機,說要爬百岳。當時我們每個人背景都不同,政治,化學,文學,都很有自己的觀點。快到結束,他們說,尤美女,你是新科律師,不要一直聽姊姊囉嗦,你來說說,我們民法對女人,有哪些不公平?

她尷尬得要命。只是被李元貞不小心找去旁聽的自己,第一次覺得自己什麼都講不出來,自己什麼都不會。「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說啊!我當時還說,老師說,法律的傳統價值,無關乎男女平等。我們的法律,有性別不平等嗎?」

「我還記得全場都笑說:『尤美女!你被騙了啦!』」彰化女中,法律系畢業,台大書卷獎,一路念教科書長大。她被什麼騙?

知識、課本、老師、教授,那也是尤美女第一次意識到,世界上不只一個正確答案。

後來,她回頭重看民法親屬篇,才發現裡面有諸多問題。

「我還記得,妻要冠夫姓、子女要從夫姓,財產歸夫所有,離婚的話孩子留下來,財產留下來。」

當年的民法與判例,更多的是對女人不公平的保守思想。這段她講得極快,密密麻麻像是背誦許久。二十多歲那個熟讀法律的好女孩,還坐在我桌前,只是這一次,不是為了考試在熟讀。

這些經驗,那一輩成長的女人,都烙在腦海中。那是她第一次透過一群女人,才理解「父權」真實存在。那也是再多的教科書,參考書,都不會寫的。

講完這個故事,她笑著說,啊一開始真的不知道,法律有性別不平等,後來知道了,從 1990 年代從民法親屬篇夫妻財產制,開始推動一條又一條的法條改革,從財產到姓氏,到家庭暴力防治,再到今年的同性婚姻。

再資深的性別運動者,也都曾有性別盲的期間。

同場加映:【專訪尤美女】同性婚姻是人權,對的事情,就要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