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力專題【同婚之後】,我們邀請不同群體,聊聊同婚。許毓仁身為藍營立委,卻挺同婚,曾被黨內威脅、也招網友訕笑。對此他說:「我一直相信,我投下的票,沒有在傷害國民黨。」

2019 年 5 月 17 日,立法院院會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 748 號解釋施行法》,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的國家。同婚之後第一波,我們邀請國民黨立委許毓仁、民進黨立委尤美女聊聊參與歷程、以及如何回應黨內壓力。

這篇,讓我們談談許毓仁──國民黨黨籍,第九屆不分區立法委員,多次表態挺同志。

在藍營挺同,是什麼感覺?曾有人要他退黨,也有人笑他收割同運。他說,自己有很多同志朋友,也支持同志權益:「被提名國民黨不分區,我想,至少給國民黨帶點不同聲音。如果連這都不敢說,那我幹嘛來?」

專法還有三大問題:「回看歷史,我們夠負責嗎?」

5 月 24 日,《748 號解釋施行法》上路,儘管同志已可登記結婚,但許多人心中在意的是,由於並未直接準用民法,而是另立專法,因此仍有部分爭議未在專法內解決──包括尚未成立姻親關係、限收養親生子女、尚未允許跨國婚姻。

「一開始,我們都是支持走民法的。」他回憶,然而去年 11 月公投結果,第十案「民法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通過,讓民法派希望落空。同志婚姻,只剩專法一途。事情至此,垂頭喪氣,不是辦法。行政院版本《748 號解釋施行法》,成為多數挺同派共識。

不過,許毓仁說:「我認為,這是個 60 分的立法。我不會說它懦弱,但我們還稱不上勇敢。」

他更擔憂,《748 號解釋施行法》通過後,社會輿論傾向認為「同志能結婚就好,不該一次奢求太多」,很有可能導致短時間內,沒有政黨敢碰後續議題。

「我明白講,照現在風向,很可能通過這個法,十年左右,台灣都很難再重啟討論(後續爭議)。」

「你記不記得之前有法國教授自殺的事情?到今天,我們還是無法解決他的困境。因為他的伴侶就是台灣人啊。」

他指的是 2016 年,法國籍教授畢安生墜樓過世。當時,包括畢安生的妹妹、學生,均曾指出他的逝世,部分原因可能與他和伴侶曾敬超的關係,不被法律承認有關。(延伸閱讀:【性別觀察】法律漠視的同志故事,沒了愛人沒了房的畢安生

「我相信,你問尤美女,她一定也是不夠滿意的。回看歷史的時候,我們是不是還是沒有對自己負起責任。」

內外不是人:被網友嘲笑,被黨內威脅

2019 年 3 月 5 日,《748 號解釋施行法》逕付二讀。投票那天,許毓仁沒出席,成為網路笑柄。許多挺同網友指責他,說許毓仁受不了國民黨黨內壓力,不敢出席投票。也有人罵他,挺同不挺滿,就是收割鬥士。

「那次是程序投票,不是法案內容投票,不像 5 月 17 日那樣逐條。黨團說有不同意見,就不要進來。我當時想說,好,我不投票,也表達我就是反對。結果被大作文章。大家一直攻擊我。」

他如此解釋。

講到網友他仍有氣。那天他在臉書寫「沒去投票,不代表反對」,洋洋灑灑七百多字,寫滿不甘心。

那個氣從何而來?或許帶點無奈。政治水深,比他更侃侃而談的大有人在。想貼近關心人權的年輕族群,卻又被嫌棄顏色不對。就像伊索寓言中的蝙蝠。

「我一直記得,那幾天,乓乓乓很多人衝進來我臉書攻擊。」都是哪些人?許毓仁想了想:「他們大概是深綠台獨。他們應該很難忍受,國民黨有挺同的立委。」


圖片|來源

「他們想證明,國民黨每一個方方面面都很爛。可是,現實就是多面的啊。」

他說,2018 年年底公投,挺同方大敗,漸漸指出,同婚未必純粹藍綠議題,而更傾向世代議題。年長一輩與年輕一輩資訊落差,造成理解差異,漸漸長出多少苦大仇深。

這個道理,我們都知道呀。但做起來,總是困難。許毓仁接著說:

「每個委員有各自信仰,你看林岱樺、賴士葆。我自己沒有因為他們不支持同婚,就大力抨擊他們。我覺得,走到這步已經很難了。把彼此當仇人,我覺得不會更好。」

「很多人等著看我笑話,我就偏要全勤。」臉書盈盈發光的背面,許毓仁聽起來有很多不甘心。

「被留言攻擊,我的第一個念頭,想的是不能讓他們得逞。」

「哇,這下只能全勤了。」我說。

「對啊,後來我每一條都投。」

所謂的後來,是國民黨黨團未祭出黨紀約束,5 月 17 日,逐條投票時共有 7 位國民黨黨籍立委,跑票挺同。許毓仁說,除了自己,另外 6 個支持關鍵第二條、第四條的國民黨委員,背負壓力更大。

「他們過去不像我表態這麼明顯,可能只是支持,但不敢表態,所以當他們出來投的時候,我很高興。最後發言也說『謝謝你們,讓我不孤單』。」

他說,他認為這種分裂情況,在民進黨、國民黨都是一樣的。

「過去大家都以為,只有民進黨在支持這個議題。但公投後,大家才發現,兩黨其實也都有來自選區、教會的施壓。」

價值觀的對立衝突,不會因為同婚通過,一夕消失。

法律修訂,或許能協助弭平歧視鴻溝。不過婚家制度,崎嶇難行,每人有自己的路。「法律能做的,我們盡量作,但很多事情,法律不能幫忙的,要靠對話來完整。」

這段時間的體驗,是非常活生生的。像是快速一次嘗過人情冷暖。

「而且人的記憶短暫。我也開始思考,如果政治都是這麼 short term 的話。我還要不要留在這裡(政壇)?」

「我投下的票,沒有傷害國民黨」

「我本來被提名國民黨不分區。當初想說,好,既然要作,就幫國民黨帶一點不同聲音。但是如果,連這種聲音都不敢說,那我幹嘛來?」

下次大選在即,如果沒被黨列入提名,他會後悔嗎?他想了想:「如果我當初害怕處罰,或有利益交換,投了反對票,我可能還是會一輩子抬不起頭。」

「我一直相信,這件事情沒有在傷害國民黨。而且在台灣社會的進步,我們有盡一份心力。這樣就好了。」

採訪後記

採訪後閒聊,我問,許毓仁都會自己看網路留言嗎?網民支持、攻擊、反串,複雜無比,許多立委都選擇不看,交助理代回。我問他,這樣是不是很容易被影響情緒。

「對啊,我都會看。」他沉默了一下。「可是我知道應該學著不要看啦。」

他在專訪時侃侃而談,像急著想對兩方都作答辯。到了這時,才像在跟自己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