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生產的想像,是不是總是痛苦不安呢?我們將上線「溫柔生產」專題,找醫師、紀錄片導演聊聊不同的生產可能。在這篇,我們邀請亞東紀念醫院生殖醫學中心主任盧信芬聊聊。許多人談起生產經驗,想到剃陰毛、灌腸、剪會陰、推肚子,就為之卻步。我們也好奇,這些醫療行為,到了今日,在醫院端是否已有改善呢?

對於溫柔生產,或許讀者還心存疑問,我們可以聽聽醫師怎麼說。第二位醫師,是亞東紀念醫院生殖醫學中心主任盧信芬。我們也請教她,當我們談論「生產醫療化」,這個現狀到 2019 年的現在,是否有改善?還有哪些地方,仍然應該改進?(同場加映:溫柔生產間|婦產科醫師:生寶寶跟做愛,其實是很像的


圖片|亞東紀念醫院提供

Q1:許多人說,生產有許多醫療行為是不必要的。例如剃陰毛、灌腸、剪會陰、推肚子等。就您觀察,這些醫療行為是否已有改善呢?

「二十幾年前,我在醫院接生時,產房的護理師會替待產的產婦剃陰毛、灌腸。會這樣做是擔心糞便、毛髮上的細菌,造成傷口與寶寶感染。待產時灌腸可以清除腸內糞便,減少生產用力時不自主排便,避免產檯上出現糞便。有人不喜歡灌腸時肚子絞痛的感覺,有人對於沒有灌腸而在產檯上不自覺解便感到困窘。現在我們醫院常規就沒有規定灌腸。至於剃毛,我們在生產前會消毒生產部位,所以剃不剃毛不會造成感染的影響。隨著醫學研究顯示,產婦的感染與剃陰毛、灌腸並沒有直接相關,因此臨床上大大減少了這樣的醫療處置。」

「至於剪會陰,許多人說,歐美國家的產婦常常都不剪,我們判斷是,西方人的骨盆和東方體型仍有差異。之所以剪會陰,是因為生產時,產婦常常會出現陰道撕裂傷,讓傷口至少是平整的。如果沒剪,裂到尿道、陰蒂、肛門,縫合、止血困難度也會增加。所以至於你說的比例,我早期看老師動刀,有些老醫師,確實會剪得傷口很大,也讓產婦不舒服。我自己生過小孩,我能夠不剪就不剪,真的要動刀的時候,也傾向剪比較淺。」

「壓肚子,確實是非常危險的行為。如果胎位不正,我們才會稍微幫寶寶胎位扶正,盡量讓頭在下面順產。如果遇到緊急狀況,如肩難產、頭卡住,還是會醫療協助『壓肚子』。另外,現代人少運動,也比較缺乏知識,有些媽媽不懂怎麼用力,這時候醫療確實需要介入,或者讓媽媽側躺,寶寶才容易下降。最後真的不行,我們醫師會評估到底能不能陰道生產,不然就轉剖腹。」

Q2:我們將「溫柔生產」定義為「一種以孕婦為核心的生產方式」,盡量減少非必要行為。我們好奇,您自己怎麼實踐這種概念?

「站在一個媽媽的立場,我完全能理解她們的擔心。生產確實不應該過度醫療化,不過我們也看到,醫療體系,是有在逐年改變的。以病人為中心,我們會在能做的範圍盡量做到。」

「說實話,我認為願意實踐溫柔生產的母親,一定是非常堅強的。」(延伸閱讀:《祝我好好孕》最真實生產紀錄片:生孩子,不是浪漫的事

「關於溫柔生產,很多醫院現在都有一種被稱為樂得兒(LDR)的產房。它是一種推廣產前、產中、產後,都能待在同一張床上的產房。不然有時候,媽媽都痛到受不了了,才把她轉到冰冷產台上,是很不友善的。其實現在一般醫院都可以由家人陪伴生產,但不一定能攝影。在樂得兒房,我們盡量把醫療器具藏在家具裡,像是氧氣、抽吸急救,放在畫的後面。如果你有喜歡的陪產音樂,我們也可以放。所以,如果你說,溫柔生產是一種『以產婦為中心』的生產概念,我認為我們做的最接近的生產方式,就是樂得兒房。」


圖片|來源

Q3:曾遇過帶著「生產計劃書」找您的產家嗎?您如何達成溝通?

「幾年前也有產婦會帶著其他家的生產計劃書,這幾年少了。我們是大概會講一下,能做到的是哪些,不能做到的是哪些。」

「另外,我每個醫療行為,都一定會解釋,要怎麼作、原因是什麼。這是最基本的溝通。當然我們希望不要有太多醫療行為。例如 24 小時胎心音檢測、入院打點滴,如果產婦要求,我們是可以讓她不要 24 小時綁著,但越靠近生產的時候,為了安全,我們還是會希望能監測。至於打點滴,是希望補充待產生產時所流失的水分,以及嘔吐或虛弱導致的電解質不平衡。缺點是影響活動方便性。所以如果產婦能自由進食、補充水份,沒有嚴重嘔吐,可以先不用打點滴。但靜脈留置針是必須的,在緊急狀況、大出血休克時,它是給藥救命的通道。」

「國外醫療建議,低風險產婦可以在家進行溫柔生產。我認為,有些產婦如果身體健康,也是低風險產婦,能夠生順順的,就沒關係。但要是碰到危險狀況,還是要有足夠醫療支援,比較保險。」(延伸閱讀:打破傳統!英國梅根王妃選擇在家生下寶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