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大學傳科系學生製作「兩條線裡的青春」專案,談論小媽媽困境。這是一件真實故事,作者說,懷孕那年她 20 歲。意外流產後,她寫道:「希望跟我遇到相似問題的人,能夠放下覺得自己是殺人犯的想法,也不要害怕去面對這個感受(中略)。那些原本最受傷的地方,也變成我最強壯的地方。」

(改編自真實故事)

那一年我 20 歲,男友 21 

暑假我們一起去綠島旅遊

坐在機車上時我感到異常的噁心

當下並沒有多想,只覺得是安全帽繫得太緊

還跟男友還開了個玩笑

假如我真的懷孕的話

孩子的名字一定要有個綠島的「綠」字

我和男友長期一直有使用事前避孕藥與保險套

雙重防範之下,我從沒想過有懷孕的可能

在朋友的提醒下我買了驗孕棒

完全出乎我的預料,是兩條線

去了婦產科做檢查

醫生告訴我已經五週多了

因為我年紀小、未婚還是學生的緣故

醫生還跟我說如果我沒有要留下小孩

最小程度傷害的手術有哪些

拿著人流的摺頁搭上火車回家

途中非常忐忑不安

我不知道怎麼跟父母開口

儘管我的家庭有經濟能力撫養這個孩子

但是我和男友的未來規劃裡

有辦法承擔這個突如其來的生命嗎?


圖片|來源

回家之後,我每天都在思考、擔憂

考量種種我可能要面對的問題

我的學業、我的能力、未來支出、必要的改變與犧牲等等

一直失眠胃口也不好,一週爆瘦了 公斤

但為了小孩我還是強迫自己進食

某天晚上和朋友吃飯時

我的腹部突然劇烈疼痛

伴隨而來的是大出血,我甚至昏了過去

朋友把我送到急診

「是自然流產,可能壓力太大身體虛弱」醫生向我說明

『也好,這樣也就不需要人流了』上週幫我檢查的醫生說

一旁的護士也接著說「大學生十有九個都是圖快活

流掉算是很幸運的事情,反正你這個年紀也不會生下來」

她並不知道是,在我得知懷孕時第一時間並沒有想要拿掉孩子

旁邊幾個待診的孕婦和家屬,帶著不友善的眼光看著我

那種不舒服的感受,現在想來我依舊想哭

隔天早上和男友說這件事

男友很自責自己沒有第一時間在我身旁

還說不論決定如何都應該要在第一時間告訴他

但當時我覺得唯有我自己想清楚了

才能與父母或是男友溝通

還好他的責任感與耐心

讓我在這混沌之中有了出口

但是我始終認為「自己是一個殺人犯」

如果我及早選擇,會不會他就不會這樣不見

為了不讓父母知道這件事,為此傷心

我躲回學校,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出門

後來我得了中度憂鬱症

這一年裡一直吃藥和治療都讓我十分痛苦

我長期失眠,時常在噩夢中驚醒

我想善待自己的悲傷,但那份悲傷始終有種罪惡感

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與這件事情纏鬥

直至前陣子,我因為婦科疾病要開刀

才在檢查報告中得知我的子宮

其實是不易留住胎兒的體質

我告訴醫生之前曾經流產的事,他很訝異

之前那位醫生竟然沒有發現我的子宮已經出現嚴重的狀況

如果有及早發現,我現在就不會嚴重到需要手術

從那時開始我才真的開始釋懷

或許我並不是一個「殺人犯」

只是當時的我的身體並不適合生育一個孩子

很多人都把非預期懷孕當作是一種對於性的不節制

但像我跟男友一直有長期避孕,他還是來了

比起一般人的眼光,醫生護士給我的感受更讓我不安

並非是大眾的眼光殺人,專業的眼光也會

而且更會加劇那份無能為力的感受

無論非預期懷孕最終走向哪種選擇

對我來說「生命」這個選項本身就需要非常大的勇氣

我甚至都還沒有開始選擇就已備受煎熬

看著那些選擇把孩子生下來的媽媽

我打從心底的覺得她們非常勇敢

希望跟我遇到相似問題的人

能夠放下覺得自己是殺人犯的想法

也不要害怕去面對這個感受

如果我沒有流產,我的孩子在這個月就要一歲了

今天說這個故事再好不過,就像在替他與我的成長過生日

很幸運的我們都長大了

那些原本最受傷的地方

也變成我最強壯的地方

我也好想對他說一聲

「媽媽會準備好,健健康康的把你生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