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要我開口問醫生這種事,我寧願獨守秘密一輩子。」

改編自真人實事小說,Netflix 原創日劇《老公的那個進不來》描述了伴侶個性與生活上都無比契合,但在性事上卻無法結合。不禁讓我們重新思考:一段沒有性的婚姻,還能有愛嗎?

「『我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要我開口問醫生這種事,我寧願獨守秘密一輩子。」

這是綑綁了山本久美子二十年的煩惱:她無法與丈夫性愛,她的身體無法接納丈夫的陰莖。但也許更令人痛苦的,是這樣的煩惱無處可說。

改編自真人實事小說,Netflix 原創日劇《老公的那個進不來》描述山本久美子與丈夫渡邊研一,從大學時期開始交往,個性與生活上都無比契合的他們,卻在性事上無法結合,研一的陰莖進不去久美子的身體。久美子自責不已,覺得自己是個瑕疵品,無法滿足另一半的性慾,為此痛苦了半輩子。


圖片|《老公的那個進不來》劇照

在性愛仍備受汙名、壓抑的 2000 年代,他們無法向他人訴說,更不願尋求專業協助,只能自己透過 A 片學習,想盡辦法摸索,但就算使用了潤滑液,研一的陰莖也只進入了一點點,久美子還流了好多血。

無法以性器官交合,他們還是用手與嘴巴盡力滿足對方,恩愛的兩人也不畏懼此因素,與對方結了婚,決定長相廝守。但是久美子仍痛苦不已,父母與公婆也期待他們生孩子。一日,久美子意外發現丈夫去嫖妓的集點卡,大受打擊,一方面覺得自己被背叛,但另一方面又覺得是自己害丈夫這麼可憐的,所以她沒有阻止丈夫,反而還默默在心裡感謝那些女人,代替她滿足了自己的丈夫。

兩人開始有了自己的秘密,也不願向對方傾訴煩惱,在精神上漸行漸遠。久美子為了傾瀉壓抑已久的痛苦與煩惱,開始在網路上寫下自己的故事,引來網友要求見面,其中一位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大叔,要求與久美子做愛試試,沒想到卻毫無障礙地進入了她,久美子才發現原來她的身體是可以做愛的,只是偏偏與自己最愛的丈夫就是無法。

越來越常去嫖妓,甚至為此花光積蓄的丈夫,與藉由與他人做愛,證明自己正常的妻子,他們的婚姻瀕臨崩潰。《老公的那個進不來》以痛苦了二十年的真實經歷,帶我們思索社會對性的壓抑,也探討性與愛、婚姻與生育的標準又在哪裏?(推薦閱讀:掌握妳的性權利:沒有性的婚姻幸福嗎?


圖片|《老公的那個進不來》劇照

性觀念的壓抑 同時禁錮了男女

性是人類自然的身體慾望,卻成為社會中最壓抑的事,就像佛地魔一樣,不能明說,只能用最隱晦的「那個」代替。這樣的壓抑,在女性身上特別明顯。

劇中的久美子,其實在與丈夫交往前就已不是處女,她在高中時期曾與不認識的陌生人發生關係,但是她不敢告訴丈夫,怕丈夫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淫亂。丈夫也一直誤會她是處女,覺得是她的身體出了狀況所以從來無法性交。社會對處女有著崇尚,就像研一安慰自己「至少妻子就像聖母一樣純潔」,卻讓久美子更難以開口坦承事實,兩人無法就真實情況,去探討為何久美子與其他人可以性交,與研一就無法。

戲裡呈現了另一個性開放的女性——久美子的姨婆,在姨婆過世後,久美子才聽說原來姨婆在村子裡,幫助了許多男人破處,這些男人得到了她的幫助,卻全都屏棄她,不願出席她的葬禮。久美子才懂了為何小時候,媽媽總是告誡她不要接近姨婆家。真實反映了社會對女人性愛的禁錮,總是責難著女人,就像前陣子知名 AV 女優蒼井空結婚懷孕,引起一陣撻伐,認為她會害孩子將來被霸凌,其中許多謾罵的人,也許就曾看著她的影片自慰,卻認為她骯髒,不配成為一位孩子的母親。

封閉的性觀念,其實也讓男性受苦,研一很愛久美子,總是希望帶給她幸福,但當他發現妻子與其他男人發生關係時,崩潰問她:「跟他們做愛舒服嗎?」「你知道無法取悅妻子,讓我多難堪嗎?」我們才發現看似已與其他女人逍遙的研一,其實相當在意無法與妻子性交,更或者應該說,無法讓妻子「舒服」。


圖片|《老公的那個進不來》劇照

社會期待女性聖潔,也期望男性勇猛,許多男性就在這樣的期待中受苦,他們常常互相比較性經驗,誰上的人比較多?誰的時間比較持久?就像研一去嫖妓還有集點卡一樣,集越多越有雄性風範。遭遇伴侶背叛時,會被懷疑是不是性能力不夠強,讓另一半不滿足而跑去偷吃?如果他本身沒有那麼在乎性事,還要被說是娘娘腔,被笑沒雞雞。

禁錮的性觀念,使每個人的自然情慾,都變成了一種痛苦。近年提倡的性開放,並不是鼓勵大家瘋狂做愛,或是勇於嘗試不同形式,而是要讓性的可能性擴大,不管你喜歡還是討厭做愛,不論你想嘗試什麼方式,只要彼此願意也不傷害到他人,都該是個人自由的選擇。

性不等於愛 愛也不等於性

久美子與研一的問題,看似是性事的不契合,事實上卻是兩人無法坦承以對。例如在工作上,久美子跟跟研一都是老師,研一對教育充滿熱情,時常主動協助學生,也願意無償加班,但久美子想當老師,只因認為這是一份讓女性可自給自足的工作。當她在教學現場遇到一些狀況,研一未實際了解情況,只是一味地提醒她要負起老師的責任,不能把問題怪給學生跟家長,這樣的態度使久美子無法與研一自在討論。

對於性事上的障礙,兩人也無法攤開來說,只能把壓力跟挫敗偷偷放在心裡,然後用自以為體貼的方式解決,比如研一去外面嫖妓,久美子在網路上傾訴,後與其他人做愛。直到研一發現久美子背叛(事實上,他是先背叛的那個人),憤恨之下離家出走,久美子懊悔不已,早知道就應該好好去諮詢、找醫生、向丈夫抗議他去嫖妓、不找其他男人做愛,才不會失去了研一。(推薦閱讀:關於外遇:一個人通常必須深深關心自己的伴侶,才會願意花費心力背叛對方

斷聯好幾天後,兩人重新見面,回到大學交往時一起同居的公寓,像是回到愛情的初衷,去面對他們到底怎麼了。久美子坦白了她並非處女的事實,將自己不能滿足丈夫的痛苦,告訴了研一,研一則說久美子誤會了他,就算一輩子不能做愛,他還是會永遠跟她在一起的,因為對他來說,性從來就不等於愛。

這句話就像一把剪刀,剪斷了綑綁兩人心中多年的結,讓彼此終於能好好討論,性與愛對於他們各自來說到底是什麼。久美子回憶到,自己的父母互相憎恨,常常吵到母親離家出走,但是他們仍會做愛,仍生了孩子,所以有些伴侶就算沒有愛,還是可以性。而他們,雖然沒有性,卻比任何夫妻都要恩愛。

其實好幾場他們的性愛畫面,雖然沒有進去,沒有激烈的肉搏,仍讓人看得甜蜜,因為兩人相視的眼神,彼此充滿無限愛意,又在嘗試後的挫折時,溫柔擁抱,呵護對方,都讓人看見真實蜂湧的愛,在他們之間緊密流動著。

伴侶之間會結合的原因,有時是因為靈魂的相戀,有時會因為肉體的親密,愛一個人會想跟他性愛,也可能只想好好擁抱。當性與愛的等式不是必然,也開放了更多愛的形式,「可以做愛很好,不能的話也沒關係,就算不做愛,我還是想一輩子跟你當夫妻。」研一最後對久美子這麼說。


圖片|《老公的那個進不來》劇照

劃破正常的神話框架 沒有人是瑕疵品

雖然本片仍是將性的主導權,交在男性手中,例如最後是研一說了他願接受無性婚姻後,才讓久美子鬆了一口氣,但我們從來沒聽過久美子自己對於這件事,是什麼樣的想法?事實上我自己在觀看時,也不知不覺有著「接受無性生活的研一好偉大」這樣的想法,的確如實反映現實中的狀態,由男性主導性事,女性成了客體。

其實久美子的身體狀況,是許多人都會遇見的問題,就叫「陰道痙攣」,95% 是由心理因素造成,使得患者對性行為排斥、恐懼,進而使陰道肌肉收縮,無法順利性交。久美子在面對愛人時會痙攣,面對毫無感情的陌生人卻反而沒事,可能就來自童年時期父母吵架造成的陰影,或是其他不同的心理因素。

我想久美子的痛苦,並不只是無法性交,而是覺得自己「不正常」。就像母親得知後說:「我覺得好對不起妳公婆,把妳生成這樣我有責任。」婆婆也說:「對女人來說,沒有任何喜悅能超越生育這件事。」「不生小孩的話,他們算什麼夫妻!」一字一句都讓她覺得自己是個瑕疵品,無法達成大家的期待,當一個正常人。

但事實上,到底什麼又是「正常」呢?生了三個小孩,卻每天吵架、互罵的久美子父母?或是有著兩個孩子,丈夫翹腳看報紙,妻子獨自做家事的研一父母?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折磨,久美子與研一走過了期待、失望、誤解、背叛、分開、復合,最終明白:

「在『正常』的世界裡,我們總是被教導夫妻就是彼此唯一的性伴侶,組成家庭就得要生兒育女。我們把自己塞進相同的模子裡,量產出符合社會期待的產品。不結婚、不做愛、不生孩子,就是不合群。不積極、不快樂、不想活著,就是瑕疵品。但是誰管它呢?你原原本本的樣子,就是你最好的樣子!」

讓我們劃破性與愛、婚姻與生育、正常與瑕疵的神話框架,看見每一種真實吧,你所擁有的親密關係,都是最好的樣子!


圖片|《老公的那個進不來》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