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言論自由日,紀念鄭南榕,更應該記得他的遺孀葉菊蘭女士,她在鄭南榕死後棄商投政,這 30 年來她替他完成了未竟之路,為女權法條而戰,葉菊蘭說:「他教我叛逆,他教我叛逆有理,他教我叛逆爭取自己的幸福,他教我說:『你可以選擇你自己想選擇的』。」

1989 年,《自由時代周刊》雜誌社傳出爆炸巨響,雜誌創辦人鄭南榕自焚身亡。在外等待的是準備拘捕鄭南榕的警方,卻未料到他會以焚毀的方式抵抗。鄭南榕一生極力追求全面的言論自由,自焚身亡後,行政院在 2016 年 12 月 22 號,將 4 月 7 號 訂定為言論自由日,象徵台灣的自由民主,也紀念鄭南榕追求言論自由的精神。(推薦閱讀:台灣人不該忘記的名字:敬你!用自焚換來言論自由的鄭南榕

而在這樣的日子裡,我們更應該記得,鄭南榕不是孤身一人,他有他的家人,葉菊蘭女士,在他死後,承繼了他的遺志。葉菊蘭在先生死後選擇從政,爭取婦女、原住民、客家權益,擔任過立法委員、台灣第一位女性副閣揆,更被指派為台灣第一位女性直轄市長。

這樣的一天,我們想念鄭南榕,也應該感謝葉菊蘭。


圖片|鄭南榕基金會

葉菊蘭的選擇

「在鄭南榕逝世 30 週年、也是我從政 30 年的這天,作為家屬,我表達我的憂心,也表達我的期許⋯⋯社會需要言論自由,不能因為假新聞而將言論自由抹煞,可是也不能因為有言論自由,就到處傳遞傷害人的假消息。」

這是葉菊蘭在今年 3/23 接受採訪所說的一段話,是鄭南榕殉道 30 週年,也是她棄商投政 30 年。

葉菊蘭在從政之前,曾在聯廣廣告公司工作。當時的廣告界是男性的天下,男女待遇有別,性別歧視嚴重,應徵業務的廣告上常明寫著「限男性」。也興許是苗栗客家出身,她有一身傲骨,不服輸的性格,風雨越阻,越往風雨走去,她直接將履歷寄給名譽董事長,上頭寫著:

「我不是男性,但是我可以接受這樣有挑戰的工作,如果你不給我面談的機會,你會遺憾的!」

於是,這股自信與傲氣帶她攀上高峰,最終成為聯廣廣告公司擔任業務處長。

但 1989 年,丈夫鄭南榕因拒捕而自焚,她毫不猶豫地棄商轉政,當年投入參選第一屆立法委員。與其說是為了延續鄭南榕的理念、承繼他的遺志,不如說她是替他完成了未竟之路。

30 年前的台灣,無論商政,女性的比例都是極少的,在第一屆立法委員增額補選裡,同黨籍中,僅有葉菊蘭一位女性。她在這樣保守的時代下,突破限制,為女性參政創下了重大的里程碑。其後,她連任四屆立委,後被任命擔任交通部部長、行政院客家委員會主任委員,更成為台灣第一位女性副閣揆、第一位女性直轄市市長(高雄市代理市長)。

葉菊蘭曾經在一場演講中說過,自己這股無畏、「叛逆」的精神,源自於父親堅持將自己送去讀書,也有先生鄭南榕的鼓勵:「他教我叛逆,他教我叛逆有理,他教我叛逆爭取自己的幸福,他教我說:『你可以選擇你自己想選擇的』。」(推薦閱讀:第一次打卡,我在成功大學南榕廣場


圖片|採訪影片截圖

在不平等的時代裡,她為女性打破限制

受先生鄭南榕影響,葉菊蘭閱讀許多女權書籍,理解時代的女性困境,並且從每次的女性經驗裡,為自己尋找一條出路,無論從商從政,她都只想證明:「女人可以」

所以她能夠在廣告公司裡,為了不平等的薪資、為了不公平的升遷制度,而向上級據理力爭。

所以她在立法院裡為女性權益而戰,主導 1993 年的反雛妓立法、1997 年性侵害防治條例,同時要求保障婦女的工作權益,並針對職場女性被迫簽下的「單身條款」提出質疑。

在女性的自主意識中,我個人也是不斷的在學習,在碰撞中成長。

葉菊蘭

4/7 言論自由日,談言論自由的意義,不僅只在鄭南榕自焚的那一天,言論自由的意義,是葉菊蘭的奮鬥,是她在之後承接著先生的意志,背負著女性的經驗與故事,在那樣不平等的時代裡,為女性做出不一樣的選擇,打破世代對女性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