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超人特攻隊 2》中,雖然人物和第一集無異,但編劇將角色互換,讓超人先生處理家務,讓彈力女超人出外打擊罪犯。這樣的劇情其實可能正真實上演在日常生活裡,我們能正視「家務勞動」其實與「英雄勞動」同等辛苦嗎?我們能展開更和平的溝通嗎?《超人特攻隊 2》想傳遞的三個觀念一次看!

文字、製圖|林紘晟

電影《超人特攻隊 2 》的背景與人物幾乎與第一集無異,但編劇將角色調換,彈力女超人變成了打擊犯罪的明星,超人先生則在家中照顧小孩,藉由超人任務/家務的對照,大談性別與家務分工的酸甜苦辣。

誰當主角,很重要嗎?

第二集當中,不只彈力女超人代替了超人先生,主要反派也變成了戴氏企業的科技天才戴艾芙琳(Evelyn Deavor),一反美國電影慣常的性別設定。可別小看女性主演的電影,這些電影可是近年來美國影業的金雞母。

根據統計,2014 年到 2017 年發行的電影中,從小額製作到鉅額製作,女性主演電影的平均票房表現都優於男性主演電影。在預算大於 1 億美元的電影中,女性主演電影的平均票房更是比男性多了 7 千 2 百萬美元。

但是,就算女性主演的電影有更好的票房表現,在美國最受歡迎的家庭片中,僅有 28% 的電影由女性主演。這個數據在某些電影類別中又更加低迷:冒險片是 23.4%,動作片僅有 9.4%。所有的類別中,女性僅在恐怖片的比例得到了高過男性的 55%。

美國電影的主角性別嚴重偏離實際性別比例,實質反映了社會對兩性的評價:打擊犯罪、出任務是男性的工作,女性只要當輔助配角,或者負責被惡靈纏身(?)就好了。

回頭看超人特攻隊 2 ,彈力女超人打擊犯罪的俐落身手,以及善於算計的戴艾芙琳,這些設定都是對影視產業中性別文化的有力翻轉。(推薦閱讀:為你挑片|男力崛起!《超人特攻隊 2》向母親致敬,原來帶孩子比出任務更難


圖片|辣台妹聊性別 提供

「如果做得好,為人父母就是英雄之舉」

回到電影當中,超人家庭的原始設定非常典型:超人先生出門打拼,彈力女超人則要負擔一切家務,三個小孩小孩成長、就學與情感問題都是媽媽一手協助。這樣的性別分工卻因戴式企業的要求而翻轉,彈力女超人要打擊犯罪,超人先生則待在家顧小孩。

超人先生原先自信滿滿,深信自己可以勝任這件「小事」。結果卻相當淒慘,沒辦法哄小傑睡覺,看不懂小飛的國小數學,想幫小倩解決情感問題也越幫越忙。他數日睡眠不足又深受挫折,無法接受自己的能力不如老婆好。

家務勞動與英雄任務同樣辛勞,超人先生一手扛下家中大小事之外,更要時時待命、從無休假,造成他的低成就 與高挫折感,而這正是現實中家務勞動者——絕大多數是女性——所面臨的日常困境,彰顯了傳統性別分工的不平等。

女人出來工作了,然後勒?

該如何解決男主外女主內 、家務勞動侵蝕人心 的困局?最直觀的方法是,鼓勵女人走出家庭、進入職場。當越來越多的女人在公領域發光發熱,女人與家庭的連結就能被鬆動,家庭將不再是女人命中註定的負擔。(推薦閱讀:【性別觀察】爸爸去哪兒之後,為何《媽媽是超人》?

但是很遺憾的,歷史證明了這個方法行不通。當女人逐漸走入職場,家務卻依舊如影隨形,變成所謂第二輪班 [註1] 的狀況,在職場勞動與家務勞動之間不斷輪轉。正如彈力女超人在出任務的過程中,還會接到小孩們的電話,幫忙找小倩的鞋子。這樣內外夾擊的情況,可能只會讓女性更加筋疲力竭,無助於改善女性實際的生活處境。

因此,真正需要改變的不只是女人,而是「家務是女人天職」的等式,以及「輕視家務勞動」的偏頗觀念。

如同電影中的超人先生,想必他經歷了一連串的震撼教育之後,再也不會認為家務勞動只是小事一樁。當我們正視家務勞動的價值,更平等的溝通與協商才會發生,家務勞動者(不論是男人或女人)才能享有更合理的工作環境與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