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歲那年,來自巴西的盧卡斯從網路下載音樂,原想下載 Joanna Pacitti 的〈Watch Me Shine〉, 卻錯載了 S.H.E. 翻唱的中文版,之後他開始追台劇:「那時候看《終極一班》、《薔薇之戀》,現在看覺得很白痴,可是那時候好喜歡喔。」他看著偶像劇學會了中文,也開始對台灣產生好奇⋯⋯。


為了畫漫畫,盧卡斯幾乎足不出戶,出門就是去買午餐的滷肉飯。圖片|林煒凱攝影/鏡文學提供

我們跟著盧卡斯(Lucas Paixão)出門買午餐,「我很會吃滷肉飯,像剛才經過那家的肉很乾,完全不行。」他每天的午餐就是一碗滷肉飯。二十八歲的他出生於巴西的蕯爾瓦多,三年前來台灣念書,當時每天必喝的還有珍珠奶茶:「我一年胖五公斤,不敢喝了。」


盧卡斯在路上撿了人家不用的檳榔盒,收集滿滿一大箱。圖片|林煒凱攝影/鏡文學提供

除了食物,他著迷台灣的檳榔西施,在路上撿路人丟掉的空檳榔盒,收集了一整個紙箱,甚至為了瞭解這個行業,他拉著朋友一起壯膽,想採訪西施:「我可以跟妳聊天嗎?」結果被罵變態。採訪的這天,氣溫低:「我好奇吃過兩次檳榔,吃完全身熱熱的,今天這麼冷好像應該去買來吃。」

吐紅汁不怕嗎?「就吐啊,有什麼關係。」

二○一六年,他甚至以檳榔西施的故事畫了一部漫畫,在台灣連載一年,連早餐店阿姨也看了,還對他說:「你怎麼不來問我呢,我年輕時候就是當檳榔西施,懷孕的時候,還遇到客人對我打手槍呢。」

談起關於漫畫的相關細節,盧卡斯說得眉飛色舞:「我可以從早上九點畫到晚上十二點,每天只有午餐出門買滷肉飯。」 為了創作漫畫,他從北藝大美術所休學,每天守在電腦桌:「休學畫漫畫,不出門卻非常快樂,才發現這是我想一直做到老的工作。」(推薦閱讀:【A Girl】竇靖童:倘若我要討好別人,我就不會這麼活

明明來自巴西,盧卡斯畫出來的主角全是日系的人物造型,「我覺得美國漫畫很無聊,都一樣的英雄故事,日漫題材比較多。」巴西的青少年除了鄰近的美國文化強勢輸入之外,也看日本漫畫。巴西大城市每年舉辦日本動漫節,日本卡通的知名聲優、動漫主題曲樂團時常到巴西巡演。

他九歲就看日本漫畫,從《七龍珠》看到《聖鬥士星矢》、《美少女戰士》、《庫洛魔法使》,「有一次我花了一整節課畫皮卡丘,被老師發現,當面撕掉,我真的好難過喔。」但他媽媽不在意他畫漫畫,認為學校成績只要六十分就可以了。

盧卡斯來自單親家庭,媽媽是一名社工,她的第一段婚姻有一個女兒,離婚後,在旅行途中結識一名男子,經過短暫交往, 便懷孕獨自生下盧卡斯:「我媽很不容易,一個女人要養兩個小孩,也從來沒讓我們覺得窮困。」沒有父親的成長過程並不遺憾,只是偶爾被同學笑「娘」。「我的家裡都是女人,有次在學校上完體育課洗澡,我像女生一樣把大毛巾圍在胸前, 我不知道男生要圍在腰。」他笑自己是「天生娘」,沒有辦法。

十三歲那年,他從網路下載音樂,原想下載 Joanna Pacitti 的〈Watch Me Shine〉, 卻錯載了 S.H.E. 翻唱的中文版。「我第一次聽到中文,覺得好奇妙、好酷喔!」他又發現很多日漫都被台灣拍成偶像劇,便開始追台劇:「那時候看《終極一班》、《薔薇之戀》,現在看覺得很白痴,可是那時候好喜歡喔。」他看著偶像劇學會了中文,也開始對台灣好奇。

四年前,他決定來台灣念書。巴西沒有漫畫產業,更不可能有漫畫家這個行業,但在台灣,這個夢想突然有了實現的可能: 「很多人說,台灣漫畫產業不完整,但比起巴西好很多,有很多比賽、補助,甚至還有人願意登我的漫畫。」還有一個實際的原因:「台灣離日本近,機票便宜,可以常去日本玩。」


盧卡斯來台灣念書,房間滿滿的漫畫書。圖片|林煒凱攝影/鏡文學提供

來台灣不只畫漫畫,盧卡斯還交了一個男朋友。雖然他在巴西交過兩個女友,但他說可能是受日漫影響,喜歡亞洲男生。盧卡斯還沒交男友之前,曾經跟媽媽談過自己是雙性戀:「她雖然說沒關係,但我擔心她沒有完全接受。」

真的交了男友,他不敢跟媽媽說,也不敢向朋友坦白,「我一開始很膽小,不敢跟朋友介紹他,我到現在還很害羞,我沒什麼當gay 的經驗。」除了害怕之外, 對一個雙性戀來說,出櫃是一件意義不明的事:「如果你是 gay,可能從小在學校被欺負,所以有一天可以自由當 gay 了,你會想很大聲跟別人說。可是我都沒有這樣的經驗啊, 跟男人在一起,不用一直講。可是,後來想,這樣什麼都不說,好像對男友不公平。」(推薦閱讀:專訪同志諮詢熱線理事長徐志雲:我是醫生,也是同志

去年十月,媽媽來台灣看他,他百轉千迴,終於開口正式介紹男友:「我媽有一點嚇到,但應該還是有心理準備,所以沒怎樣。」他說出櫃是他為男友做過最浪漫的事:「我為他做了一件我從沒想過、本來害怕的事⋯⋯我現在到處跟人說,他是我男朋友了。」

媽媽來台時,為她和男友主巴西料理,也吃了盧卡斯愛吃的這家滷肉飯,「她也說好吃,還說有點像家鄉的黑豆飯。」對他來說,滷肉飯是美好的異國食物,但也有另一個極端:「以前我不喜歡吃豆腐,像是在吃紙,可是吃久了,發現還滿好吃的。」異國生活就是不停的冒險,嘗試討厭的食物、嘗試故鄉無法做的行業、嘗試自己害怕的出櫃,每次冒險嘗試都是重新發現自己。

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