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在關係裡已經付出太多、承受太多的人們,「別那麼努力」儘管乍聽不太正向,卻是一條能從過度期待中解放的途徑。

親愛的柚子甜:

我想跟你分享我的婚姻。

結婚前,我跟先生還有婆家都相處得很好,跟婆家的關係,可能是沒有很深入的了解,所以自以為的相處得很好吧。婚後,我跟先生總大吵小吵不斷,一週吵個三五天的,三年下來了,心裡也真的是很累了,身體也因為這樣生病了,整個人變得很墮落,身材發福、臉色憔悴,因為跟婆家的關係變得很糟糕,所以個性上變得自我封閉、不愛與人有交集,總是用逃避來面對所有的事情。

我常常想,要是今天沒有遇到婆婆,就不會又被說什麼了;要是今天沒有遇到公公,就不會又被唸什麼了。因為害怕,也很不服氣遇到的這些事情,覺得不公平、覺得沒有被好好對待、覺得很討厭這樣、很痛恨婆家的人,所以把所有的氣出在先生身上,因為他的無能,讓我總是被欺負也只能含淚吞下,也不敢回娘家訴說,真心覺得自己病了,但實在不想讓身邊還愛我的娘家人擔心,就假裝自己很好。 我曾問過自己,這樣的日子是我要的嗎?答案是否定的。

我想回到婚前那樣的自己,愛笑、有人緣、有話就說、喜歡參加團體聚會的那個自己,我也問了自己,對先生還有愛嗎?似乎已經不那麼愛了,這三年消磨掉太多超越愛的事情了,可是我沒有勇氣離婚,所以我一直走不出來,我就只能過一天算一天了。(閱讀更多:離婚只是兩個字,卻得勇敢一百次

因為我年紀也大了,閨蜜友人要我想清楚,我想要小孩,我先生卻說養不起先不要生,但一直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結果。我發現我跟他越來越沒有共識,我們的價值觀、交友觀、處事方式都不同。 我其實很怕自己得憂鬱症,雖然可能真的有,但我現在努力在改變我自己的生活,婚姻、婆家、工作都很糟糕,所以我把重心放在健身上面,我每天上健身房,運動的時候我覺得很開心,至少沒有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煩著我,每天也都累到很快就睡著了,我想為自己努力做點什麼改變吧。至少,找回婚前那有自信的自己,然後離開婆家,搬出去住或是真的離婚吧。

P (化名)

(原文已經同意化名分享)

人生際遇彷彿一張綿密的網,本來一路順遂的人,都有可能在某個窄路被束縛住。

年輕的時候,原本提得起放得下的人,到了年紀漸長,很多事可能鬆不了手了。他們說,要考慮的事情太多,已經投注太多,沒有太多機會重來,所以躊躇。

這封信寫給正被生命網住的你,願你能為自己闢開一條重生的路。


圖片|來源

親愛的 P

我最近讀了一本書,叫做《不快樂也沒關係》。作者是德國的心理學家,他在〈通往快樂的歧路:伴侶與家庭篇〉提出一個很特別的觀點:「不要期待透過伴侶找到快樂。」

我當時看到的時候很驚訝,不要期待伴侶給我們快樂?難道要期待他給我們悲傷嗎?繼續閱讀下去,我才明白作者的意思:我們不要把對「快樂」的期待交給對方。「高期待」會造成高壓力,也會讓自己不斷失望。放下「對方應該要讓我們快樂」的期望,關係會比較靈活,也才能展現彼此原本的面貌。

那本書中甚至提到,「小孩」更容易被賦予「要讓我們快樂」的期待。當婚姻不快樂的時候,會覺得「有個小孩就好了」、「這樣生活就有重心了」、「感覺夫妻關係會變好吧?」可惜的是,那樣的「快樂」往往也只是彈指之間,甚至可能不會發生,反而因為時間、空間與精神的剝奪,自己變得更累、關係更加惡化、教養問題加深兩代鴻溝。更不用說小孩背負這樣的期待,成長過程會有多辛苦。

我很同意作者的看法,雖然我經常說「要勇敢離開不適合的關係」,但在判斷「不適合」,或是「沒勇氣離開」之前,也許有個小小的周旋餘地:「如果我開始不過度期待他給我快樂,那現況會有什麼改變?」

關係不快樂程度=期待值+努力程度

這裡我寫出一個公式,讓我們更清楚「不快樂」和「期待」之間的關係。

有時候我們很挫敗,明明努力當個好媳婦、好妻子、好員工,結果長輩百般挑剔,老公逃避擺爛,同事也排擠刁難,讓我們裡外難做人。這時候,有一群人會開始「擺爛」──好啊!你們要這樣,那我也不想管了,就過我自己的日子,做好我該做的事,其他懶得討好你們。

姑且不論「擺爛」是不是好方法,至少他們的「期待值」和「努力程度」降低了,對他人的期待一旦下降,別人對自己好就當賺到,對自己不好也不太在乎,留下來的精力就拿去做喜歡的事,過想過的日子。要求少了,生氣的時間跟著變少,「不快樂指數」反而降低。(延伸閱讀:你越是「不想被討厭」,越容易不開心

但有另一群人不是選擇「擺爛」,而是「更加努力」──他們覺得別人不喜歡他,一定是自己哪裡做不夠好,於是努力看人臉色、做更多事、更討好。但人再怎麼拼命,也填不滿別人看不順眼的無底洞,等意識到的時候,「努力程度」已經太高了,「期待值」也隨著飆高,「不快樂的程度」就暴漲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等到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對方做出什麼小改變,就能讓我們消氣的程度。我們會變得脾氣暴躁、很難搞、看什麼都不順眼;其次,因為覺得自己「怎麼努力都不被喜歡」,長期陷入自我厭惡的折磨;最後再也無力把時間和精力留給自己,開始喪失勇氣和自信,連拉自己的出來的一絲力量都沒有了。

親愛的 P,很慶幸你還有保有一點自己,至少你會靠運動,努力用最後一絲力量把自己救出來。

到這一步,其實你還可以再努力一件事──就是不要再努力了,至少不要再努力討好誰。

一開始確實有點困難,但一旦下降「努力程度」,連帶會下降「期待值」,這會讓你意外地看清很多事實:也許你會發現長輩不喜歡你,跟你的表現一點關係都沒有,純粹是他們控制慾強,根本對誰都一樣。也許會發現老公只是習慣逃避衝突,但他有盡力用其他方式彌補你,或者跟你一樣想搬出去。甚至你會意識到,不再努力維持表象,學會跟信任的家人尋求支持,他們願意給你很多力量,至少成為一個出口,讓你不再感到孤單。

靠著停止「過度努力」,進而降低「關係期待值」,不是一種消極,而是優先做好「自我照料」。


圖片|來源

我當然很想告訴你:「別待在讓你委屈的地方哭」,但我也清楚,不是每個人都能馬上斷捨離,更何況已經是一段婚姻,「過度努力」也耗盡你所有的力氣。「自我照料」是一個緩衝,闢出一個心靈空間,在那裡,你不勉強自己,也不讓別人勉強你;你不期待別人讓你快樂,也不讓別人期待你要讓他們滿意。

把他人的責任還回去,把他人的情緒還回去,也把他人的不快樂還回去。在那個暴風圈核心,你感受到的不會是「快樂」與「痛苦」兩個極端,而是「平靜」。在那裡養出勇氣,你才能夠進一步抉擇:我要留下來打造新生活,還是離開創造自己的新人生?(也推薦你:【Oneness Cards 占卜】年末抽牌,你最該斷捨離的是⋯⋯

交換日記的最後,我有一句話要送給親愛的你:「無論是哪個選擇,都會是好的──因為不討好的人,永遠最有選擇權。」

也在做不討好練習的 柚子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