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的勞動權益誰在乎?《性感槍手》作者採訪後記,揭露性工作者不平等的工作環境。

「我們是見不得光的職業。就算被打被揍還是被強姦,不能在客人離開前討回來,就只能吞下去了。」走妖豔性感路線的按摩小姐說:「別說提告,要理論也不知道找誰──誰叫我們是小姐嘛,兩腿開開賺錢的,活該啊!」

不是說八大行業都有僱用圍事的?怎麼會讓小姐被暴力相向或被白嫖呢?我進行了田野調查才知道,能在道上站住腳的養生館,才比較能維持得住制度,但不是每一位性工作者都在這樣的保護傘下,規模小的如廣東話「一樓一鳳」、台灣所謂「個人工作室」和「站壁」的流鶯,營業時經常要自求多福。

按摩小姐說起自己曾在個工執業,同事中有個瘦弱的妹子,在她做完幾個客人後,發現那個妹子消失了,行政臉色難看,追問之下才知道妹子遇到醉客,對方纏著她要做 S,妹子以身體不適婉拒醉客,醉客整個大暴怒,抓起小包廂裡的裝飾燈往妹子身上砸。

狹小的包廂內,光溜溜的妹子沒地方躲也沒東西可以抵擋,反射性地抬起手臂去擋,導致上臂的骨頭裂開,大概需要兩三個月才能痊癒。對全職的按摩小姐來說,等於即日起失業。

台灣沒有設置任何一個性專區,意味著性交易依舊不合法,性工作者沒有勞保,像妹子這樣倒楣的意外工傷,要去哪申請失業救濟金?那個客人有賠她醫藥費嗎?轉述的小姐哼了一聲:「怎麼可能嘛!」客人結完檯錢便一溜煙閃人,妹子掛急診的錢也是行政代墊的。


圖片|來源

醉客打傷妹子就算真的沒錢賠,難道不用讓他也吃點苦頭?小姐轉述了當時行政的話:「你以為我不想幫她伸張正義嗎?可是我們只是家庭式,萬一惹惱了客人,去舉報我們,大家都不用上班了!其他小姐賺不到錢,你找誰理論去?你能負責啊?」

這層顧慮讓小姐愣住了,但行政接下來的話更讓人傻眼貓咪無言薯條。(推薦閱讀:一個小時能賺 3000 元?全職按摩配 S 的小姐沒跟我說的事

「我看那個小姐,自己也是有問題啦!店家會盡量保護小姐,但難道我們能在你們做事的時候,跟進包廂裡面,對客人指手畫腳說:這不能摸、那不能碰?你們本來就要自、己、保、護、自、己!怎麼就這麼讓客人打傷了呢?」

孤男寡女光溜溜的,多數的客人又在力量上佔優勢,「我們本來就該戒備,120%的戒備,先當他們是壞人。」轉述的小姐聳聳肩說:「畢竟客人是花錢來買樂子,不是來做善事的。」

性工作者沒有勞保、沒有工作守則、沒有誰「理應」保護他們──我和轉述的小姐相對唏噓著,社會大眾是否也把這一切當成警世樣板戲,丟下一句「不去做小姐,不就沒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