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推出全新作品《怪美的》,討論世俗的美醜與個人價值並無關係,只要你愛自己,你就是最美的,也是怪美的!

看著蔡依林推出的新專輯,許多人的第一個想法是:什麼是「怪美的」?

2014 年,蔡依林推出專輯《呸》,顛覆以往流行音樂風格,討論當代多種社會議題,包含《Play 我呸》MV 呈現諷刺時事現象;《不一樣又怎樣》詞曲討論婚姻平權議題。2016 年,蔡依林和音樂製作人陳星翰合作歌曲《戀我癖》傳達「每一個人都應該戀我,戀上真正的內在自我」意念。而 2018 年,蔡依林全新專輯《UGLY BEAUTY》乘載著蔡依林自己的生命故事,要讓更多女性經驗被看見、被訴說,甚至被理解。

主打歌《怪美的》首先想討論的,就是一輩子跟隨著女人,揮之不去的外表壓迫。(推薦閱讀:名為表特的枷鎖:你愛的是我,還是我的外表?

我們正苦苦追求的,是誰定義的「好看」?

近來有個流行的形容詞彙:「神美的/神醜的」,這樣的語詞方便我們用更強烈的語調,去評斷一個人或物品的美醜,但這個評斷的標準是什麼?又有誰能夠為受到評斷的個體負起責任?

很多時候,我們努力追求、費盡心力所達到的「好看」說不定對某些人而言,是所謂「神醜的」。那麼這個煞費力氣的我們,就失去價值了嗎?美與醜的標準,究竟掌握在誰手裡?一連串的問題浮現,讓我們發現,其實根本沒有答案。因為好看根本沒有標準,隨人喜好,各有千秋。

而蔡依林的新歌《怪美的》給了「審美」這樣的解釋:

審美的世界 誰有膽說那麼絕對
真我 假我 自我 看今天這個我
想要哪個我


《怪美的》MV 截圖

剛出道時的蔡依林,經常被惡意言語攻擊,不具名的聲音,在看不見的遠處說她香腸嘴、說她不會跳舞、說她嬰兒肥。走過飽受攻擊的日子,現在她用歌曲告訴我們「審美的世界,誰有膽說那麼絕對?」地球上有幾個人,美就有幾種截然不同的型態,要相信自己的獨特與不可取代,你的樣子,你可以自己決定。

倘若有一天,你覺得自己不美了,想去整形那也無妨,但請別拿著某個人的照片,對整形醫師說:「我要做一個和她一樣的鼻子」。因為你清楚的,再怎麼努力,你都不會和她一樣。別將外界的標準套回自己身上,讓決定權回到自己手裡。況且,一樣多無聊?而你的獨特,多美麗。


圖片|蔡依林臉書

追求完美是 Bullshit, 我永遠追求不完

在新專輯《UGLY BEAUTY》中,蔡依林除了想討論美的多元樣貌,也回顧了出道以來,所經歷的自我否定、矛盾與不為人知的脆弱。就在新專輯概念公開那天,她在臉書上寫下「這次,我要掀開的是,藏在完美表面背後所有的醜陋。窺探那些我曾費盡全力埋葬起來的情緒。恐怖,真實也脆弱的故事。」

躲在完美背後的故事是什麼?完美有什麼不好?

蔡依林的努力,眾人有目共睹,也常以「地才」來形容追求完美的她,但這樣的一心求好,讓她的身體不堪負荷,並在 2018 年 2 月住進醫院休養,像是警示般地,她發現自己因為追求完美而活得不像人,更甚說道:「我才會覺得追求完美是個 Bullshit,我就是永遠追不完啊!」

完美就像是永遠走不到最後一關的遊戲,破了一關還有一關,消滅了障礙物還有怪物等著。也許走到最後,發現只剩一面鏡子,原來一直在追尋的是自己。

蔡依林也在臉書上寫下:

「 Who's guilty?! 在創造的路上,最可怕的審判官,永遠是自己」


《怪美的》MV 截圖

在亂世之中,若無法接納真實的自己,和網軍站在同一陣線自我批判,那麽,這麼美好的自己,也許終將沈落在這片謾罵汪洋中,被根本喊不出名字的食人魚吃掉。學會接納自己的不足與陰暗面,才是真正能驅使自己強大的力量,才是捕捉食人魚的網子。

傷人的字句,堆疊出基地

《UGLY BEAUTY》的專輯封面,顯眼的是那幾乎快佔據整臉的「真理之口」,第一眼我們看見想說話卻說不出口的蔡依林,仔細將目光上移一看,才發現躲在真理之口後面,那個理解脆弱的眼神。

想說卻不能說,有著無形的壓力堵著嘴,是每個被霸凌者共享的記憶,蔡依林用眼神告訴你:「你不是一個人,我懂你,懂你的脆弱、懂你的害怕、懂你的所有。」


《UGLY BEAUTY》專輯封面。圖片|蔡依林臉書

出道 20 餘年,蔡依林受到的言語暴力不在少數,從去年與製作人陳星翰合作,推出的單曲《戀我癖》即不難看出想透過歌曲討論霸凌議題。蔡依林曾在媒體專訪中坦言,自己在言語暴力的折磨中熬了過來,這張專輯想用她自己的生命故事,拋磚引玉譜出新專輯,期待聽見更多擁有相同經驗的女性現身分享共同經驗。

從承受霸凌走到能夠坦然面對,蔡依林花了 20 年,用時間證明傷人的字句,進入她體內後,化為腳下穩固的基地。但有沒有可能,那些同樣被抨擊的靈魂們,並沒能度過這一關?有沒有可能,他們在來得及想通之前,就已經被社會熾熱的眼光燃燒殆盡?

多麽希望,刺人的語句能夠留在嘴裡,或止步在即將按下 enter 鍵的手裡。讓我們能夠不再用「一路坎坷」來介紹美好的人。(推薦閱讀:當世界上有太多仇恨霸凌,讓我們練習說愛的語言


圖片|蔡依林臉書

2014 年,我們看見運用影響力,關心各種議題的蔡依林;2018 年的今天,我們看見剖析自己內心陰暗面的蔡依林,我們看過她不顧一切追求完美的樣子,很迷人,很心疼;也看過她與自己和解,承認完美不存在的樣子,很真實,很美麗。

這樣真實的蔡依林,即便已經是國際巨星,始終沒有忘記過支持者,看見歌迷的感性留言,她也真摯地回應並告白「自己瞬間變成了海上的一波浪 ,抵達岸邊之時, 還以為,自己孤單一人,回頭看才發現,其實我並不寂寞,因為我明白,少了那片無邊無際汪洋的推動,我終究是抵達不了岸邊的!」

於此同時,我們其實也和她並行——走在重新認識自己、重新定義自己、重新愛上自己的道路上。偶爾,在我們被自身的豐富情緒影響時,應該肯定自己的情緒,按住心頭一次又一次的對自己說:「因為擁有情緒,我們才能生成比完美更有趣、更獨特的樣子,而這樣的我們,都怪美的。」

蔡依林《怪美的》全歌詞:

垂涎的邪惡 陪我長大
在軟爛中生長 社會營養
過去坑疤的 讓我站穩了
那些神醜的 評誰亂正的
喔 我都笑哭了

這什麼標準 急著決定適者生存
愛我 恨我 非我
有一些外在我 來自內在我

聽誰說 錯的 對的
說美的 醜的
若問我 我看 我說
我怪美的

看不見我的美 是你瞎了眼
稱讚的嘴臉 卻轉身吐口水
審美的世界 誰有膽說那麼絕對
真我 假我 自我 看今天這個我
想要哪個我

聽誰說 錯的 對的
說美的 醜的
若問我 我看 我說
我怪美的

誰來推我一把 On to the next one
一路背著太多道德活著令人會喘
任誰去傷去想去講不相關就別管
太婉轉的相處 靈魂拉扯 左右為難

正負能量全都吃掉
美的醜的自有他存在的必要
愛恨隨你各自喜好
拒絕你的偽善擁抱 想要活得顯耀 回應心中惡之必要

誰說 錯的 對的
說美的 醜的
若問我 我說我呢 怪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