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結果顯示,想要實現婚姻平權,我們還需要更多更多的努力。但該如何著手?為你提出了一個實踐方向。

作者|黃耀祥

選舉結束,公投結果出來了。

社群媒體上湧現許多對於同志平權的挫敗感到悲痛無言而陷入憂傷情緒中。

這是重整腳步、再出發的時刻。

以長遠的歷史視角來看,台灣社會現階段還未成熟到前衛進步價值的水平。當代我們稀鬆平常、理所當然可以自由追尋的不少事物,在 100 多年前大多數世人並不接受及認同的,甚至會採取壓迫的行為,而如今這些人安在哉?一代一代有識之士及善良悲憫的人們不斷跌倒、再爬起⋯⋯經過漫長的時光,匯聚足夠的能量,隨順著時代浪潮沖垮原本頑固厚實、螳臂擋車的某些腐朽傳統。

目前,「同志平權」的概念、主張和影響力終究還是只停留在「都會地區」。同志運動主張同志平權的聲量並不小,但是沒有能同等擴散、進入傳統意識深濃、傳播管道保守的地理空間和族群群體中。我居住在雲林,更能感同身受。雲林青壯年外流,留下老人和小孩,而老人又比小孩還要多,所以大多在地居民仍舊過著以前所熟悉的生活方式,傳統保守價值依然深植人心,尚無法接受如此前衛先進的觀念。


圖片|來源

許多同志及其支持者一心把「對抗反同勢力」轉化成「支持挺同的民進黨」而「反對任何反同的政黨和候選人」,這樣的政治化約在實質上和策略上都顯得太過短淺狹隘了。結果,卻使得民間基層正滿滿漫流「討厭民進黨」的人心情緒成為「反同勢力」票源的推手。因此,同志運動在這次選舉過程中讓自身變成只有「一刀切」、「黑白對立」,而沒有「灰色空間」的餘地。

反同團體在兩大教會的合作之下,在選舉過程中動員了相當強大的人力資源,而且越到選舉最後階段的強度難以想像。眾多組織宣傳人力、大量傳播媒體和網路廣告及宣傳小手冊,再加上企業家破億的捐款,幾乎攻進鄉鎮村里的每戶人家裡。無所不用其極,包括供應街頭巷尾人際間耳語、散播公投反同口訣和小抄。

這次公投,同志運動除了訴求「婚姻平權」,後來也衍生出包含在「性別平等教育」中的「同志教育」和「性教育」配套。事實上,不少對於同志婚姻平權的非反對者願意尊重或成就同志朋友,但是不見得能夠接受自己孩子暴露在同志族群「性領域」的價值和信息裡,對於兒童或青少年關於「同志教育」的不可預測性較為排斥,最終使得願意尊重並支持同志婚姻平權的族群投下了反對票。(閱讀更多:百年前,一夫一妻並不是傳統家庭價值

我想要說的是:聖賢書只能處理世事的一半,另一半則須運用兵法書的謀略之術。

同志運動至今仍然訴求「概念戰」,本來就無法真正打破反同陣營的「資源戰」。

先進國家如歐美社會至今也未能大多接受,同志平權的影響力從都會地區擴大到偏鄉地方,這是同志運動最為艱難且需時曠久才能企及的關鍵。對於時間上的投入,同志族群必須採取「長期抗戰」。所以,在具體作法上,後續的同志運動最好可以集中在特定幾個同志團體組織,同志朋友得要長期捐款並參與活動,甚至應該考慮成立「政黨」。

台灣同志運動取樣於歐美國家,包括街頭遊行風格在內,同志文化及社會形象尚未具備足夠的多元化及深化,也沒有多面向產生能讓社會大眾心悅誠服的參與及貢獻。

同志族群需擴大社會對話,且建立多元同志形象及設計社會參與工作。這麼做並不是要去討好、迎合社會上每一個人,而是取得「愛和包容」、「理解與尊重」的共識,並劃下「無論接不接受、認不認同,都不能作出傷害無辜他人的行為」的底線。(延伸閱讀:從劇場思考政治:所有舞台,都需要改革力量

同志運動在策略上應該步步推進、一點一滴向前拱,切莫著急、幻想所有同志平權主張都能一步到位,眼下應該專注在「大法官解釋」的法律層面上,先取得同志婚姻平權的法律地位為第一要務。再來,所有同志平權主張如果悉數推出,反而會分散焦點,而遭遇不同社會族群的疑慮與反感,進而多方樹敵。最初,同志平權理念應該尋求「灰色空間共同交集的最大可能」。


圖片|來源

同志團體組織必須推出自身的參政代表,並且在各種重要施政上表達立場並取得關注權和話語權,以此將同志平權主張訴求在政治能量上「由虛轉實」。

如此,匯聚能量,只要時機一到,就能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