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力量來自內心堅強的信念。透過好萊塢女演員圓桌會議,帶你看見「脆弱的力量」!

《好萊塢報導》(The Hollywood Reporter)的「圓桌會議」,為每年配合奧斯卡大獎所舉辦的談話性節目。受到邀約出席的人物,通常為入圍本季奧斯卡的導演、編劇、男演員、女演員們,透過對談的方式,為奧斯卡頒獎典禮揭開序幕。

2017 年的女演員圓桌會議,探討好萊塢長期的性醜聞風暴,邀請到六位女星為自己與廣大女性發聲,包含奧斯卡影后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潔西卡雀絲坦(Jessica Chastain)、艾瑪史東(Emma Stone)、葛萊美獎得主瑪莉布萊姬(Mary J. Blige)、艾莉森珍妮(Allison Janney)以及瑟夏羅南(Saoirse Ronan)。


圖片|來源

而在 2018 年,一樣邀請了六位在今年戲劇上有閃耀表現的女演員:《摯愛》(The Favourite)的瑞秋懷茲(Rachel Weizs);《賢妻》(The Wife)的葛倫克蘿絲(Glenn Close);《假如比爾街能說話》(If Beale Street Could Talk)的蕾吉娜金恩(Regina King);《被消除的男孩》(Boy Erased)及《毀滅者》(Destroyer)的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一個巨星的誕生》(A Star Is Born)的女神卡卡(Lady Gaga);《非孕私生活》(Private Life)的凱薩琳哈恩(Kathryn Hahn)。

這次的女演員圓桌會議主題為「脆弱的力量」(There Is a Strength in Vulnerability),六位女演員皆身穿一襲紅,展現了女性強而有力卻不失溫柔的色彩,一同談論女演員的生涯路,及 #MeToo 和 Time’s Up 運動,使得好萊塢的生態受到了什麼樣的影響與改變。(同場加映:#METOO 專訪伊藤詩織: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賭的是誰會相信我

女孩們,你在社會上不是邊緣人物。

瑞秋懷茲


圖片|The Actress Roundtable 影片截圖

演出 18 世紀英國版詼諧「宮鬥劇」《摯愛》的瑞秋懷茲,說作為一位演員,他們負責詮釋故事,希望能透過演出的角色,讓成長中的女孩們,對著螢幕說:「那就是我!」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色,並知道「我是推動故事的主角,不是邊緣人物!」她堅定地說。

她也說,當人們談到男性很「強大」的時候,通常是說他們滿身肌肉;但在說女性「強大」的時候,不代表著我們有如健美小姐,而是在說女人的堅毅精神,女性的力量是遠遠超過男性的,因為我們的力量是來自於我們的影響力。(同場加映:現場直擊|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影響力,是選擇不放棄

談到 #MeToo 及 Time's Up 運動,她說這讓世界上的女性找到彼此,並牽起了彼此的手,一起勇敢地指出性騷擾:「Me too!」這些群聚起來的力量,是足以撼動整個社會的。

身為女人,最重要的是,我們要餵養自己的靈魂與心靈。

葛倫克蘿絲


圖片|The Actress Roundtable 影片截圖

葛倫克蘿絲演出《賢妻》,經歷了 14 年的製作期,終於要在今年上映,電影改编自梅格沃里茲(Meg Wolitzer)的同名小說,原著與編劇皆為女性,點出了電影業有越來越多女性投入。對於身為演員,她也希望透過角色,說出更多堅強女性的故事,幫助世界上的女性成長,並發展出更多的可能性。

在劇中,她飾演一位犧牲自己的夢想與才能,只為成就丈夫的文學生涯,甚至包容丈夫的不忠。而主持人 Matthew Belloni 問,為何此片需要拍攝這麼久?Glenn Close 開玩笑地說:「因為是『妻子』」,簡短的話語中,傳達了做為一位女性,在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通常不那麼地容易。

透過角色,也讓她想起了她的母親,她的母親在 18 歲時愛上她的父親,但在臨終前,母親向她說:「這一生,我什麼也沒有做。」讓她久久不能忘懷,作為一位妻子或母親,常常必須犧牲自己,她認為女性無論如何,都必須獨立且活出自我,她溫柔地說:「我們可以擁有孩子,也可以完成那些作為女性必須承擔的『自然事物』,但我們一樣要餵養自己的靈魂和心靈,這也是我們的工作之一。」提醒女性,絕對不要丟失了自己的靈魂。

當談話轉向 #MeToo 運動時,她分享了她早期在演藝圈的親身故事。「我記得那是一場試鏡,當時我正在閱讀劇本,有位非常著名的大咖演員,他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她非常清楚這樣的舉動,是與試鏡和角色無關的,她回憶起:「為什麼他要這麼做?」當下的氣氛凝結,嚇得全身動彈不得,這件事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中。因此,她認為作為女演員的職責,是確保這些對女性不公的文化,會在未來徹底消失,讓女性都能擁有平等的地位與酬勞。

我想擁有說故事的權利。

蕾吉娜金恩


圖片|The Actress Roundtable 影片截圖

蕾吉娜金恩出演講述黑人家庭的《假如比爾街能說話》,而為何當初她會決定參與演出,她說:「不僅僅只是被好的故事所吸引而已,而是創造者也必須是個合作者,讓我也能有所發揮,我也想擁有說故事的權利。」

透過演出,她想為女孩創造安全的空間,並且是充滿「愛」、遠離恐懼的,她認為女性漸漸地開始為自己發聲,而且這些聲音將會越來越巨大,#MeToo 及 Time's Up 讓女性的聲音形成群體,同時她也開始與同齡女演員進行更多的對話,她說這樣的運動浪潮,是串聯了「姐妹情誼」,讓彼此能相互扶持,在職場的路上不再孤單或感到恐懼。

每個女人都很偉大,勇於修復並治癒自己深愛的人。

妮可基嫚


圖片|The Actress Roundtable 影片截圖

妮可基嫚分享她在《被消除的男孩》及《毀滅者》中的角色,形象與性格看似大相逕庭,但相同的是都為女性,也都有著相同的堅持──希望能治癒深愛的人,儘管在尋求方法的過程中,會不斷地受傷,但她們還是勇於去修復並治癒。

而《毀滅者》是美國女導演凱琳庫茲瑪(Karyn Kusama)的作品,妮可基嫚說道:「希望將會有更多女性導演的電影」,盼望著電影圈能有更多女性的投入,她也強調「資訊共享」的重要,認為女演員們應該互相給予力量,說:「無論是相關經驗,還是有所困惑,我都希望新生代女演員們能多和我們交流,來問我們任何問題,我們都很願意分享的。」

在戲裡重生,探索自己的內心深處。

女神卡卡


圖片|The Actress Roundtable 影片截圖

首次挑戰大螢幕的女神卡卡,說她過去總是創造一個「舞台上的自己」、創造了「女神卡卡」,用這些形象武裝自己,而因為這次參與了演出,她不再能主導與控制「那個角色」,而是必須與他人合作,她說:「我在演出中,展現了我不常展現的一面。」

她也向在場的演員們致敬,會這麼做,是因為她認為唱歌與演戲,是截然不同的心境,她說:「表演音樂時,現場的觀眾會有所反應,而這些反饋都可以激發我;但演員得一人獨自挖掘內心,將自身投射與投入在角色其中。」透過這次的演出,她開始卸下原有的武裝,開始檢視內心與揭露傷疤,在角色中治癒自己,從中重生。

19 歲時,她就開始投入音樂產業,過往曾遭到騷擾及性侵,還遭受過暴力對待,當時她向高層求救,但卻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你知道,男人間就像『男孩俱樂部』,互相 cover 彼此的作為。」沒有人想要失去現有的權力與地位,所以他們選擇視而不見。對於 #MeToo 和 Time's Up 運動,她認為是很好的開始,希望透過這樣的運動,讓女性談話匯集在一起,不只是爭取同工同酬也是爭取性別平等,並一同對抗性別暴力。她也發現,男性開始與女性站在一塊,並鼓勵女性勇敢發聲,這起運動是性別上的重要里程碑。

專屬於個人的親身故事,透過重新演繹,讓我感到興奮。

凱薩琳哈恩


圖片|The Actress Roundtable 影片截圖

凱薩琳哈恩說在《非孕私生活》,是飾演一位中年婦女受孕的過程,當她在讀劇本時,完全無法想像這個「未知的孩子」,說:「我想像不到,也聞不到嬰兒爽身粉的味道。」她認為這是十分個人的情感與故事,雖然會覺得有所距離,無法馬上體認到人物的情緒,但她非常享受拆解並組裝人物角色的過程,她說:「我透過演出,就能親身經歷或見證這些角色的心路歷程,無論是小人物,還是歷史上的偉大女性。」並透過自己將這些故事詮釋出來,讓更多人知道。

討論到好萊塢生態的改變,她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也非常期待女性獲得平等的那一天,她說:「我無法等到我的孩子長大了,我才回到我所熱愛的演藝事業。」

六位女星圍坐在一塊,她們的年齡、文化背景、演藝經歷都不相同,但相同的是──同為女性,在職業生涯中,都可能曾經歷過不平等及性別暴力。而這些傷痛,化作「脆弱的力量」,運用這股力量,溫柔地牽起彼此的手,為自己也為女性族群發聲,這些語言與行動,將交織出一個愛與平等的未來,讓年輕世代的女孩,可以擁有更多的勇氣與力量,成為推動故事的主角。(同場加映:《神力女超人》的榮格心理學:陰性力量與女性的自性化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