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台灣出現一個宣稱是「前同志」的組織,說要打破「同性戀是不可能改變」的迷思,但回顧 2013 年,美國矯正同志組織的創辦人才向大眾宣告「治癒同志」這件事是假的,然其對同志造成的傷害無可磨滅。時至今日,我們還要讓憾事發生嗎?

隨著台灣 2018 年 11 月的大選綁公投將至,針對公投議題的攻防也逐漸進入白熱化狀態,在11月11日有一群自稱是前同志(ex-gay)的人想在台灣發起一場「敢於不同」的活動與粉絲頁面:

根據他們臉書以及官方網頁上的敘述,他們找來幾個曾迷惘於自我性別的案例,希望大家能參與活動,親自理解,並且在網頁上將這些「前同志」形容為「跨越彩虹的勇士」,說到要破除「同性戀是不可能改變」的迷思,要「恢復真我」:

台灣衛生福利部在 2016 年,宣告「性傾向扭轉治療(Sexual Conversion Therapy)」為不得執行的醫療行為,但因為大量反同人士與團體抗議,讓原定的時程推遲許久。一直到 2018 年 2 月衛生福利部在尋求《臺灣精神醫學會》、《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台灣兒科醫學會》、《台灣臨床心理學會》、《臺灣心理治療學會》與《臺灣諮商心理學會》等專業團體的意見後,正式以函釋的方式,宣告醫療機構不得執行性傾向扭轉治療。(推薦閱讀:「糾正」同性戀?性傾向治療的殘暴現實

不過,這些人改用「敢於不同」的口號,重新包裝「性傾向可以改變」的思維,鼓勵大家來參與所謂見證的講座:

莫有甚者,聲稱自己是「前同志」的郭大衛,在 2018 年 11 月 7 日針對性平教育的辯論會上說了:「同性戀是一種生活方式,想改善這種生活方式,如同癮君子覺得戒菸很困難,但不代表不可改變。」

這樣的改變論,讓我想起在美國產生極大負面影響而節節敗退的性別改變說。這件事,不是改變不改變那麼簡單,那段曾經鼓吹性傾向可以改變的廣告,傷害了不少人⋯⋯。

美國走出埃及的瓦解

美國主要倡議性傾向可以透過信仰改變的「走出埃及 / Exodus」前主席 Alan Chambers 在 2013 年組織網頁上宣告 “I Am Sorry”,在那篇聲明裡,他向那些曾相信性傾向可透過信仰或重置治療而改變的人道歉:

我很抱歉:我們曾倡議性傾向改變與有關性傾向重置的理論,讓家長對性傾向產生污名化。

他對著接受過走出埃及治療的 LGBT 倖存者,發表道歉聲明:

這些人在聽完他的道歉聲明後,分別一一說出內心的感受

我不買帳,你形容這是一場意外,對我而言,這場意外不停的、不停的持續了十年。

你們沒辦法改變人、你們沒辦法給人一個快樂的人生,你們只是讓人重新回到櫃子裡。

我 16 歲時去參加你們的講座,那時我就知道,你們並沒有解決大家的質問,只用言語包裝、推銷,直到現在——直到現在你才承認是錯誤的,這再糟也不過了。

每一個倖存下來的人,都有不同的經歷,在這 12 年間,我不停地等著有一天,能夠看著你然後跟你說:「你要負責任,因為你曾有機會避免那些創傷造成,你選擇的是不作為。我們都是易受傷害的人,這些倖存下來的人都是易受傷害的人。」

最後這位與會者 Michael 講到眼眶泛淚,且措辭強硬地要求 Alan 關閉這個組織:Just shut down.

走出埃及之後

在走出埃及之後,仍有些專家宣稱自己能夠扭轉性傾向,這週,美國新聞報導在佛羅里達州開設 Horizon Psychological Services 治療所的 Norman Goldwasser,曾將同性傾向類比為強迫症,認為同性傾向可以被治癒的他,被人發現在同志交友網站 Manhunt 與 Gay Bear Nation 上徵求「多毛」「能有化學反應」的「壯漢」。

被揭曉身份後,Norman Goldwasser 向求證的 NBC News 記者表示:這都是真的,表示自己會尋求協助。

「我對於我個人的行為無從辯駁,我也對造成痛楚的人們感到極度愧疚。」

還記得前文所提到那個情緒激動的 Michael 嗎?他是走出埃及 1970 年代創辦的人之一 Michael Bussee,在接受另一部影片專訪裡,他坦承從小就知道自己的性傾向,卻因為當代社會對於同性戀的不友善並視為疾病,促使他想透過宗教,證明自己可以改變性傾向。(推薦閱讀:

最終,他在 1990 年時,公開聲明他與走出埃及的創辦人Gary Cooper (下圖左)彼此相愛,並開記者會向世人承認他先前所提倡的性傾向治療是假的。


1990 的記者會,Michael(圖右)宣告自己先前宣稱的「治癒」都是假的

對他而言,之所以會如此措辭強烈,情緒如此激動,不僅是替自己,更是爲了坦承相愛的伴侶 Gary Cooper 一起努力著。在那場記者會後,Gary 一年內就因為愛滋病併發症身亡,Michael 此後就與自己一手催生的「走出埃及」抗戰著,好不容易從身為同志為恥的陰影裡走出來,看到仍有那麼多人,大言不慚的拿著前同志來號召,直到現在的台灣仍舊有人拿來鼓吹他人——我們真的要讓憾事再次發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