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與同志共存於一體,會是什麼樣子?一封公開信,想告訴你:「不論同志同時擁有什麼身份,都不是特別的樣子,只是最自然、最真實的樣子。」

文|洪任賢

給某教會青年牧區區長○○哥的公開信:

好幾天前,你 Line 給我說最近因為同志議題使得社會又開始對立,所以你想起我。我不是故意已讀不回,我是不斷思考要怎麼回。

我離開教會三年了。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

我在教會的日子,總是痛苦。痛苦不是來自上帝,而是來自身旁的弟兄姊妹。我總是選擇在上帝的面前誠實,卻在人的面前說謊,假裝自己是個異性戀。每一次要說謊的時候,我都覺得痛苦,可是又想到教會、牧師、老師、朋友等人對我的期望,甚至身旁的屬靈長輩認為我會成為牧師,我只好不斷壓抑自己的同性戀身分。

直到三年前的暑假,我決定向教會小組的傳道○○哥坦白自己的性傾向。當他知道我的同性戀身分後,非常震驚,立刻拿起《聖經》,指著經文告訴我上帝是如何惡懲同性戀。其實,那些經文我早就看過非常多次,也總感到相當困惑。(推薦閱讀:專訪張懋禛牧師:我是同志,也是基督徒


圖片|來源

每一次,每一次,真的是每一次,我在禱告時都會先向上帝「認錯」,求祂原諒我的「罪」。我總是誠實地告訴祂:「主啊!我是同性戀,我懇求您改變我的性傾向,讓我更合乎您的心意。」

一路以來,我所有的禱告,都一一應允。無論是科學的或不科學的。例如,我因為進入教會,和家人發生革命性衝突,上帝竟然寄信給我的父母,修補當時我因信仰而跟家人的衝突。

我沒錢的時候,只要禱告,就會在學校宿舍洗衣機裡撿到十元、五十元、一百元,或是走在西門町的路上撿到一千元;我參加○○、○○、○○等朋友的受洗儀式時,向上帝求方言,祂就賜方言給我;我在完全沒有準備考試,也沒有讀書的情況下,透過禱告,竟以接近滿分的成績,榜首考上研究所。

這一切發生在我身上的奇事,北藝大的湘琪老師(帶我進教會的老師)以及許多屬靈師長朋友也都在我身旁親眼見證。可以說,我所有的禱告都成了,只有性傾向沒成。因為同性戀的身分,使我覺得自己沒有受洗的資格,直到現在,我依然沒有經歷這個儀式。


圖片|來源

離開教會後,有許多人問我:「還相信上帝嗎?」我總說我當然相信,因為我親身經歷祂的慈愛與大能。但我也經常思考上帝真的像經文裡寫的一樣討厭同性戀嗎?如果上帝厭惡我,那祂明明知道我是同性戀卻依然給我所求所想的原因是什麼?

時間久了,我逐漸明白,真正不能接受我的,其實不是上帝,而是基督徒。

我不確定神是否真的預備我成為牧師。但我確定的是,祂並沒有因為我的同性戀身分而排斥我,或降臨災難在我身上。事實正好完全相反,祂看見我不住流淚、垂聽我的委屈與傷害,並加倍給我祂的愛。我總是禱告什麼就得到什麼。

後來,傳道○○哥經常私下帶我進教會的小型會議室,要我跟著他的話語大聲為自己的性傾向認錯悔改,甚至不斷逼我去出埃及協會做性向治療。在他一直給我壓力的情況及巨大的恐懼下,我認為離開教會、放棄禱告是我唯一的選擇。(推薦閱讀:最溫暖遊行!基督團體向 LGBTQ 社群道歉:「對不起,上帝愛你,我們也是」

我在教會的那段時間,經常期待自己可以透過相處來改變你和其他基督徒對同志的觀感。

你真的認為婚姻平權通過後,台灣就會毀滅嗎?你覺得我是一個會傷害別人的人嗎?你還記得我們在教會旁喝 85 度 C、在怡客咖啡吃中餐嗎?你還記得當時我們經常抱怨士林夜市的東西又貴又難吃嗎?你記得我們在你辦公桌旁的那幅畫前,你身穿西裝外套搭著我的肩膀合照的身影嗎?

我記得我當時染了一個很蠢的髮色,所以那張照片我一直不敢公開。但我想問你,你覺得你跟我相處的時候,我很噁心嗎?我不就是跟青年牧區的其他人一樣,是一個渴望上帝的平凡學生。當你知道我是同志後,我們曾經歷過的回憶就變質了嗎?


圖片|來源

在我的記憶裡,你始終沒有變,你依然是那個身影高大、笑口常開、熱心、善解人意,充滿馨香之氣的牧者。我永遠記得 2016 年 11 月 17 日,教會闖進立法院,阻止婚姻平權法案審議時,我在眾人的推擠下,不小心也跑進立法院,成為在場唯一一位同志。

你看見我在眾人推擠裡,跌倒又爬起、跌倒又爬起,你一面攙扶我一面叫我小心。我很感謝你沒有因為我的同志身分而對我惡言相向。(推薦閱讀當天實況文章:寫在婚姻平權二審終止後:歧視底下,將死去的葉永鋕與楊允承們

不過,有一次,我在台大社會系上完課後,在捷運站遇見傳道○○哥的太太○○姊。我向她打招呼時,她竟假裝沒看到我。我真的感到非常受傷、非常難過。我在教會時,她經常按我的手禱告,期待我成為牧師,求神大力恩膏我。難道這些祝福都因為我是同性戀而成為幻影?

無論是婚姻平權或性平教育,你和教會難道總是相信謠言,甚至製造、散布謠言,卻不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嗎?所謂婚姻平權就是我將來可以結婚,我可以邀請你來參加我的婚禮,這並不會影響你教導你和你太太的小孩,也完全不會影響你的婚姻家庭。

婚姻平權只是擴大婚姻範圍,讓那些像我一樣不能結婚的人可以結婚,並不會奪走你任何權利。

性平教育是告訴學生要尊重任何一種性別氣質、性傾向、性別認同的人,並不是同志養成教育。若性傾向可以被養成可以被教導,那我從小到大在異性戀環境的教育下,怎麼沒有變成異性戀?教科書上的內容,你真的有去翻過嗎?還是只是以訛傳訛,把教師手冊或各類延伸閱讀,斷章取義地說這是教科書內容?你知道我小時候曾經因性傾向而想要自殺嗎?

性平教育就是要救像我這樣的小孩。


圖片|作者提供

說了那麼多,我還是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讓你相信。但我希望,當你下次想傳遞同性戀的負面訊息時、當你在家中或教會唸出阿們前,請你想想我的存在、想想我的臉孔、想想你搭著我肩膀的合照、想想我們一起閱讀《活潑的生命》、想想我們一起讀經禱告的日子、想想我們一起在教會經歷的時時刻刻。

文章封面圖片來源|本文作者的妹妹洪季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