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護家盟的反同微電影後。給所有反同的人士、因擔心而保守的爸爸媽媽們:同志追求的與大眾追求的一樣,就是公平地被對待,公平地實現「小事」。

看著護家盟拍攝的影片,內容大致上描述:一個出櫃同志,離家出走後,有一天終於回家了,沒想到竟然是染上了愛滋,最後讓全家人照顧他,最終還是走向死亡。表面上,訴諸了親情與「家的力量」,實際上,他們在結尾放上了各種數據,把愛滋、同志連結在一起,讓社會大眾看完後,在「無害的家庭溫馨感」之中,感受到「同志的大逆不道」。而且,該影片的製作團隊,被爆料以「兩性平等微電影」的說法來誆騙演員,要求其演出。以上種種作法,我必須很不客氣地說,非常下流。


圖片|Youtube 截圖

我的臉書動態牆上、LINE 的群組裡,流竄著同志好朋友們的憤怒、不捨與憂鬱。這個情況,跟 2016 年底「民法修正案」闖關時的氛圍一樣。保守的反同團體,散播各式各樣惡毒的影片、傳單、LINE 訊息,企圖以「恐懼」來拉攏民眾。這樣做真的很不道德,他們就是在用「別人的一生」、「別人的苦痛」,來達成自己的目的,用更簡單的話來說,就在「用他人的血,來暖自己」。我再說一次,我對此種手法,感到不齒,而且憤怒。

但我只是個 Nobody,沒人在乎我的情緒、我的憤怒,同樣,他們根本不在乎同志們的情緒與憤怒,他們只要達到他們的目的—反對同性戀。不過,我寫下這些文字,我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說。

我想跟護家盟、因為擔心而變得保守的爸爸媽媽們,說一些話。沒有經歷過一些人生的人,只能用道理服人,有經歷過一些閱歷的人,卻能用感受服人。我們先放下邏輯、道理,我們來談談感受。每一次,我看到那些由你們製作、轉發的惡意文宣品,我都會氣得睡不著覺,我都會打從心裡詛咒你們去死。但是,待我冷靜後,我想想⋯⋯我看著你們,我可以想像你們的人生。請讓我依樣畫葫蘆地,照樣照句你們的話:「我有許多護家盟的朋友,他們都是好人」。

你們或許都是好人,都是關心弱勢、參與公益與慈善工作的好人,你們或許是,看到你們的孩子帶同學到家裡作客,會熱情地切水果,拿出甜點、餅乾、乖乖桶的那種爸媽。你們或許是,看到路邊有孩子走失,哭著要找爸爸媽媽,會主動停下來,打電話報警,或是留在原地陪著孩子直到找到爸媽為止的那種爸媽、那種好人。

你們都有一個相愛的伴侶,一起白手起家、打拚,買了一個溫馨、裝潢素雅的公寓;你們第一次跟自己的伴侶約會時,也許都會很緊張,深怕對方會不喜歡自己,一心一意想要表現自己優秀的一面。你們從約會到交往,再步入婚姻,在婚禮上,說著彼此給彼此的誓言、承諾與長相廝守,接著不久後,你們的小孩誕生,蹦蹦跳跳地在家裡亂竄。

你們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另一半經常出差,雙人床的另一邊空了,翻來覆去了好幾天都無法入眠;你們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另一半生病了、發生意外了,你們會毫不猶豫地請假,飛奔到醫院,緊張地問醫生:「我太太還好嗎?」或者「我先生應該沒有大礙吧?」。

我相信,直到白髮蒼蒼,你們都會永遠記得這所有的一切,包含你與你的伴侶一起上街抗議性別平等教育,宣稱要拯救你們的孩子,免於性別光譜教材的殘害,遠離同性戀的肛交、性解放教育,防止愛滋病透過課本傳染給你們的孩子。

你們一定都會記得這一切,記得這些小事。這些甜蜜的、溫馨的、親密的、自然的小事,你們當然會記得,同志們也都會記得,我也會記得。

我看著你們,我幾乎可以看見這些生活中的小事,屬於伴侶間的小事。可是,你們看不看得見,你們口中所說「我也有許多同性戀的朋友,他們都很可愛」的同志們的小事?

你們可曾看過,像我這樣的一個「娘娘腔」,小時候因為「太娘」,被一群人壓在地上威脅「你不准再來上課」,下了課,我不敢去上廁所,只因為我「太娘」,他們要檢查我有沒有「懶覺」,我只能躲在沒人看見的地方哭泣,我還不敢哭得太大聲,因為我怕他們會聽到,說我是「愛哭包」、「娘炮」?你們可曾看過、聽過,甚至體會過?(推薦閱讀:婚姻平權對話集:他們喊我不男不女,拖我進女廁


圖片|來源

你們可曾體會過,在公開的街頭,一對男男、女女的小情侶,他們想牽手又不敢牽手、想接吻卻又不敢接吻,只因為害怕招來異樣眼光、辱罵的那種恐懼?你們可曾接觸過,有年輕的同性戀小朋友,向家人出櫃之後,被趕出家門,露宿街頭,斷了經濟來源,求助無門?你們可曾聽聞過,同性戀被同事發現在公司開交友軟體而被迫離職?你們可曾當過,拒絕租給同性戀情侶的房東?

同志,不如你們所說得那樣「可愛」,他們的可愛,是為了面對這個世界對他們的不友善,所學習出來的強大武裝。如果你們把這樣的「可愛」,當作是他們得繼續接受現況的藉口,我想,這是不是不太厚道了?(推薦閱讀:用公投捍衛性平教育:被消失的「玫瑰少年」

當然,同志跟你們一樣,也有很可愛、很溫馨的一面。有些同性戀喜歡去 IKEA 逛街,想像著這張桌子搭配著那張椅子,這張床搭配著那張床單,想像著以後的家。有些同性戀喜歡租 DVD 回家,一起窩在床上一整天。當然,也有些同性戀把自己的伴侶帶回家之後,他們與爸媽、親戚朋友,相處得非常融洽。如果你們不曾看過、聽過、接觸過,我現在告訴你了,讓你知道了。

同性戀不等於:好亂、性解放、肛交、多P、人獸交、愛滋病等的同義詞。

如果你曾看過、聽過、接觸過,你依然強烈地表達不認同,換我想聽聽你的想法了,我願意聽。

在你們告訴我你們的想法以前,我寧願相信,你們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看見同性戀會覺得有點不舒服,平常完全可以接受同性戀過著愜意的生活,但是要教導你們的孩子什麼是同性戀、什麼是性愛,你們可能會有所遲疑;我寧願相信,你們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看見蔡康永在金馬獎的典禮上展現機智、幽默、風趣,但又覺得要是他不是 GAY 就更好的那種人。我寧願相信,你們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不知道世界上有同性戀存在,而不知道該如何去相信並且看到一個自己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事物。

我很樂意,坐下來跟你們聊聊為什麼你們會對同性戀感到不舒服。我很樂意,坐在你們的沙發旁邊,陪著你們一起看蔡康永主持的頒獎典禮。我很樂意,介紹你們幾個我很要好的同志朋友,讓你們知道同志也跟你們生命中其他的異性戀一樣,可以為你們帶來許多正面的影響。

我說完了,你們能夠感同身受嗎?同志追求的,跟你們追求的,是同樣一件事。就是公平地被對待,公平地實現「小事」。

我說完了,換你們說了。告訴我,你們擔心什麼?

接下來,這一段,我想要對看我文章的同志朋友們說。

我親愛的同志朋友們,你們絕對有 100% 的權利,詛咒傷害你們的人去死,你們也絕對有 100% 的權利,看著這些惡意的宣傳品,一起抱頭痛哭。但是,憤怒、悲憤、哭泣,只是情緒的發洩,是不是有可能轉變成行動的開始?如果我們可以一起改變些什麼,我們一起,好嗎?

面對你身邊親朋好友的不友善行為,勇敢地提出澄清。不知道怎麼澄清的,可以私訊我,我盡量幫你解答。以理服人行不通,我們就動之以情,試著讓他們感同身受。

我親愛的同志朋友們,因為惡意,你會憤怒、憂鬱、焦躁、哭泣,但別因為惡意而讓情緒超越了真正重要的事情。也許,我這樣的要求對某些人來說,很殘忍,但是,如果我們可以一起改變些什麼,我們一起,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