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父母的期待,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團藝術總監張嘉容想告訴你,也許我們不必期待父母的贊同,應該學習為自己負責,不讓父母擔心。

同樣遭受挫折或壓力,許多人一蹶不振,另外一些人卻可以很快地恢復,甚至感到快樂、幸福。面對壓力,他們有哪些特點呢?能夠感恩,能夠樂觀,擁有希望,能夠給予和行善,能夠擁有好的人際關係,從孤單疏離中擁有解決策略,能夠寬恕和原諒。這個能力就是心理韌性(Psychological Resilience)

擁有高度心理韌性的人,善於用自信、樂觀、勇氣、自律和貫徹力,面對人生的種種挑戰,讓自己脫穎而出。

在工作中,我發現人們可以透過我們獨創的「水面劇戲劇療癒技術」,結合正念、舞蹈、戲劇編導、繪畫、音樂、心理諮商、戲劇治療、心理劇等技術,幫助人們擁有更好的抗壓力以及自我復原能力。這套技術可以幫助人們轉換觀點,在面對壓力時,重新框視與認知重構,不會一昧覺得自己在受苦、被生命或環境或他人迫害,而是有能力從逆境中看到優點,在更宏觀的角度看到人與事更多的面向和角度。(延伸閱讀:壓力是人生的辛香料!擁抱挫折的四個方法

在年輕世代的大學生,甚至是出社會已經有一段時間的年輕人,在面對自己的未來時,仍然非常慌張迷惘。很多年輕人面對父母的期待而痛苦,可能想當藝術家卻被迫讀了醫學院,想當電競高手卻被迫去念數學系,面對父母的期待和自我的期待,卡在中間不知如何是好。

透過排練演出一場女兒跟父親的衝突,演父親的夥伴告訴大家說:「剛剛感受到非常的不知所措,內心波濤洶湧,很抱歉,但是說不出口,所以才會一直抽煙,但其實並不是對女兒冷漠,只是一個男人的人生中,根本就沒有習慣要跟別人說對不起,自己卡住了,無所適從!」,當事人恍然大悟,回想起父親在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說:「老師啊!我懂了。其實我根本不需要我的家人再多給我一個道歉,因為他已經用他的行為在告訴我,他感到很抱歉,只是我一直堅持要聽到他說那句話。這個堅持太傻了。」

透過戲劇,當事人可以去同理父母的處境。戲劇跟其他靜態的藝術形式如書寫、繪畫等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透過身體行動演出,能夠更深度的發現和接納內心感受,進一步能夠換位思考,了解到對方的心情和狀態。

我曾經編導過一齣戲叫 《我的天使魔鬼:睡美人》 ,在皇冠藝術節演出,裡面有一小段叫:「我是女主角」,女兒因為父母反對自己的夢想採取極端行動。親子雙方都各執己見,都希望對方改變,都沒有自己改變的意願,因此釀成了悲劇。表演者是劇場演員王安琪、王珂瑤、邱安忱,演得非常好。編導創作讓創作者得以宣洩內在情感獲得淨化,也對社會人生提出深度的觀察解剖,替人們表現存在的普遍處境和內心情感。對於舞台上經常扮演他人的專業演員來說,透過揣摩和同理,開闊了自己對人性的深入了解。這也正是無數藝術家投入創作、表演的魅力之處。(延伸閱讀:法律外的真實人生,呂秋遠律師:「我們會犯錯,但也會做好事,這就是人性」

我是女主角,張嘉容編導作品,我的天使魔鬼睡美人,2008皇冠藝術節和誠品小劇場
我是女主角,張嘉容編導作品,我的天使魔鬼睡美人,2008 皇冠藝術節和誠品小劇場。圖片|作者提供

但當戲劇作為轉化內心的美學形式,戲劇跟其他靜態的藝術形式如書寫、繪畫等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身在其中的當事人,透過身體行動演出,能夠深刻的覺察自己的內在世界,擁有新的發現。我們會特別強調對身體的覺察,參與者在演出跟父母有衝突時,體驗到自己身體的憤怒、顫抖、心跳加速等情感和心理感受。透過創造活動,我們陪伴當事人解除壓抑和宣洩情緒,深度的覺察和接納自己。

進一步的,我們也會邀請當事人轉換觀點,想到自己的父母在發生衝突時何嘗不是這樣,體驗到同樣的身體的憤怒、顫抖、心跳加速、失望、沮喪等等。我們覺得父母在傷害我們,但我們其實也在傷害他們;我們覺得他們不理解、不信任我們,但他們何嘗不也覺得我們不理解、不信任他們,感到受挫和受傷?

父母有他們自己的成長背景和人生經歷,其實很難被改變。然而我們真的需要他改變嗎?為什麼他有義務要為我們改變呢?也許真正要改變的,是我們期待父母贊成我們、為我們而改變的願望。父母根本就沒有必要也不需要贊同我們的想法,就像我們也不需要去贊成和符合他們的期待。我們要學習的是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讓自己可以養活自己,衣食無虞,不需要讓家人為我們擔心。然而同時,我們也可以對父母傳遞:我很在乎你,我希望好好跟你相處,因為愛你,我會願意一直努力。(延伸閱讀:如何在成年後與父母自在相處?練習跟父母當朋友

張嘉容編導作品,我的天使朋友,2008女節,牯嶺街小劇場,演員施名帥、黃采儀、黃武山
圖為張嘉容編導作品,我的天使朋友,2008 女節,牯嶺街小劇場,演員黃采儀、黃武山、施名帥。圖片|作者提供

經歷戲劇扮演之後,當事人會說:

我非常的受傷,但是我更加了解,他其實是很愛我、很關心我的,我能夠體諒他的脆弱、擔憂和期待。雖然這並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我比較年輕,我可以比他們更有彈性,我可以想辦法增進我的溝通和說服技巧,去跟家人溝通。這些技巧對我未來的人生、工作還有情感生活,一定也會有很大的幫助,這個逆境剛好可以幫助我去加強我的能力和問題解決策略。

我可以努力尋找資源,去找對父母有影響力的師長或親戚,正面或側面的說服他們,或者給我意見。我可以把跟父母的衝突視為溝通技巧的演練,擺脫一個受害者、被壓迫、孤兒的角色,我不要當一個不被理解的可憐蟲,不是一個把利器向外的暴徒,而是主動積極,能夠自我接納、更有彈性去覺察和解決問題的人。 

所以當事人就從一個面對父母期待,被勉強、被壓迫,在溝通困難之後,離家出走、自暴自棄、挫折攻擊、冷漠隔離,選擇傷害彼此這樣的因應策略,這麼無奈的生命處境,轉變成學習溝通說服、樂觀希望、幽默對待逆境、獲得有意義的人際支持等等壓力因應策略,變成有耐挫力、能夠對自己負責,善於溝通和說服,能夠解決問題,寬容和同理家人,並且自尊自我接納,與他人保持正向情感互動的人。

希望各位年輕的朋友們,在展開人生未來的路途上,能夠善用戲劇方法,在創造力和樂趣當中,幫助自己轉換觀點,更有彈性和靈活度,當一個人生的藝術家,創造你想要的精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