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mp 男人幫於 Youtube 頻道上傳拍攝惡整約炮女生影片,片中種種「教育女性」的蕩婦羞辱行為,在網路上掀起熱議。我們希望透過此文,邀請你思考蕩婦羞辱背後的原因。

我看完「Bump 男人幫」惡整約炮女的影片之後,我整夜睡不著,我心裡的難受,一直對寂靜的夜怒吼,到底憑什麼,由你們來懲罰女人?

到底憑什麼?

我的碩士論文,是寫台灣人如何去認同「新移民」。當她們是好媳婦、好太太、好老婆的時候,我們會認同她們「成為台灣人」。但是,當她們「被發現」去陪酒、做性工作、外遇,我們卻把她們描繪成「那個越南來的」、「那個大陸妹就是這樣」,加以否定、排斥。

也就是說,我們評價「一個女人」的時候,我們經常是藉由她們的「性」來判定。她守貞,她好棒,她淫蕩,她壞壞,「簡直非我族類」。

甚至,就像 Bump 男人幫的影片一樣,她根本不配成為一個人,可以成為被捉弄的對象,拍成影片大家一起訕笑、獵女巫、批鬥之。


圖|作者提供

最近出了書的林靜儀醫師、立委,她接受鏡週刊的專訪時,她說,她大一時,參加女性研究社,前二場的活動竟然是美姿美儀和化妝教學,「沒想到這社團教妳如何成為男生喜歡的女生,讓我很衝擊。」當她開始接觸女性主義,加入異議性社團,上街示威遊行,「我知道自己不是傳統男醫生喜歡的乖女生,我太容易挑戰到他們的權威。」(延伸閱讀:

為什麼這個社會上的某些男人,總是喜歡「蕩婦羞辱」,而這個社會竟然也對「蕩婦羞辱」抱以熱烈掌聲?「太容易挑戰到他們的權威」就是答案。

用更白話的方式來說,就是「不受控的女人,該死」。「不受男人控制的女人,更該死」,尤其是「不受男人控制的蕩婦,更該千刀萬剮」,砸派算什麼?沒把你吊起來活活燒死、浸在水裡淹死,都算客氣了。(推薦閱讀:輕描淡寫說「撿屍」,其實是助長了性別暴力與蕩婦敘事)

大家有注意到嗎?實測影片中,他們用了一個理由,來包裝他們的「蕩婦羞辱」,那個理由是「讓愛約炮的女生知道,約炮有多可怕」、「教育她一下」,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就我看來,這就是 10 乘 10 的「男性焦慮」。

蕩婦,不但不跟他們約,卻跟別的男人約,還破壞了這個世界的「秩序」——女人的身體不是自己的「秩序」。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所以,他們一方面透過羞辱、懲罰來宣示「你們看,愛約炮的女人就是會這樣,下場你們自己選」,藉此穩固既有的性別權力,另一方面,又透過羞辱、懲罰來昭告天下,「這種爛貨,不是我約不到,是我根本不屑約,不屑幹」,來消除他們的男性焦慮,拉幫結派,尋找共有此感的男人,維護他們的雄風。

說起來,到底是那個女的比較可憐,還是那兩個男的比較悲哀?

更悲哀的是,我們都曾緘默,讓悲劇一再發生。

我曾與幾位女性朋友,一起發起了 #freethenipple 的活動,上千位女性響應、聲援,投稿了自己的裸照在社交軟體上。她們換來了許多側目、攻擊與風險,有的人被她的爸爸警告,不把照片刪了,就滾出家門;有的人被男朋友斥責,以分手要脅,要求將照片下架;有的人則收到匿名騷擾,以及姦殺、輪姦、殺你全家等字眼的黑函。

身體是自己的、慾望是自己的、生活也是自己的,要脫要穿、要守貞要解放,妨礙了誰?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教訓她,並且拍成影片公審?

我們這個社會,始終不擅長解決麻煩,卻非常擅長解決找麻煩的人。

太多了,我還可以舉出 10 個、20 個、100 個、1000 個例子,來告訴你,女人受到了什麼樣的束縛與壓迫。也許,不用我告訴你,你根本就清楚明白。

你又怎麼能繼續裝糊塗,袖手旁觀?

為了不再繼續裝糊塗,我一直在找尋解決麻煩的方式。

我在「越南店」當過少爺,親身貼近觀察那些被當成壞女人的「越南妹」。我們店裡的客人,大多是計程車司機、卡車司機、工地工人、臨時工、輪班制作業員。他們來消費,除了摸摸腿、摟摟腰、唱唱歌、喝喝酒,他們最多的時候,還是跟小姐純聊天。

我還記得,有個客人,特別煩人。酒量不好,喝醉了便不肯走,小姐不煩,我都嫌煩,「就讓他說吧!還不就要點男人的尊嚴,給他就好了」一個姊姊這樣對我說。「給他就好了」不是一個女人給男人的施捨,恰恰相反,那是她身為一個陪酒小姐能夠給予的溫柔與同理。(推薦閱讀:

最後,我想跟各位說,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不願意面對的缺點、傷疤、自卑與焦慮,透過傷害別人、羞辱別人、否定別人,也許你能夠找到與你共感的人,達到暢快與舒緩,以為找到了正義,找到了救贖,但終究你是在自己騙自己。

那麼,你不僅連溫柔與同理都不值得,也不配值一個施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