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作者解析蔡明亮導演《天邊一朵雲》,如何以 A 片為主軸,刻畫現代人如隔層保險套般的感情。

2018 第二十五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將於 10 月 4 日至 10 月 14 日登場。於此,我想分享自己最喜歡的一部國內女性主義電影:蔡明亮導演的《天邊一朵雲》(2005 年 3 月 18 日在台灣上映)。

電影背景設定於水旱台灣。由於旱災,人們只好吃西瓜解渴解熱。水和西瓜是本片的核心符號:缺水,象徵感情匱乏;啃西瓜,象徵蹂躪情慾。蔡明亮導演在這部電影中探討感情與情慾的對象,看似聚焦在AV男優(男主角李康生飾)與故宮解說員(女主角陳湘琪飾)上,實際上他想要表達的愛情困境,則是當代台灣人的處境。我相當同意高榮禧(2008:144)一針見血地批判:「現代人的愛始終是隔一層的,如隔層保險套般,它剝奪了受孕的機會」。

電影一開始就是穿著白色護士服的 AV 女優(夜櫻李子飾)與身著白袍醫師服的 AV 男優的性愛角色扮演遊戲。首先,AV 女優躺在一張白色床上,她的生殖器被半邊紅色西瓜遮住。此刻的影像構圖讓人聯想到「日本國旗」,暗指日本作為色情產業的重要國家。


圖片|本文作者截圖自《天邊一朵雲》

隨著 AV 男優用舌頭舔食西瓜、用手指插入西瓜,AV 女優的呻吟也愈加高昂。緊接著,AV 男優用手指加速抽動西瓜,西瓜的汁液噴滿床,AV 女優的淫叫聲也愈來愈大。最後,AV 男優粗暴地將一塊又一塊的西瓜塞進AV女優的嘴裡,西瓜汁流滿 AV 女優的眼睛、鼻孔、臉蛋、頭髮、脖子等身體部位,她在此刻也發出令人滿足的呻吟。

接下來,蔡明亮導演以女主角為觀點進行敘事,將觀眾號召自女性的觀看位置。女主角在公園裡遇見男主角而萌發愛情,緊接著,蔡明亮導演跳開劇情敘事,進入以女主角為情慾主體的歌舞劇演出:姚莉〈愛的開始〉


圖片|本文作者截圖自《天邊一朵雲》

映入眼簾的是國立故宮博物院前的蔣中正銅像,佐以豔麗的大型塑膠花。蔣公銅像象徵巨大的男性陽具,女主角以性感華麗的舞蹈動作、不斷撫摸銅像鼠蹊部來展現她慾求的(性)愛。蔡明亮導演將女主角的慾望,投射在歌舞劇裡,使女性成為主動慾望的主體。她甚至以直視觀眾的眼神,翻轉看與被看的權力不對等關係,使得觀眾也成為她凝視甚至是慾望的對象。

蔡明亮導演在電影裡處理男女主角的愛情關係時,經常以嬉鬧打笑的方式呈現,讓男女主角間的情慾探索也成為一種表演。例如,男女主角的歌舞劇約會場景:洪鐘〈奇妙的約會〉


圖片|來源

躍入眼簾的是高雄左營的蓮池潭龍虎塔。影片中,男主角身著女裝,模仿女性約會的害羞陰柔氣質;女主角則身穿類似卓別林的男裝,誇張地展示陽剛氣質。此一過程在在提醒觀眾,女性/男性特質是一層裝飾、一副面具、一種偽裝,人們可以透過模仿,表演當一個女人/男人意味著要做的那些事,同時呼應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1956 年 2 月 24 日-)所謂性別是一種表演(performance)且可以流動(fluidity)的狀態。

不僅是男女主角的約會,蔡明亮導演在拍攝 A 片場景時,也會透過歌舞劇來調度劇情。譬如,當 AV 男優焦慮於自己無法順利勃起拍攝 A 片時,導演透過張露的〈靜心等〉來展現 AV 男優不能勃起的困境。


圖片|來源

在這個歌舞劇裡,楊貴媚在廁所穿上強調女性胸部的尖銳三角錐,帶領女舞者們共同追趕裝扮成陽具的畏縮 AV 男優。她甚至以強而有力的凝視,看著觀眾。她充滿力量的眼神,宣示著女性就是發言的主體。

電影的高潮即是在結尾。女主角不小心在 A 片工作現場,發現男主角的職業是 AV 男優,並親眼看見男主角強暴 AV 女優的性愛場景。觀眾先是看見女主角站在窗外觀看 A 片工作的拍攝現場,下一顆鏡頭即是 A 片拍攝的場面。這也就是說,蔡明亮導演透過營造女性觀看 A 片工作場景的情境,讓觀眾站在女主角的位置觀看被解構的 A 片。於此,A 片的視角是一個主動觀看的女人,摧毀了傳統 A 片中男性對女性身體局部特寫鏡頭,如臉蛋、胸部、性器官等固定的男性凝視公式。(推薦閱讀:【女影影評】《Xconfessions》在情慾世界裡,不要窮得只剩一根勃起陽具


圖片|本文作者截圖自《天邊一朵雲》

除此之外,觀眾還可以看見拍攝 A 片的現場工作人員在一旁打燈,甚至聽見 A 片導演對男主角說:「躺下搞」、「快點」、「腳開點」等指令。蔡明亮導演在這部電影裡,展現 A 片拍攝過程的刻意安排,直指 A 片是一種表演化、機械化、人工化的慾望展現,並批判 AV 女優的身體只是性愛道具,AV 男優的慾望只是商品而已。這也就是說,《天邊一朵雲》並不是呈現 A 片「本身」給觀眾看,而是呈現拍攝 A 片的「過程」。在這部電影裡,蔡明亮導演在激起觀眾慾望的同時,又挫折觀眾的滿足,好讓觀眾有機會回到自身,省思 A 片內涵。


圖片|本文作者截圖自《天邊一朵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