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八月談失戀,這篇性別觀察,要從男孩的成長脈絡細看,他們失戀了在想什麼?被壓抑的情緒如何找到出口?

「或者,我只是被自己需要你的方式嚇住了」——保羅・麥卡尼(Paul MaCartney)〈或許我被嚇到了〉(Maybe I am amazed)

八月主題談失戀,我弔詭地發現:身邊的男性朋友,極少彼此談論他們失戀的故事。

相較之下,我聽過幾乎所有女性朋友談及她們的失戀歷程——大受打擊、撕心裂肺、悲傷,再慢慢恢復過來。其中多數人能運用豐富詞彙去描述心碎感受、失戀的影響,甚或侃侃而談失戀讓她學習到的事。

然而,男性朋友提及失戀,往往只是輕描淡寫,陳述「我們分手了」的事實,或是急著說「別擔心,我沒事」。對自己的感受鮮少有描述,若有,則大多圍繞三個詞彙:「難過」、「憤怒」、「無感」。

失戀的「難過」,除了難過於過往已成回憶,許多男性朋友也共同提到,感覺像是「一部分的自己不見了」,卻說不清是哪一部分。

失戀的「憤怒」,大多指向認為自己被欺騙、背叛。背叛不一定來自外人介入,共同願景不再、當初「在一起」的承諾破碎,也可能被解讀為背叛,於是開始壓抑與他人情感連結的渴望,「反正最後總是讓人失望。」

失戀的「無感」,則是有一部分人告訴我,他往往不會在失戀過程經歷巨量情緒,「至少不像他人一樣激烈。」

在失戀這個情感地帶,順性別男性與女性之間,從感受、詮釋到處理,都存在巨大的差異。差異的起因是什麼?男孩的情緒去了哪裡?有沒有人在意,男孩其實一路也撐了很久?


圖片|來源

男孩的情緒去了哪裡:從出生就被定型

《男性解放》一書提到,男孩從誕生那一刻開始,人們與男孩/女孩的互動不同,就開始影響男孩的情感表現。

在西方家庭情境,學者研究發現,父母更常擁抱女嬰,這在嬰兒 13 個月大時產生顯著差異:女嬰給父母的觸摸與談話,比男嬰更多。男嬰在不知不覺中,養成情感遲鈍的個性。而根據《男性解放》一書,男性的行為模式,在 13 個月大時就開始發展了,行為是透過學習獲得,與染色體、生殖腺或賀爾蒙的性別無關。

男孩的情感學習,與社會如何對待他的感受、對待與他同一種性別的群體有關。

例如,社會對男性的期待是「堅強、不該表現脆弱情緒」,這阻止男孩承認自身情緒,更阻礙男孩的情感發展。《該隱的封印》一書提到,這是一個引導男孩遠離自我內心的過程,可稱之為男孩的錯誤情感教育。社會普遍較認同男性以「憤怒」或「情感抽離」的方式,認定或表達自己。

這也使得許多男性對於描述悲傷、脆弱,是很不自在的,很多時候,他們甚至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的感受,或者不知道那些感受是什麼。

女人迷專欄作家海苔熊也在「男子失戀陣線|海苔熊:最悶的不是失戀,而是失戀卻說不出口」一文,提到男孩的三點困境:

  • 缺乏情緒覺察:正所謂男子漢大丈夫,要哭等事情做好再哭,可是當我們把注意力轉移到工作上面,長期缺乏對自己情緒的照顧,等到下次悲傷的時候,可能連自己悲傷都不清楚。這個悲傷可能化成咬指甲、物質濫用、網路成癮等等,用別的刺激來壓抑沒有被看見的焦慮[12-13]。
  • 缺乏情緒詞彙:從小被訓練男兒有淚不輕彈,長大之後變成就算有眼淚也沒得談,可能會想哭、可能會鼻酸,但卻沒有好的詞彙去描述自己的心酸[14]。
  • 缺乏情緒伴侶:一如前面所看到的,男人們被期待「有能力」[15] ,聚在一起遇到問題,往往是以「解決」為主,當事情沒有辦法解決,並不會安撫情緒,而是用喝酒或搞笑來逃避。不巧的是,感情裡很多事情是只能理解不能解決,那天的啤酒聚會,只要有一個人能夠試著去理解 G 的感受,不用解決、也不用搞笑,或許他的苦就能夠被看見。

男孩需要具備豐富情緒生活的男性,作為他的楷模。情緒是人性的重要面向,是區隔人類與機械的基本差異。壓抑情緒造成的後果是顯而易見的:

95% 的少年殺人犯是男孩;在青春期的男孩中,自殺是第二大主要死因。與同齡女孩相較,十五歲男孩自殺成功率多七倍。——《該隱的封印》,頁 28。

陽剛文化鼓勵男性壓抑情緒

男孩情感表現從出生就被定型,長大後,陽剛文化持續鼓勵男性壓抑情緒。即使是感情豐富、願意承認自己的脆弱的男人,也往往不能表現出來。雖然人們總說,「沒人在阻止男性表達情感」,然而卻很少有男性願意公開嘗試。真實世界裡沒有、電影裡頭也少見。

「每個人都有失戀的時候,而每一次我失戀呢,我就會去跑步,因為跑步可以將你身體裡面的水分蒸發掉,而讓我不那麼容易流淚。」——《重慶森林》金城武

即使人們說沒關係男人哭吧不是罪,但是真的做了,往往也有代價。

有位朋友談及他自身的遭遇,他曾經因為家庭與工作上的挫折,在一位同事面前哭了一場。「一個鐘頭之內,全辦公室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誰也不說什麼,只是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有一個人拐彎抹角地取笑我沒有男子氣概,但別人有意的沈默也是同樣的意思。我保證這輩子再也不哭了。」——《男性解放》,頁 96。

解放性別框架,不只是口號式地說男人哭吧,而是去想,我們有沒有可能在男性展露脆弱的時候,給予支援、而非嘲笑或冷漠以對。讓他們知道,展露脆弱,是身而為人的重要部分,表達脆弱,更使人貼近人性。


圖片|來源

為何社會無法面對男性的脆弱

《該隱的封印》一書提到,社會壓抑男性的情感發展,是因為「男孩被視為理所當然是未來的成功者、領導人(女孩則不是)」。而人們也不知該如何面對男性的脆弱、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不怕示弱的男性。

當一個順性別男孩失戀,回到男性友伴之中,情境大多打打鬧鬧,這也顯示了一群男孩的不知所措。大家沒說出口的話或許是:「我知道你很難過,我懂。」可是不知如何表達安慰、關懷與同理,同時也不想顯得脆弱的男孩們,說出來的話就變成了各種逃離情緒的話語:「阿不要想了,來喝酒,乾啦!」,或是否定情感的言論:「好的女人還那麼多,忘掉這一個,下一個會更好!」

《男性解放》書中舉了另一個例子:Larry 與 Joyce 一同出差,發生了小小的車禍事故。事後,人們走向 Joyce 問她是否受驚嚇、難過?形成一種鼓勵她紓解心情的氣氛。人們走向 Larry 那裡,即使想要表達關心,最後也只是說了,「好小子,只差那麼一點。你沒事吧?車子沒問題吧?」後來 Larry 與 Joyce 分別回到座位,女方已經顯得相對放鬆,而男方仍看起來很緊繃。

女人迷想做的,是既支援 Joyce,也想支援 Larry ,聆聽他的感受、提供陪伴。八月主題「失戀陣線」關照失戀的心情,我們邀請男子們談論對失戀的看法與感受,也準備「失戀生存包」,希望男孩們可以從不否定自己的憂傷情緒開始、認識到你不孤單、我們總在這裡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