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彩虹大叔蔡意欽作為中年同性戀者的告白,期待世界用更多的包容擁抱 LGBTQ 族群,只要有愛,我們都一樣。

作者|彩虹大叔蔡意欽

常在想,同志在爭取的權利除了婚姻之外,所謂的平權平等到底還包括哪些?

是眼神?言語?態度?還是當你伸出手握住的那一個禮貌且真誠的回應?

我是一個出櫃的彩虹大叔,也就是說,我是一個中年同性戀者。

每當我新認識異性戀朋友,說出我的伴侶是同性時,最常聽到的就是「我不排斥同性戀喔」、「我很喜歡你們,我也有很多同志朋友」、「我可以接受同性戀」。

聽到這些真的會讓人翻白眼,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的性取向並不需要另一個人肯定、接受跟評論喜不喜歡。

性取向就像貓頭鷹只在夜晚出沒、食蟻獸只吃螞蟻,是天生基因不同呈現出的不同面貌,難道你會對蜂鳥說你能接受牠吃花粉嗎?

我這麼說也許搞怪了點,但對同志而言,那些話其實帶了些歧視,因為話裡的潛台詞就是「我寬宏大量包容你們這些異類」、「我是上層的人,接納你們低層的人」──歧視常常就藏在生活中這些不經意的細節而不自知。(推薦閱讀:女生而已|李屏瑤:期待有一天,同性戀不是異性戀的反義詞

你可能在想,這言論是不是太玻璃心?當然,很多同志並不在意別人這麼說,但這終歸不過是弱勢者躲在櫃子裡久了的麻木。


圖片|來源

目前社會的氛圍,討論的不只是同志問題,現在被廣泛討論的人權議題也包含了所謂的 LGBT(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但在爭取 LGBT 的平權時,反而很常看到自己人歧視自己人。

我在同志酒吧被自己人包圍時常常聽到「你看那個 C 妹」、「天啊有個死人妖」、「你是雙插頭喔」、「就一個男人婆啊」⋯⋯但我與另一群異性戀朋友聊天時反而不會聽到這種歧視字眼。

這些話其實嚇到我了,我們不是都在同一條船上嗎?怎麼大家好像分了很多派系?

這就是我不懂的地方,當我們被說是死基佬、兔子時,心中就像被狠狠射了一箭,又怎能把那枝箭反射向別人呢?難道是遭遇過歧視的人更容易去歧視別人?

後來我暫居紐約,我找到答案了。

有一次我在地下鐵坐車要回家,我遇見一個黑人狠狠地就瞪著我。然後無端地就開始嘲笑我,他問我:你的眼睛呢?我無法看到你的眼睛?張開你的眼睛吧亞洲人!

而且你會發現嘲笑亞洲人的好像以黑人居多。

我也親眼看見有兩個韓國女生在地鐵車內用韓語聊天,然後一個黑人就破口大罵說這裡是美國請用英語說話,如果要說你們亞洲話請你回你的國家。

這就是在社會中一些莫須有的階級,很容易造成弱勢者往更弱勢者身上去施壓,然後找到自己心裡的平衡。但我覺得不懂痛的人會在不經意間傷害到人,但懂得痛的,就要學會避免那些痛。

最近很流行一首歌,《我們不一樣》。

的確,我們真的都不一樣。

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變性者、雙性別者。

愛男生、愛女人、無性戀者⋯⋯愛的世界裡我們是如此不一樣。

就算同樣是愛男生,也能分成男生愛男生、女生愛男生或跨性別愛男生。或者分得更多,愛的是老男生、小男生、胖男生、瘦男生⋯⋯矮、高、帥、壯,不一而語。既然所有人天生就不一樣,為什麼還要弄出那麼多區別去歧視其他人?何必歧視?何必言語攻擊?為何不欣賞別人不同的特質,就像欣賞這花花世界一般?(推薦閱讀:Yep, I’m Gay! 飢餓遊戲童星:身為同性戀,讓我擁有理解愛的能力

我曾經交過一個小男朋友,他很喜歡穿他媽媽的衣服,也會把家裡一堆布穿上身假裝是禮服,然後 PO 到社群網站。我的同志朋友常笑我吃得很重鹹,那揶揄其實是帶著歧視的。

我還有一個很要好的跨性別閨蜜,他先娶老婆,後來離婚變性交男友,之後跟男友分手剪短頭髮又交了女朋友。他唱歌超好聽,男聲、女聲都 hold 得住,但每次聚會總有人問他是男是女?是男是女重要嗎?他懂得愛人,你也懂得去愛他才重要吧。


圖片|來源

每個人各有其偏愛,而我們身在這個大千世界,只要不傷害他人,管你是壯熊異男黃種人、美腿黑人 Tomboy 或美魔女白人歐巴桑又如何?

全 LGBT 加起來其實仍是少數族群,而世界這麼大、有這麼多種人,多一點愛跟體諒不是會讓這世界的氛圍更友善嗎?

同樣的性別都不一定有相同的性取向了,因此性取向相同的我們所呈現出來的愛也不一定得是同樣的樣貌吧?

同性不同志,同志不同愛,我們真的都不一樣。但只要有愛,有了愛,我們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