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盤點,從病毒、疾病,一直到人體的器官,都刻上了男解剖家的名稱,這是一種紀念,還是性別偏見的體現?


圖片|來源

你是否曾為此感到好奇?當我們提到疾病、身體構造的名稱,就像是在閱讀一本:《男子 Aha moment》?

譬如為了紀念解剖學家詹姆斯・道格拉斯,女性腹腔最深處的子宮直腸凹窩,被命名為道格拉斯窩。輸卵管也是因為法洛皮歐(Fallopian)的發現,而被命名為 "Fallopian tube"。

細數這些神秘的人體構造、細菌病毒、疾病:阿基里斯腱、沙門氏菌、巴金森氏症⋯⋯讓我們把視線,再移到女性的骨盆上,從子宮、卵巢,到陰道、陰唇,甚至是神秘「G 點」的存在,都彷彿蓋上無數個男性圖章。

女性的陰道,是為了保護「劍刃」?

BBC Future 在〈The case for renaming women's body parts〉中談到,從醫學到生物科學術語,細細探究其語源,似乎都反映著父權體制下帶來的性別偏見。畢竟在過去,生物與醫學領域主要由男性所掌控,女性並沒有相當的話語權。(推薦閱讀:是誰挾持女人身體?父權眼光下的女神與蕩婦

最常聽到的例子,就是歇斯底里(Hysteria),儘管現在被用來形容人的喜怒無常、情緒不穩定,但在過去,歇斯底里是一種精神疾病的稱呼。

當時的人們認為,會發生歇斯底里的症狀,是因女性子宮的擾動、遊走或倒錯所造成(儘管到後來證實,男性也有患發歇斯底里的可能)因此歇斯底里這詞源於希臘文 "hystera",有子宮之意。

又譬如,女性的陰道(vagina),其詞源於拉丁文的「劍鞘(sheath)」,也就是用來保護劍刃的套子。而陰蒂(clitoris),也源於希臘文 "kleitorís",或者源於動詞 "kleiein",有「使之閉合」的意思。

連處女膜(Hymen),也是由解剖學家 Andreas Vesalius,採用男性希臘婚姻之神 Hymen 為名命之。


圖片|來源

「語言形塑思考」的爭議

現今,我們從那些男性解剖學家的視角,去凝視我們的身體,是否會因為這些帶有性別偏見的詞語,而形塑我們的思考呢?「語言是否會影響思考」、「思考是否需要依賴語言」的問題,一直以來都有極大爭議和討論,就像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一樣,莫衷一是。

然而,誰有權力對他人的身體部位刻印自己姓名、以及器官命名的名稱是否妥當,卻是我們必須追問的事。

因此,BBC Future 在文章裡頭,引用了 UCSD 教授 Lera Boroditsky 的研究,回答道:「這些身體部位的學術術語,不該只圍繞在男性「發現」身體構造的勝利上。醫學術語,都該被替代為,對身體的使用者而言,確實有實用性,且有教育意義的詞語。」

我們是否該還予身體部位它應有的、與功能相關的名稱,而非僅僅為了紀念發明者?

我想,無論語言是否形塑思考,無論這些帶有性別偏見的詞語,是否會影響人們的價值觀,各位可以去回想,過往有沒有因為「使用已久、但帶有性別偏見」的詞語所困擾呢?(推薦閱讀:無所不在的嘴砲文化與性別歧視!《死侍》其實並不比《大尾鱸鰻二》高明

如果有,我想這就是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