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婦女基金會呼籲民眾響應 4 月 25 日國際丹寧日活動,宣示「穿著由我 騷擾止步」,打破大眾對性侵害之迷思!

文|現代婦女基金會公益行銷部吳姿瑩主任

2017 年底,美國陸續爆發好萊塢韋恩斯坦、奧運前體操隊醫納薩爾等人長期性侵害/性騷擾事件,引發全球超過 85 個國家 #MeToo 與 #Timesup 聲援浪潮,除了支持受害人勇敢站出來,也希望社會關注性暴力議題,讓加害者面對責罰。這片聲浪席捲全球,顯示性暴力不再是被害者一個人的事,也不再是只有女性在乎的事,更是全球公民迫切認為必須改變的現況。(推薦閱讀:【直擊】性侵復原之路記者會:溫柔承接傷痛,陪你走性侵復原第一步


圖片|來源

這項行動吹向南韓,從檢察體系到演藝圈,引發了劇烈風暴。相較於加害者繼續活躍在螢光幕、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的模樣,許多受害者只能躲起來,飽受自責與罪惡感的折磨,有的創傷甚鉅,有的甚至必須接受精神科治療,過著脫軌失序的生活。受到倖存者力量的鼓舞下,多位被害人開始向曾經對她們施以性暴力的男性,展開全方位公開舉報,也迫使性別嚴重不平等的南韓社會不得不正視性暴力問題。除了多位知名導演、演員、歌手、政要一一遭到公開控訴及調查審判,2009 年疑似不堪長年被經紀公司要求性招待超過上百次的南韓女星張紫妍自殺案,9 年後也因 MeToo 反性暴力運動再受關注,青瓦台更湧入 20 萬人請願要求重啟調查該案。

然而在亞洲其他國家,受害者說出口之路顯得格外辛苦。在日本,28 歲的前記者伊藤詩織指控, 2015 年一名與首相安倍晉三關係密切的電視新聞人,以討論工作機會為由,約她吃晚餐後性侵她。在她公佈這段遭遇後,卻遭到網路酸民圍攻,甚至收到死亡威脅。


圖片|來源

在台灣,前陣子某位媒體名人提及自己曾遭內閣官員性騷擾,許多民眾帶著嘲諷與看好戲的戲謔心態,對當事人品頭論足,傳遞著「合理的被害者」應該具備年輕、貌美、身材好等特定條件,忽視了社會上大部分女性都曾有過被騷擾的經驗。近日更有前體育主播公開控訴遭到球評性騷擾一事,卻不斷被貼上「搏版面想紅」、「麻煩製造者」,甚至又跟人醜性騷擾扯上邊。(題外話,人醜性騷擾一詞不但否定了被害者的受害經驗,同時也是對另一方當事人的歧視。)

被害者試圖說出令她們不悅的經驗,卻被社會以種種藉口加以審查、否決她們的受害資格,甚至予以醜化。就連被視為台版 MeToo 的高雄體操教練長期性侵案,眾多被害者也在極度擔憂個人身分曝光可能造成網路世界的肉蒐與人格謀殺,甚或是現實世界的生存問題,諸如「如果被認出是我怎麼辦?」、「我的伴侶/孩子/親友/同事會怎麼看我?」、「為什麼當時不說,事隔多年才說肯定別有所圖」。汙名與曝光的恐懼相對於將加害者繩之以法的憤怒,父權的社會氛圍仍然讓許多被害者選擇噤聲,被害者甚至必須主動發文羅列 8 點不願出面曝光的原因,希望網友理性看待本案。(推薦閱讀:參與拍攝 Lady Gaga 控訴校園性侵新曲的告白:「社會請停止怪罪性侵受害者」

面對性暴力倖存者,社會總是不斷關注那時穿什麼衣服、是否喝酒、為何沒有大聲求救,如此放大檢視的目光,常造成被害者難以平復的心理自責,更導致被害者不願對外求助,也模糊了整件事的「暴力本質」。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調查,有 65% 受訪者認為女生在行為上表現太開放、穿著很辣、或者喜歡進出夜店等場所,可能應該要承擔被性侵的風險,在在傳遞著社會對完美被害人的性別迷思。為了破除責備被害者的文化,去年現代婦女基金會跟隨國際趨勢,提出「only YES means YES」的性同意權概念,並首次呼籲民眾響應國際丹寧日活動。

丹寧日起源於 1992 年義大利羅馬,發生一起駕訓教練性侵 18 歲少女的事件。最高法院法官認為被害少女的丹寧牛仔褲過於緊繃,少女一定有所配合,否則加害者不可能強行將褲子脫下,因此代表性行為是雙方合意。最後法官更以此推翻先前的判決,被告最終無罪定讞。這項判決引起公憤,許多民眾紛紛穿起丹寧牛仔褲,抗議司法體系中的強暴文化。隨後,美國「和平超越暴力 Peace Over Violence」於每年 4 月下旬發起「丹寧日」活動,呼籲民眾穿起丹寧服飾,表示支持性侵倖存者、打擊強暴文化及終止性侵害的決心。(推薦閱讀:為什麼性侵受害者無法反抗?這個世界正在告訴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該

今年的丹寧日是 4 月 25 日,穿起你的丹寧服飾響應丹寧日行動,發揮自身的社群影響力,宣示「穿著由我 騷擾止步」,因為穿什麼都不是性暴力合理的藉口,也不是同意性行為的暗示,呼籲打破對性侵害的迷思,不該將被害責任歸咎於被害人的穿著言行,因為責備被害者就是助長性侵文化,因為唯一該為性侵害事件負起責任的只有「加害者」。 (丹寧日響應辦法請見:這裡 )

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該自我檢討,自己是否成為幫助被害者勇敢站出來的溫暖助手,還是逼迫他們攤在陽光下對質的殘酷殺手?誠如高雄體操案被害者友人的投書:「我們若期望能有更多被害人出面指證,社會需展現對被害者的支持,而非僅止於對加害者的辱罵。倘若社會大眾願意多同理被害者一些,她們就越有勇氣跨出一步。願此事所有的被害人們都能從無盡的黑夜中見到光明,明瞭這一切不是她們的錯,知道在這條路上,她們不孤單。」

4 月 25 日,一起穿上丹寧,支持性侵害倖存者、破除強暴文化、讓加害者負責、終止性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