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校園到職場,許多令人髮指的性騷擾正悄悄的潛伏在生活周遭。帶你看台灣政壇的性別困境,從摳手心到強吻,我們是否還要姑息這樣的風氣?

國際掀起反性騷擾的「#MeToo」浪潮,國內日前也傳出法官性騷擾助理獲輕判的爭議。立法院昨天也驚傳性騷擾,據指出至少有6人受害,立法院秘書長林志嘉表示,立法院設有性騷擾申訴管道,立法院任何員工如果面臨性騷擾,一定要勇於提出申訴,杜絕所有不法行為。

多個民間團體宣布成立「Me Too」支持網絡及申訴專線。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昨天爆料,立法院也有男助理會性騷擾其他助理,受害者至少 6 人,且至少已有 2 人因此離職,過去曾向涉案助理的立委老闆反映過此事,但加害人始終沒有被懲罰。(推薦你看:不屬於女人的「公」共空間:無所不在的性騷擾


立法院驚傳性騷擾事件,至少已有六名女助理受到性騷擾,但加害人即使被申訴,也沒因此受到懲罰,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圖|聯合報系記者余承翰 攝影

黃怡翎昨下午現身還原事件經過,透露 H 男已經進行騷擾有 10 年左右,是中年男子。目前有 4 名被害人跟她接觸,根據其他人說法,被害人恐達 7 人。H 男在立院時間很久,陸續都有發生性騷案件,受害人涵蓋資深、資遣員工。

黃怡翎說,其中一名被害人指控 H 男講話習慣會靠很近,幾乎要貼到臉,有次沒想到就直接親臉頰,被害人當嚇一跳,回辦公室找自己委員申訴,立委老闆打給 H 男老闆時,H 男老闆僅說「有聽其他人這樣說」,後續有無懲處不曉得,案子也無疾而終。(同場加映:「他爽領退休金,我每天做噩夢」請改善縱容性騷擾的公務體系


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右)。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黃怡翎也說,H 男會以業務關係,藉機在講話時手搭在對方肩上,甚至摟著受害者,讓她每次跟 H 男講完話都會躲到洗手間哭。有受害者當場告訴 H 男這是騷擾,對方還有恃無恐說「不然你去申訴我啊,反正平常委員的陳情案也是我在處理」。

受到國外「反性騷擾運動」影響,「#MeToo」從司法界掀起波瀾,到近日政壇上不少人紛紛跳出來,透露過去遭性騷擾的遭遇;過去也曾屢傳政治人物騷擾他人或被騷擾的事件,一度引發社會譁然。

前立委被政壇大老「摳手心」


前立委黃淑英受訪時透露,自己曾被一個「政治圈大老」牽手、摳手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前立委黃淑英受訪時透露,自己曾被一個「政治圈大老」牽手、摳手心。日前公布申訴專線之後,已經陸續接到不少電話。她強調,鼓勵受害者自己站出來,並且也可以幫別人打申訴電話,用「Her Too」的精神,幫別人說出被騷擾的經驗。

民進黨婦女部主任蔡宛芬更自爆,曾被某「公衛大老」邀請單獨去泡溫泉,她當時鼓起勇氣告訴對方「你這是職場性騷擾」,不過不便透露這名「公衛大老」是何人。

名嘴被現任閣員酒後性騷擾

前北高行法官陳鴻斌被控騷擾女助理,後改輕判,引發爭議。蔡英文總統在臉書發文,對於關心女性在職場的處境,並盼司法制度應落實性別主流化。資深媒體人周玉蔻昨天轉貼此文表示,「很感動蔡總统對女性平權及職場不當待遇的聲援,但注意,現任閣員中也有一位酒後性騷擾紀錄」。

周玉蔻說,當年,她就反應給扁政府過,「無效,沒有人理睬!」下方有網友留言要周玉蔻提證據,讓該閣員一刀斃命,周也反駁「性騷擾案件,不須證據」。(延伸閱讀:【性別觀察】中山女中性騷擾:姑息事件,是告訴孩子你的不舒服並不重要

張花冠控陳明文涉性騷擾


立委陳明文、縣長張花冠「兩個太陽」紛爭,因陳強行勾肩,昔日戰友對簿公堂。 圖|讀者提供

嘉義縣長張花冠去年因不滿同黨立委陳明文,在民雄鄉大士爺文化祭,強行搭肩講話,指控陳涉嫌性騷擾、恐赫,嘉義地檢署去年 9 月 24 日就同一行為分 2 案,各指派 1 名檢察官偵辦,經 4 個月調查,案件還未偵結。

張花冠指控陳明文未經她同意,強行摟肩,違反刑法強制罪與性騷擾防治法,她說「陳明文硬勒住我的脖子、與我併行時,事實上,當時他講的是:他的官司都已經處理好了,不會有事。等宣判確定沒事後,他會讓我死得很難看」;但陳明文上民視政論節目,則說二人對話內容是「妳叫黃越宏寫這篇(法治時報),妳是存心要讓我死嗎?」,雙方各說各話,如羅生門。

陳明文上節目,談民進黨嘉義縣長初選,與張花冠翻臉交惡官司,他說,這次初選是派系政治與政黨政治之間的拉扯,翁章梁與張明達競爭激烈,張花冠任期屆滿卸任,他和張花冠將逐漸退出,結束派系政治,開啟政黨政治新時代的新嘉義。

至於案件進度如何,陳明文說,有人告訴他,案件已經不起訴處分,他澄清,當天他是搭肩張花冠說話,張花冠卻在搭肩後第 3 天提告。

陳為廷襲胸案


陳為廷自爆性騷案後,被網友揭露其在高中時在捷運對高中女學生襲胸,陳因此宣布退選立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陳為廷在太陽花學運後爆紅,前景一度被各界看好,在 2014 年宣布角逐苗栗縣立委補選時,自爆曾涉 2 起性騷擾事件。2011 年 7 月 5 日,在客運上,撫摸在旁熟睡的女乘客的胸部,被送往警局。經警方偵訊,移送士林地檢署。檢察官最終處以緩起訴處分,陳為廷須寫悔過書道歉、繳交1萬元罰鍰並強制接受 6 小時法治教育。(同場加映:寫在退選之後:性騷擾經驗,讓我無法同情陳為廷

2012 年,陳為廷在夜店舞池與女性有不當肢體碰觸。經國立清華大學性別平等委員會決議,並對陳為廷進行心理諮商。

陳為廷自爆性騷案後,PTT 八卦版有網友揭露,陳為廷在 2008 年高中時期曾在捷運上對一名高中女學生襲胸,陳為廷因此宣布退選立委。

女立委、議員拜票遭吃豆腐


內湖南港區議員高嘉瑜曾在拜票時被民眾偷摳手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不少外貌出眾的女性議員候選人,在人潮洶湧處拜票,不免遇到過度熱情的選民搭肩摟腰,甚至疑似伸出鹹豬手。為避免遭騷擾,女性候選人們也各出奇招因應,避免跑行程之餘被「吃豆腐」。(推薦你看:權貴子弟才能拼政治?高嘉瑜證明沒有派系財力也能贏

內湖南港區議員高嘉瑜就透露,向選民拜票時曾遇過有人偷摳手心、緊握不放,她會出點力氣把手挪開,或合照時身體貼得很近,只好假藉有其他行程趕著離開,避免騷擾化解尷尬。


民進黨立委陳瑩。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立委陳瑩曾因拒絕喝酒被官員比小指,國民黨立委李彥秀則是握手時被民眾摳手心,甚至強吻。對於這些令人不舒服的情況,陳瑩說自己會喝斥不理性勸酒者,若有言語或行為上的騷擾,會直接向對方主管反應,或在立法院質詢、開記者會公開。


台北市議員許淑華。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松山信義區議員許淑華,掃街拜票時也曾遇到支持者握手時摳手心,或要求合照時搭肩摟腰。有時參加餐會遇到喝醉的民眾,甚至會藉著酒意熊抱,她會特別注意敬酒時該桌若有喝醉的人,就請男性助理代打,對方若有不禮貌行為,也可隨時把人拉走。

高官遭控襲胸女助理


花東縱管處長廖源隆 2006 年被踢爆,藉酒裝瘋對陳瑩助理性騷擾。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原住民立委陳瑩 2006 年指控,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處長廖源隆不但酒醉鬧事,要求她的兩位助理陪酒,助理不從竟出手打耳光,事後更不斷伸出鹹豬手,她當場制止,廖源隆卻視若無睹。

陳瑩說,當天會後廖源隆與友人送一大群人回立法院,又當場趁機吃助理豆腐,借酒裝瘋,又勾肩又搭背,還碰觸她助理的胸部。「公務人員可以有這種行徑?」

廖源隆事後坦承錯誤,表示自己不該喝酒誤事,接到許局長電話後,他曾致電向陳瑩致歉,希望取得諒解。交通部事後將廖降調為技正,行政院長等多位首長也譴責此種行為。

衛生署官員舔耳案


陳情受到性騷擾的鄭可榮﹝左﹞向李慶安陳情,由於舔耳者當晚自稱是「ㄊㄨˊ」署長,鄭因此誤認是時任衛生署代署長的涂醒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02 年 8 月 6 日,小吃店老闆鄭可榮受友人丁瑞豐邀請,至錢櫃 KTV 聚會,陪「內閣長官」喝酒唱歌。鄭可榮接受公關業友人丁瑞豐邀約,到台北市松江路錢櫃 KTV 包廂,與丁的友人唱歌聚會,眾人酒過三巡後,鄭突遭旁邊男子強行抱住肩膀,然後將舌頭伸入鄭的右耳內深處翻攪。

後來鄭向李慶安陳情,由於舔耳者當晚自稱是「ㄊㄨˊ」署長,鄭因此誤認是時任衛生署代署長的涂醒哲。李慶安據此開記者會指控涂,自稱是涂醒哲學長的徐群瑛也說涂曾出現在包廂內。


衛生署前人事室主任屠豪麟(中)。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但檢方調查後,查出舔耳者是衛生署人事室主任屠豪麟,考量鄭不是故意認錯,且李慶安開記者會前曾訪談相關人,因此不起訴兩人。不過高院法官認為,李慶安當時向行政院長游錫堃查證時,游已告訴李「涂否認參與聚會」,李卻在獲得舔耳者另有其人的訊息後,仍與鄭執意指涂涉案,造成涂名譽受損,因此判決兩人要賠涂。

一審判李、鄭兩人須連帶賠償涂 60 萬元,涂上訴後,台灣高等法院審酌兩造身分及經濟狀況,改判兩人須連帶賠涂 100 萬元,但不必登報道歉。

台灣名人受害者多不公布加害者身分

「#MeToo」反性侵性騷運動如火如荼在全球各地展開,台灣終於逐漸萌芽,政壇上陸續有女性勇敢站出來;然而,對照美國、日本、南韓等國家的受害女性直接指名色狼,台灣名人受害者或許礙於各面壓力,甚至是寒蟬效應,多半選擇不公開加害人姓名,在「勇敢揭露」這條路上,台灣社會顯然還有段路要前進。(同場加映:院內無人敢言!55%女醫師曾目睹或受高層性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