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即將到來,除了返鄉車票難搶,許多已婚婦女更紛紛搶除夕與初一排班,你想過為什麼嗎?讓性別觀察告訴你。

近期看到新聞,「已婚婦女狂搶春節排班 他問:要留先生一人過年?」除夕與初一成了已婚婦女搶排班的黃金時段,潛訊息明顯——過年時節,做個工作者,比做個媳婦容易。工作起碼有勞動上限,媳婦可是全年無休。

網友現身說法,

「你家沒分,別人家可分得清楚!一堆長輩不會叫女婿做事的但叫媳婦做事,使喚媳婦倒是蠻順口的。」

「除夕初一上班,不用洗碗,不用看婆婆、大姑、小姑臉色。」

「上班比應付老公的爸媽親戚輕鬆呀。」

「有人家庭傳統的,年夜飯都媳婦在煮,旁人吃得笑呵呵。」

人人都懂媳婦苦,嫁進夫家,成了夫家的人,要扛的責很多,春節更是情感與家務勞動的高峰,要以和為貴,有苦往心裡吞。已婚婦女心裡糾結,只想在初二回家,好好做個女兒。

明明是團圓的一天,回家的心情居然感覺這麼遠。

過年,可以是極好的傳統翻轉時刻

IKEA 為春節拍攝的廣告《大過年 小改變》,挨了很多罵,同時也很精準地體現了媳婦困境。(推薦閱讀:我是覺醒女性也是媳婦:讓矛盾好好打個架吧!

畫面裡,媳婦與婆婆的互動入鏡。媳婦切菜、拿鍋鏟、戰戰兢兢求教婆婆意見,婆婆一旁指點、努努嘴巴示意,最後拿過鍋子洗,「鍋子趁熱才好洗」。或許婆婆是好意,想讓媳婦休息先端菜上桌,但也有觀者看了覺得不寒而慄,質疑這是民國幾年的廣告。

有人留言,這就是臺灣家庭的現況,只是殘酷的被搬上桌而已;有人問,下廚的經常是女人,缺席的男性角色都去了哪,在外看電視嗎?有人酸溜溜地說,現在才沒有這種乖巧聽話的媳婦。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一個留言,一種表態,臺灣家庭確實不是鐵板一塊,裡頭有百態萬千。

有的家庭,婆媳互動不見得體現僵化的權力關係,也有媳婦霸氣,一人樂下廚,覺得廚房就像自己的舒適圈;

有的家庭,下廚房的不是婆媳,也有先生的積極現身與各司其職的角色分配,甚或邀請小朋友洗菜備料,參與生產流程;

有的家庭,索性誰也不必勞動了,集體外出用餐,或是訂年菜回家團圓,省下備菜心思,更有心情關懷家人。

關於過年,我聽過許多例子,一個年節,其實有很多種過法,更可以是很好的傳統翻轉與重塑時刻。家之所以為家,正是因為人活生生地在裡頭,有權提出自己的感受,有權反思規則是否不合時宜了,共創更讓人舒服的家庭傳統。

家之所以為家,不該是因為規範,而該是因為裡頭活著的人。

於是比起咎責,比起無奈,比起憤怒,我們要認真去想,家庭裡的什麼原因,把已婚婦女往外推,讓她寧可選擇春節排班,也不願意回家?而家庭能夠一起做什麼,讓每個人回家的距離都變得更近?(推薦給你:【性別觀察】我是媳婦也是女兒,今年能不能初一回娘家?

這年頭,物理距離因為交通便利縮短了,更該努力的卻是心的距離。

情緒勞動誰買單?終於被看見價值的職場環境

我提出一種可能,已婚婦女之所以選擇春節加班,除了是為逃避「高壓」的家庭環境,也可能是因為同樣是勞動,職場環境的勞動,辛苦得有「價值」,至少有獎金可拿——她看得見自己的付出,換來的是什麼。

美國社會學家 Arlie Hochschild 在 1979 年,以美國達美航空空服員的勞動經驗為基本,提出「情緒勞動」(emotional labor)概念,強調心力付出也是勞動,更是一種耗損,卻沒有相應的衡量機制。

女人迷性別小學堂

情緒勞動/情緒勞務

emotional Labor

美國社會學家 Arlie Hochschild 比較了空服員(特別是女性空服員)和男性的討債收費員的情緒勞動工作,發現女性空服員被訓練透過外貌、微笑與同理心,讓乘客滿意服務;而男性討債收費員則必須以脅迫姿態與面子工夫,來完成工作目標。情緒勞務概念,其實可以更廣泛地應用在分析社會諸多的社會現象。

參考資料:性別教育小詞庫

Arlie Hochschild 的模型以工作為例,但家庭裡尤是,愛的勞動難以度量,又反覆被加諸道德高度,春節這日,媳婦的照顧範疇從家庭擴及家族,媳婦難為,其中還有親戚角力得照顧,比的是手腕,還有誰付出的時間心血多。

【性別觀察】月薪嬌妻,家務工作這麼累為何沒錢拿? 一篇裡,我們曾以日劇《月薪嬌妻》為題,探究家務勞動本質,並介紹女性主義者曾提出的「家務勞動工資」概念,同時不忘附上凱茜·維克斯 (Kathi Weeks)的挑戰——「家務有給」是否可能固化並擴大社會性別的勞動分工?

無論如何,我想在「家務有給」或「家務有價」之前,我們能做更多的,其實是肯認勞動者(無論是媳婦或是婆婆,或是其他人)的付出,給予其應有的掌聲,給予其應備的援手,給予其應得的關懷,而不是把家庭角色的分派或僵化的性別預設,通通視為理所當然。

已婚婦女搶春節排班,可以是無聲的抗議,也可以是前衛的翻轉。職場也有另一種團圓,這群在家庭裡找不到價值的女人,在職場裡終於看見了自己,終於被肯定了價值。(同場加映:【性別觀察】單親母親,沒有婆家也回不去娘家

這麼一想,突然覺得,今年春節,我們能做的還有好多好多。

【同場閱讀推薦】《誰替亞當斯密做晚飯》

經濟學家說,經濟學是一門關於自利的科學,人人按照自私欲望行動。

可是,這份自私的自由,卻是女性的禁忌。女性被分配到的工作是照料他人,不是追求自己最大的利益。所以當女人不想擔負照顧責任,比起男人,她更容易被指稱為自私。

經濟學若是關於自利的科學,那麼,女性的位置在哪裡,女性有權追求自利嗎?女人長久以來,燒飯做菜洗碗洗衣,支援男人專心致志從事自利經濟,如果主婦們都罷工了,這個向來不算入女人的經濟體制,還能運行嗎?

——女人迷編輯 婉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