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空心二胡寫世人給肥胖者的原罪,不只限於外表,人們看到肥胖者還會將胖跟各種負面狀態聯想!

講肥胖歧視講了也快兩年,但是對於「肥胖歧視」,仍然還是有人不明白當我們談肥胖歧視時,我們談的是什麼?

就很多對於肥胖歧視有所質疑的人,他們對於肥胖歧視往往處於一種有點否認,甚至到激烈排斥的地步,因為對他們而言,他們對肥胖者的歧視不是歧視,而是「看不起胖子」,所以當我們談起肥胖歧視時,他們才會用這麼激烈的態度對肥胖歧視的事實避而不談。

有些人認為,肥胖歧視也僅僅只是覺得肥胖不健康,覺得胖子就應該要瘦下來,而並沒有其他看法。那麼以下的兩則研究和統計結果,或許可以稍微解釋,我們談到肥胖歧視時,肥胖者在社會上遭遇到的困境。(推薦閱讀:胖子身體不健康?消除肥胖歧視,就是追求健康

其實你並沒有正確地瞭解你自己

根據《風傳媒》轉述《紐約時報》的報導指出:「『胖』是致使孩子受欺負的最常見原因。研究人員調查了來自四個不同國家的上千名成年人後發現,最容易害得孩子被欺負的原因不是種族、宗教、身體殘疾或者性傾向,而是體重。」

而著名的「內隱人格測驗」的統計中,也明確指出「將近27%的人對瘦的人有中度的自動化偏好,而將近25%對瘦的人有強烈的自動化偏好。」報告也指出,對瘦的人有較好的自動化偏好的人,佔了全部統計的70%,可以說是對於把「瘦」與「好」聯結在一起的民眾佔了壓倒性的多數。

另外關於作者在社群網站,以及在投書評論下所得到的回饋,大部份也都是表達對肥胖者的厭惡為居多。多數厭惡肥胖者的理由,其實跟肥胖者的健康沒有關係,大部份只是單純看到胖體就會產生排斥心理,在社群網站中,還有更多人明白的指出,他們「一看到胖子就覺得很討厭」,由此可知,其實排斥肥胖者的人,有很多時候只是一看到肥胖者就會產生很強烈的排斥情緒,而未必跟健康有關係。

因此,當我們談肥胖歧視的時候,我們在談什麼?而歧視肥胖者的人,你們是否真正意義的瞭解過你自己呢?

肥胖者的原罪

還記得如花這位搞笑藝人嗎?如果你不認識如花,至少也聽過小甜甜吧?

如果你有看過她們的搞笑方式,你會發現這兩種人的搞笑方式基本上離不開兩個層面:

首先就是胖和醜(我知道小甜甜減肥成功,在此是提到她早期的表演藝術),其實找胖醜的人在節目上進行揶揄,在外貌取向的娛樂界幾乎是正常現象,畢竟誰都不想當一個被取笑的角色,自然搞笑的工作就由胖女和醜女擔當;再加上普羅大眾對於胖女的觀感不佳,導致說胖女必須要透過搞笑的方式才能博取一般大眾的好感以及認同。(推薦閱讀:不公平的肥胖歧視:連體重都控制不了,你還決定得了什麼

這種現象我們也可以從平常生活中觀察到。我們常說「胖的人很好相處」;「胖的人很幽默很能帶動氣氛」,然而胖的人真的天生就很幽默嗎?胖的人真的天生就很樂觀嗎?如果胖的人無法逗一般人開心,甚至做出除了「搞笑」以外的事情,你覺得這個社群會怎麼評價他?

在上一段我提到有社群網站的人認為「一看到胖子就覺得很討厭」,然而最讓人不服氣的還不只是這一句,而是看起來理所當然實則很驚駭的下一句「如果一個胖人裝模做樣,他就更討厭」。

然而他們所謂的裝模做樣是什麼?如果一個胖子表現自己很知性、很博學,甚至是因為靠自己能力博取獎勵,都會讓這些對肥胖者不滿的人更加不滿。

於是當我們從絕大部份的肥胖者的開朗、陽光、幽默的態度中,似乎可以側面看出一個事實:表面上我們會以為胖子都很幽默,但實際上是不是因為如果肥胖者不幽默就沒有辦法被社群認同?乍看之下我們會以為肥胖者很謙卑,但是不是其實是因為只要胖子稍微有自信一點就會受到很嚴重的敵視?

從《端傳媒》對高欣宜「高調肥」的報導中我們可以略知這個社會如何定義肥胖者,而我們的社會,在口口聲聲「健康」的遮羞布之下,究竟將肥胖者定義成什麼樣的人群呢?


圖片|來源

肥胖者的十字架

除了胖和醜這兩個層面以外,我們可以從這兩人的表演藝術中得知一個訊息,即是這兩人必須要用一種看似「笨」、「愚蠢」、「骯髒」、「花癡」、「不計形象的醜化自己」以及「沒有自知之明」的態度,去呈現大眾文化下所謂的「表演藝術」。而這樣的表演方式,體現的不只是大眾文化下的「搞笑」如何低俗,而且也反映了這個社會對於肥胖者最殘酷的態度:意即當人們看到肥胖者不只是覺得他們不好看,而且還會將胖跟各種負面聯想連結在一起,認為胖子胖就算了,還笨、懶、髒、花癡、不照照鏡子⋯⋯而沒有任何——也不可能有任何「好」的意向連結跟胖扯上邊。而肥胖者在社會上的位置,似乎除了扮小丑逗人開心以外,就這樣被定型了。

你想想看,連大眾文化都這麼明目張膽的去歧視肥胖者,你覺得一般群眾會怎麼看待肥胖者這個群體?是不是覺得他很笨所以就不想跟他做朋友?更甚者可能還跟著社群去欺負他?如果這個胖子在社群中表現出有才能、智慧、以及靠自己能力獲得獎勵,原本討厭他的社群會不會因此更不服氣,進而更加倍的厭惡社群裡的胖子?(推薦閱讀:為什麼要爭取肥胖權?以為歧視不存在,比歧視可怕

電影《自由之心》中,有個白人因為出於種族歧視而瞧不起主角,進而嫉妒主角有解決問題的才能,差點把主角吊死。這樣對於自己瞧不起的群眾,因為有優異表現而產生的嫉妒心裡不僅僅只是電影的藝術表現,而是根深蒂固的在對肥胖者厭惡的社會滋生,進而導致肥胖者沒有勇氣去爭取自己的殊榮,而必須要用自我貶低以及隱藏自己的態度,換取瘦子社群「謙卑」的美談。

於是我們提到肥胖者的優點是「幽默」以及「謙遜」、「好相處」的時候,我們必須要體認到一個現實:到底是胖子真的幽默、謙遜、好相處?還是因為基於整體社會對肥胖者的厭惡,我們才覺得胖子幽默、謙遜、好相處?假如一個胖子不是瘦子眼中那個幽默、謙遜、好相處的胖子,那麼他會過什麼樣的人生?他會不會從「幽默、謙遜、好相處」的胖子,變成「又胖又笨又花癡」的胖子?它能夠被社群接納嗎?他能逃過被霸凌的命運嗎?

的確「幽默、謙遜、好相處」是個令人開心的優點,然而這個優點的背後,是對整個社會對胖子多少歧視所換來的結果?而胖子一輩子的讓自己被醜化以及不被看見,就僅僅只是為了在瘦子社群裡被認同是一個「幽默、謙遜、好相處」的人。你覺得這些優點放在胖子身上,真的算是優點嗎?


圖片|來源

你為什麼會拒絕承認自己的歧視?

有些人說,我提出這個社會對於肥胖者的歧視,會造成胖和瘦之間的對立,並且有人提出「其實過瘦的人也有可能被霸凌」。然而對於這些回饋,我想說的是,我說這些話並不是要否認過瘦群體的苦難,並且肥胖者表達社會對肥胖的歧視,也並不會威脅到其他人的發言空間,只是這是一個很顯而易見的事情,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注意,導致當我們談及身體議題時,我們往往只是「提起」,最後還是消失在其它輿論中而絲毫沒有改善。而對於身體意識的冷感,不止傷害到肥胖者,也傷害到一般體型和過瘦的群體,因為這個問題還不止關係到肥胖者的權利,也威脅到隨時都會變胖的瘦子的權利,但是這麼大一個危機卻從來沒有人意識到,還有不少人跟著附和。仔細看看,這不是很荒謬嗎?

於是乎,朋友,不要擔心自己的世界被顛覆,不要擔心影響你的會是那些人們覺得「很不健康」的東西。身體意識倡議的不只是人人有胖的自由,更是讓人們不需要因為恐懼身材走樣,而時時保持瘦身壓力的身體解放。當我們在談到肥胖者權利的時候,我們不只是談我可不可以肥胖的問題,更重要的是,作為一個有自由意志的人,我們能不能維持讓自己最舒服的方式,享受作為人應該有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