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味雞精】作者半寧布衣專欄,用古典文學去渡人生的難。領你從現代社會的親餵風波回看歷史裡女人與母乳表徵的關愛與牽絆。

最近一週最熱門的新聞莫過於臺鐵哺乳室事件。一位哺乳媽媽上網反應,列車長要求她不要長期佔用哺乳室時態度不佳,台鐵則解釋,出面處理是因為那位媽媽使用的頻率和方式不當,可能會妨礙到其他媽媽使用的權利。消息一出,批評哺乳媽媽以自己的特殊身份掩蓋違規行為的人有之、質疑這次事件反映了臺灣社會對親餵不夠友善的論點也有。

我的朋友群裡還沒有哺乳媽媽,大多數的人像我一樣:差不多到了適婚年齡,還在觀望著要不要婚、要不要生。這次新聞引發我們最大的焦慮並不在於判斷單一事件的誰是誰非,而是一旦成為一個母親,因為「母乳對孩子好」的觀點,女人彷彿一下子成為人型奶瓶,哺育稚兒、供給營養是「天性如此」,親餵的疼痛、胸漲的不便、找工作空檔擠奶的焦慮,卻都是自己該扛的。(推薦閱讀:母嬰同室、餵母乳才夠愛小孩?國健署檢討壓迫女性政策

媒體上關於哺乳的畫面大多是這樣的:母親半褪衣衫,露出飽滿而美好的上身,慈愛地將頭髮撩過一邊,溫柔地看著稚嫩的嬰兒在懷中安適地吸吮。母乳,彷彿就是母與子之間天生的共鳴和連結。這樣的想像不僅是當代廣告媒體的塑造,在史書裡也早已有過記載。


圖片|來源

母愛如乳水,不限時地洶湧不絕

北魏的酈道元在他的地理鉅作《水經注》裡,曾經講過關於母乳的玄妙故事。印度恆河流域一位國王的小妾生了一個肉球,正室因爲嫉妒而視為不祥之兆,將肉球棄於水流。多年後,被河水下流的人家收留的肉球長成了一千個青年,四處征戰、戰無不勝,眼看就要打回本國。國王的小妾心知這就是自己的兒子,於是登上高樓,擠壓雙乳,乳汁立刻噴湧而出,一千道乳汁精準地落入這一千個青年口中。這些青年意識到這就是素未謀面的生母,情不自禁放下了手上的武器。

從稚兒長成青年,洶湧的乳汁依然能連起母與子之間永恆的牽繫。即使妊娠已是多年舊事,只要需要召喚母子親情,乳汁便能準確無誤地投向孩子所在的地方。

類似的故事也發生在漢人文化圈。《水經注》記載了黃河流域的延壽津,南朝宋將軍朱脩之曾在此地守城,迎戰北魏軍隊。忽有一天,家中的老母乳汁噴湧而出:

其母悲憂,一旦乳汁驚出,母乃號踊,告家人曰:我年老,非有乳時,今忽如此,吾兒必没矣。脩之絶援,果以其日陷没。/朱脩之的母親悲傷憂慮,有一天突然噴出乳汁。母親痛嚎著告訴家人:我年事已高,本不應該有乳汁,今天忽然湧出乳水來,我的兒子必死無疑。朱脩之當日果然因為援軍不及殉城而死。

如同二十四孝故事裡,母子之間「咬指痛心」的感知,乳汁洶湧同樣是母慈子孝的玄妙相應。非在哺育期而騰涌的乳水,哪裏找得到適宜吸哺的寧馨兒?「不當時」的暗喻隱隱指向離家在外的成年兒子,一生之中再也無法感受一回母親的愛意。(推薦閱讀:【親密攝影集】鏡頭下的愛,親餵母乳的動人片刻

沒有哺乳室的年代:割乳留子的李孝女

到了唐代,母子關係仍以「哺乳」來具象化。《新唐書・列女傳》記載,遠嫁的李妙法要回家奔父喪,她的孩子依戀母親,捨不得讓她離開。身處在母職和女職兩難之間的李妙法,百般掙扎之下,毅然割去一個乳房,留給孩子。自己,則奔向父母所在的他方:

李孝女者,名妙法,瀛州博野人。安祿山亂,被劫徙它州。聞父亡,欲間道奔喪,一子不忍去,割一乳留以行。/李孝女名叫妙法,瀛洲博野,因為安史之亂被劫持到外地。她聽說父親過世因而想要返家奔喪,她的孩子捨不得她,ㄧ於是她割下一邊乳房留給孩子,自己奔赴娘家。

《新唐書》寫的是女人在各種職分的夾縫間只能戕害自身的艱難,現代女性除了在雙方原生家庭和小家庭之間折衝樽俎,還必須面對職場和家庭的夾擊。唐代的李妙法為了捨下哺乳期的親兒,只能血淋淋地割去乳房;職場媽媽的兩全之道則是趁著疲憊的通勤期間,將自己塞入相對狹窄的空間裡,努力擠出撫慰嬰孩的乳汁。

在台鐵哺乳室引發爭議之後,重讀古人如何看待母乳的記載,並不意味著藉此評判事件雙方誰是誰非,而是重新思考現代人對母乳的期望和想像,與千年前的人們相距多遠?

解藥不該是技術,而是心態

當代女人擁有了集乳器、哺乳室和冰箱,看似能稍稍抽離割乳予子以換得人身自由的慘劇,事實上女性在各種身份之間隨時抽換、蠟燭多頭燒的壓力從未稍減。科技的進步,在這樣的情境下,反而成為將女性與母乳越發捆緊的工具。

如何能夠逐漸減消生產哺育帶給育齡女性的壓力?解方也許不僅僅在於哺乳室的增設、如何排除不當的使用者,還在於社會輿論與價值觀能不能逐漸鬆綁:母親的乳汁不再被視作只要是為了子女的好處,就能隨時、隨地自由噴湧的母愛象徵,而是更私密、更需要專注、放鬆、宜人的時刻才能充分發揮的一種專業照護。母乳與親餵也不再被當作女人天生的職分和功能,而是每一個媽媽經過對於自身性格、家庭狀況、工作性質的充分評估之後,自主作出的家庭規劃。(推薦閱讀:巴西新法令上路!打破可以露胸,不能餵母奶的迷思

我多麼希望,在經過千年之後,人們對於母親的想像不再是具體而特定的哺乳行為,而能溫柔鬆綁母與子之間的關係,相信每一位媽媽選擇相處模式裡,潺潺流動著的都是熱騰騰的母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