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異男的自白:去思考,或許所有可能發生的事,都是自然的,一起擁抱性別多元,讓我們走在更好的路上!

受到邀約來寫 Gender 的議題。

但其實一開始我苦惱了一下,不知道要從什麼方面下手。身為一個異性戀男性,也就是俗稱的異男,通常往往是 Gender 議題攻擊的對象(?),或攻擊 Gender 議題的對象(比如之前 Ptt 各種強大的仇女情節)。

老實說,對於性別,我在成長的環境當中,是比較無感的。小學和國中的時候,我們班上都會欺負一些娘娘腔。我有時候會幫這些被欺負的人一把,但也不算真的非常在乎背後的議題或原因,只是覺得可憐。上了高中之後,就讀的是男校,大家甚至有一點恐同,也會開一些惡質的玩笑。但其實仔細回想,當年我身邊,應該也有一些人,其實性傾向是與我不同的。

一直到大學來到著名的貓空大學,那裡好山好水天天下雨好無聊,但男女比例懸殊,大約 3 比 7,而其中的 3,又有大約接近一半的人性傾向與我不同。而我喜歡我許多大學時期的好友,不因他們的性傾向而有所差別。(推薦閱讀:性別二元與多元的對話:讓每個人安然成為自己


圖片|來源

那對我來說,所謂的性別代表什麼?

我開始思考我自己最在意的東西是什麼,身為一個長期的運動員與武術愛好者,我認為人一生的過程當中所追求的,是一個持續精進、更好的狀態。

隨著年歲的增長與技藝的精進,我們應該是要走在一條「更好的路上」,有更開明透徹的眼光、更成熟不躁進的氣度、更真誠一致的行止,從武術的角度、從做人的角度,這些都是我們必經的過程。

而一個人的價值,在於他的選擇,以及更重要的,在於他的行為。

而如果推己及人,從個體出發,到一個社會狀態,如果我們的文明社會要進步,會應該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呢?我認為,這樣的社會,評斷一個人的價值,不因他的出生而有所差別,也就是佛家所說的:「眾生無別。」

既然眾生無別,那又怎麼樣去評斷一個人的好壞呢?在於它的選擇與行為。如果我們社會可以達到這樣的狀態,我認為,那就是一種進步。

但現實中,其實我們一直無法做到眾生無別,因為所有的人,都會受到他的出生而影響,這樣的出生,就包含了家庭、種族,以及性別。

反觀歷史當中,其實我們一直在試圖脫離這樣的枷鎖,從種族、從國家,每一次的反抗,可能會讓我們往更自由更超脫的路上前進,也可能會造成倒退。(推薦閱讀:在地媽媽的性別起義:希望我們的孩子,長在尊重性別多元價值的世界

我身邊有許多值得尊敬的朋友,分別為著不同的枷鎖在努力著,比如說,有一位朋友就在致力消除我們對於東南亞移工的偏見,也有朋友,在努力為著精神疾病患者去污名化,並給予更正確的觀念教育。而也有一群朋友,在為自己的幸福爭取,換取一個更友善的性別空間。


圖片|來源

人類的問題,總會用不同的面貌出現,偏見、歧視、貧富不均、有形與無形的暴力等,都用不同的形式重新回到我們生活當中,或許骨子裡的天性,我們就是熱愛階級、熱愛特權、熱愛打壓彼此取得優越感。

但我們的天性並不決定我們是誰,在一個機器人即將要出現、生化人或複製人的技術似乎也不太遙遠的年代,我們要怎麼樣去定義一個人?我們又怎麼樣可以與這些即將要出現的高等智慧做出差別。在於我們的選擇,我們選擇要往一個更進步的地方前進。

道家有一個名詞叫做「真人」,相信大家都聽過,我們生而為人,但為什麼又有所謂的「真」人呢?因為如果不超脫於我們的偏見與謬誤,我們其實跟動物並沒有差別,甚至可能更劣等於動物。

《人類大歷史》與《人類大進步》的作者哈默爾曾說過一句話,我非常的喜歡,他說:「所有在這個世界上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是自然的。」希望我們都在往一個更好的路上前進,身為個人,也身為社會的一環,讓我們一起消除,下一個歧視與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