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無意間成為「罷凌無名者」,當你看見需要關注的社會議題、集體暴力時,你可起身反抗,用自我意志思考,抉擇你想做的行為,而非與眾人起舞成為助長暴力事件的一員。

你在乎「真相」嗎?一點也不。

對你來說,嗅到凌遲她人生死的血腥味,引爆你血液裡殘暴體內的權力因子,你得以手握那把象徵屠夫榮耀的刀,才是真正令你振奮的事。

美國在 1998 年曾推出一部經典電影《控訴》(The Accused),影片取材於 1983 年 3 月 6 日發生在麻薩諸塞州新貝德福德的一起強姦案,這是好萊塢第一部關於強姦罪行的電影。

劇情是描寫女主角莎拉到當地酒吧去找女友,當天她穿著性感的亮片連身裙,拿著酒杯隨著搖滾音樂起舞,慢慢的她被一群一群的男士包圍,像海浪一樣的向她慢慢湧上,而後她推到桌上在眾目睽睽起鬨之下當眾被強暴。(推薦閱讀:倖存之後:性暴力受害者需要世界更多的溫柔


圖片|來源

由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茱莉佛斯特(Jodie Foster)所飾演的莎拉,在片中被無數大漢壓迫、輪暴、強暴,而身旁的群眾雖然沒有參與強暴犯行,卻在一旁不停的叫囂吶喊,鼓動了這場極其血腥的過程,而那場恐怖的侵略行為中最可恥的除了真正的強暴犯,還有一旁看似無辜的叫囂的群眾們。

那些看似無辜的群眾我稱呼他們為:「罷凌無名者」

這群「罷凌無名者」,在強爆場景的真實世界裡,他們只是一群喝著酒大聲叫囂的群眾。然而在罷凌場景的虛擬世界裡,他們卻隱藏自己用一雙雙獵人般的眼睛,不斷用力的敲打鍵盤大聲喊「讚」,說著:「給我真相我要真相」的噬血鄉民。

你以為他們要的是真相嗎?不,他們只是想當那個在旁邊恍若跟自己無關,卻參與叫囂快感的「罷凌無名者」。

強暴的事件發生後,莎拉在法院起訴,卻沒有人願意出庭作證,連女友也因害怕而推卸責任在當夜就倉皇逃走。當莎拉被嫌犯律師要求,問她能否指認出壓在她身上輪暴她的那些人是誰?在一旁起鬨叫囂見證公然侮辱的那些人又是誰?莎拉只是望著律師,很無助的流下淚來,她沒有辦法指認任何一個人,因為他們都是陌生人,都是在真實和虛擬世界的「罷凌無名者」。

8 月份「青鳥書店」與《端傳媒》合作策展「網絡公審,伸張了誰的正義?」,整個月裡書店裡都擺放了 10 多本來自台灣香港大陸和世界上著名的公審案例,血淋淋的事實紀錄著被鄉民撕裂後,人生近乎毀滅的他們,是否還安好?你絕不想知道實際數字,因為你總以為自己永遠不會變成被毀掉的那個「我們」。(推薦閱讀:「等你哪天被強暴就知道」無所不在的網路性暴力


圖片|來源

而端傳媒策展書籍時沈痛的寫下:「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說雪花太美麗,其實片片雪花象徵的都是一片片傷人的刀刃,正因在網路世界裡的「罷凌無名者」,都是這座噬血城市裡的獵人,他們時常陶醉在公開羞辱他人與起鬨的快感。

《控訴》(The Accused)電影的結局是法院判決了所有輪暴犯,但是那一群圍繞著起鬨著的「罷凌無名者」,卻全部都幸運脫逃,彷彿這一切與他們無關。真的無關嗎?實質上他們都親自參與了犯罪過程,鼓譟了強暴犯的犯罪行動,見證了受害者的被侮辱過程,「罷凌無名者」其實是最殘忍的指使者,還認為他們無罪嗎?

端傳媒選書中有一本《網路公審》,書中以 15 個案例說明 15 個網路世界裡,真實人物赤裸裸被凌遲的故事。當中絕大多數的起點都是由信任展開,計謀者先以友誼信任的方式靠近,竊取毫無防備下的弱勢呼喊,最後將私密性的言論一篇篇的公布,用假象的真實在網路世界裡叫囂攻擊。

這些有計畫式的層層傷害,即使妳手裡握著清白,卻一點用也沒有,法律總是告訴你,強暴犯需要審判,正義也要時間才能夠還妳尊嚴,然而在網路世界裡每分鐘每秒的凌遲,早已宣判妳是死罪。

而書中也對「罷凌無名者」的群眾狂熱做了說明:法國醫生古斯塔夫 ‧ 勒龐(Gustave Le Bon)在十九世紀,將這群人的行為稱為「團體狂熱」,他在巴黎人類學會(Anthropological Society Of Paris)收藏的大量人類頭骨堆中窩了好幾年,量過兩百八十七個頭骨後,說明:「人類在群體中會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自由意志會被消滅,有傳染力的狂熱會接管,完全不受約束,他們擋不了自己,於是暴動,於是毀滅。」(推薦閱讀:為什麼性侵受害者無法反抗?這個世界正在告訴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該

他提出假設:菁英者的頭骨比一般人大,不容易從於群眾的歇斯底里,菁英正可以從管理這群愚癡的群眾中受益。同時在1985年出版的《烏合之眾》更說明了:身而為人在「孤立時,他或許是文明的個人;在烏合之眾裡,他則是野蠻人。」

看完書中研究我不禁思考,在網路世界裡,真正把持權力的人究竟是誰?是那個掌握證據鼓動罷凌無名者的獵人?還是在群眾狂熱間失去自由意志的「罷凌無名者」?

其實我們都該成為主宰自己掌握自己,擁有真實權力的文明人。

方法端在於當你看見噬血的過程即將發生時,你能孤立,能決定噤聲沈默,能保持冷靜,能拒絕起舞,讓自由意志主宰自我行動,放掉烏合之眾的按讚優越感,讓獵人和罷凌無名者繼續沈浸在自我安慰的黑色漩渦幽默裡,你即是能夠遠離噬血、遠離罪惡的真實文明人。